文 图 /  沈三草

 

    为躲避烈日似火的夏日,8月18日,我们一行四人从上海浦东机场飞往日本北海道寻凉。飞机抵达北海道新千岁机场约在四小时以后。一到出口处,习习海风吹来,似乎就换了一个季节,简直就是天高气爽的秋天了。

因客居异国,开车的导游小叶是东北大连人,也就认作是大中国的老乡亲了。因为初来乍到,胃和身体都得有个适应的过程。当小叶推荐我们在拉面道场品尝日本拉面时,我们就欣然答应了。在国内,见惯了“味千拉面”写着日本字门头广告的日本味。在异国他乡的街头,远远看见充满东方情调的白灯笼、红灯笼一排排挂在店门前感觉特别温暖。

走近了,见每家餐厅门前的灯笼上都写着中国书法,更觉亲切。仔细琢磨了下日文,感觉日文就是汉字草书及汉字边旁的演变,由此更可断定汉文化在日本的藕断丝连。看夹杂在日文中几个熟悉的汉字,庆幸自己还不是文盲进城。当然,日文中的汉字意思是否就是中文里汉字的意思那就另当别论了。

有时,你不得不佩服日本人的唯美精神和对细节的重视。就连我们盛面的一口黑碗,也是图案精致大气,漆光可以鉴人。一只白汤匙,在勺身独具匠心地开了个小缺口,就可稳稳地扎在碗边不易滑落汤中。这种小创意,不但美观实用,还解决了汤匙易滑落的卫生问题。

途經支笏湖观光,湖边游客稀疏,松翠水碧,蓝天白云,偶见长相与中国人并无二样的二三女人在小步快走,心想一定是每天习惯穿和服、穿木拖鞋的倭国妇女。听她们口中发着我听不懂的“磕磕、哇哇,木斯木斯”等音,又不免感觉陌生起来。

到了札幌神宫,此地松柏参天,景幽寺古,门口有路牌一块,画有卡通乌鸦广告,写有【头顶注意乌鸦】等汉字,嘱人要善待乌鸦,否则乌鸦会报复,惨者头顶甚至会“开红花”。我说,幸好我戴了帽子,这下乌“先生”也奈何不了我

正当我和同伴说笑间,忽然,天空中一阵啊啊乱叫,一群个头如老母鸡大小,黑嘴似鹰的乌鸦如直升飞机般急速降落路旁。中国人视乌鸦为不祥之物,还把说一些不吉利的话称作“乌鸦嘴”。在日本乌鸦却被奉为国鸟——即山神的守护天使,又被称为“黑帮”。导游不停告诫我们要与乌鸦友好相处,不要招惹它们。于是,我们只能敬而远之,拿出手机远远地拍摄。

口渴了,我们一人买一根冰琪淋吃。走到一个休息处,我把还没吃完的冰淇淋暂放在桌子上,准备整理一下东西。待我一转身,不想冰淇淋就被五、六只乌鸦合谋着偷走了。哈哈,这些黑帮分子,我不去招它们,它们倒来惹我了!

早就听说我们入住的登别市泷乃家宾馆环境优雅、格调高逸。来到后果然是庭院设计精美,花木参差错落,有小桥流水穿隐其间。这种外形素有仿唐痕迹,内饰又具东洋人格子木条简洁的相互搭配没有丝毫的违和感。有别于中国高档宾馆服务员全是漂亮妹子的是,这里的女服务员年龄均约在50岁以上,统一穿和服,客人进出均反复鞠躬行礼。都说日本是个老龄化严重的国家,由此也可见一斑了。

这里的怀石料理是本店的特色。菜单是手写的,菜品采用北海道当地的食材,生猛海鲜一应俱全,是厨师长根据当季的特色想出来的。菜式沿袭了宫廷的奢华元素,制作精良考究,盛在小巧精致的小碟中一道道上来。菜品量不多,种类却极其丰富。有句老话说“少吃多滋味”,除了不浪费的理念,日式料理还是循了这个道理来吊大家胃口吧。不过能吃完不断更换上来的菜品,也已是一顿饕餮大餐了。

登别温泉是北海道之最,泷乃家的温泉更是大名鼎鼎。因为是纯正的硫磺温泉,所以连空气中都飘着一股淡淡的臭鸡蛋味。天气宜人不冷不热,我们选了酒店里的一处露天温泉,泡在汤池里举头望星空,远眺无际的大海。此情此景,如梦幻般恍惚,此刻,最迫切的事就是放空一切,什么也不想地静静发呆

说日本是礼仪之帮一点都不为过。在酒店,你碰到服务员她就会向你鞠躬;在商店,你购买了东西,她更向你鞠躬;鞠躬在我们与日本人的接触中司空见惯,而对于久已忽视这些礼节的我们倒显得有些难以适从。

    清晨,告别服务员离开酒店,我们的车已开出宾馆好长一段路了,从车窗里看见身穿和服的年迈服务员,依然还站在酒店门口不停地向我们的方向鞠躬,一阵温暖和感动涌起,不禁想起了中国唐朝的拱手、鞠躬等礼节,难道这些都被他们一脉相承了?

路上,回想昨天下午观看的戏曲,虽然听不懂戏文,但见戏中着古装的女子服饰也颇像唐人周昉笔下的“簪花仕女图”,本以为只在戏里能见到的唐朝服饰,没想到在生活中随处可见身穿和服的日本女子,不想我们大中国遗失的唐朝服饰竟然全被一个小小的日本国给传承下来了。

在地球岬至函馆的地方,有许多仿中国唐宋时期的建筑。传说秦时期有童男童女300对来到日本生息繁衍起来。也有传说是杨贵妃在中国由丫环替代处死后,逃往日本求生后此地才兴旺起来的。

至今,这里还保存着杨贵妃住过的村庄和坟墓,仿佛这一切都在证明杨贵妃在这里曾经鲜活的存在过。不管是哪一种说法,历史是如何演变,日本确确实实把中国唐宋时期的文化传承下来倒是一件真实不虚的事

在中国,也难以见到如此典型的唐宋时期建筑样本了,旅途中,一有空闲我就拿出随身的小速写本匆忙记录。

到达小樽欧式风情老街时正值下午。阳光给小樽街上旧时的银行、邮政楼等洋房建筑涂了一层金,远远看去一派辉煌。街上的建筑大多已用于商业经营,成为玻璃制品的高级专卖店。在日本,玻璃叫硝子。在一些前店后坊的门店里,可以看到玻璃硝子工艺的制作过程。一路下来,发现整条街都是卖玻璃哨子的门店,连马路边的路灯杆上都挂着玻璃风铃。微风吹来,叮当作响,仿佛整条街都变得浪漫起来。

在北海道,我们从富良野往山里去,一路上北海道的山坡和平原都变身为紫色的花海,空气中弥漫着特殊的幽香,让我们情不自禁地多吸了几口新鲜空气。用一个成语“繁花似景”来形容花田的美是最恰当不过的词了。秋海棠、金盏花、芍药、玫瑰、大菠斯菊等等,共同编织出了彩虹一样的花海,让人陶醉其中不能自拔。

我不是一个特别爱花的人,面对这黄色、红色、紫色、绿色交织的斑斓色块,最想干的事情往往就是拿起画笔淋漓尽致地创作一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