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阳下的红旗山

“暖阳下的红旗山,让我心荡漾,红旗飘落红旗山,抚琴奏忧伤”,孤独的红旗山就像那孤单、美丽的桥边姑娘,却又让我们小鹿乱撞!

2020年11月14日周六,一个晴朗的周末,山岭户外18人团队开始了乌鲁木齐东山行,这次线路是石人沟~红旗山~松树头~石灰窑~井沟~榆树沟的穿越,预计18公里+1000米爬升,这条线路的经典之处就是到红旗山这一段,涵盖了800多米的爬升,后面就是蜿蜒曲折的下山路,难度不大,全程最高海拔2176米,位于红旗山顶,出发处海拔大约1300米。

因为周末,还有石人沟是离乌市最近的山区景区,半个多小时就到了线路起点,石人沟位于乌市的东边,常称东山,著名的天池就在东线,乌市东山这一片的线路主要集中在博格达峰和天池之间,因为博格达和天池都是保护区,户外线路都是避开这些,从石人沟、蝴蝶谷,独山子村、哈熊沟等处进入,这边的户外线路很多,除了一些老线,还不断有新线出来,通常的核心景点有红旗山、神鹰峡谷、马牙山、滴水沟、灯杆山、奇石寨、野葱达坂等等,这些线路各有其特点,我个人觉得如果选一个核心景点就是今天要去的红旗山。之前夏天时去过一次红旗山,此时季节、心境与那时又有很大不同。

此刻虽已立冬,乌市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场雪却姗姗来迟,但从明天起,第一场雪将轰轰烈烈的到来,会持续三天,将温度从零上几度降至零下十五度左右,对于这样的降温,边城人民早已习以为常。我在想,也许新疆人民的热情和胸怀也是得天气所赐!😄

从下周起,户外驴友将会着冬季正装出行,今天将是入冬前的最后一次约会。

出发就是一段200米左右的爬升,然后是一段平坦宽阔的山间大道,走的很舒服,领队休闲在一个三面环山的地方等待后面队友,我看地形,此处三面山体呈“品”字型,连接处各有一条大路,山间也有一个“丫”字型的小溪,中间区域有大片的牛马留下的痕迹,像似一块风水宝地!

稍事停留后,就开始了今天第一个稍大的爬升,一路上经过无数结霜的灌木、松树,煞是好看,相对秋天时满山的金黄、火红,此刻一色银花,更是灵气咋现!我们时而在满山灌木,时而在松林中穿行,呼吸着这略带潮湿,清新纯净的山气,“呵哧”前行。此刻温度也就几度,我们都已完成了第一身的热身汗,随之也到达了第一个心理垭口,又找到了那种幸福感!

又向上走了一段后,远远看见“休闲”领队站在一块巨石上休闲的等着大家,“休闲”领队是山岭第一梯队最强暴驴之一,虽已年近五旬,依然处于巅峰状态,有粉丝亲切称呼其特点是“大长腿”,健步如飞。


领队总是在一些易错、有岔口的地方不断叮嘱,这次收队后的线路就比较清晰了,因为红旗山已进入视野,大家可以看着目标在红旗山会师了。

快到红旗山的时候,暖阳开始带来舒适的体感,在松林里穿梭的时候,也出现一段美妙的瞬间,树挂上的霜融化了,在偏暗的林中,在那透着晨光和雾气的松林中缓缓的坠落,恍若梦幻!

东山的路有很多极相似的山坡,一边是角度较大阴面,密集的松林,另一边是光秃的草地、山尖,然后从山尖左切,就像大城市很多一模一样的大型广告牌,让你迷惑。

我们全队大概不到2小时就登上了红旗山的大平台,这样一大块巨型的山石竟然留了一条蜿蜒的羊肠小道通向山顶,小道上依然飘散着野薄荷的香气,依然沁入心脾,红旗山顶是一个足够大的平台,既可以俯瞰四面的群山,也足够众多的驴友在这里留影欢乐。

同样的地方再来一张,像是年代久远的断裂带,被时间紧紧的弥合。

下山后,在红旗山东面的一个山坡上看到了被风摧毁,又在山下重现的红旗,五星依然闪耀!

离开红旗山,虽然太阳依然热烈,但寒风已是山里的主宰,我们提前进入午饭时间,上周双11采购的小板凳,焖烧杯也带上了,早晨还第一次炒了菜,做到了享用,让合适再极致一点!

午休结束尚未出发,从南北两面飘来大片的雾气,预示后半程将经历寒冷,果然,没多久我们就没入了这雾中,温度下降很快,大家都适度添加了装备,我也换了厚手套,全队快速在云雾缭绕中穿行,不过视线还好,温度也不算太低,反而像是一场大型的实景表演,流雾时而浓,时而稀,时而像流水般快速流淌,时而又在某处聚集,把现场烘托的风生水起、激情澎湃,我们就是这表演的主角,演绎着登山者的豪迈!

最后用时3个半小时结束全部行程,期间经过了一大段山体断裂带,应该是已废弃的石灰矿炸山对山体产生的影响,还看到一些类似化石及其附着的海洋生物遗迹,印证了新疆亿万年前是海洋。

到石灰窑矿区后,走了很长一段平路,又在最后翻越榆树沟的时候,与梦想天空户外队伍偶遇,和其他户外群相比,山岭的速度确实是令人称道的,没多久就超越了友群,到达车前的数据是23公里,爬升1100米,因为公路比较多,与之前领队数据基本相符,上车后,领队还说看大家发挥这么好,后悔没加餐。

一天美好行程在欢声笑语中结束,下周将进入冬季模式,下周六线路柴狼小道再会!

此文使用了快乐老妖、柔心、男人如山、塔格的部分美照,特别是快乐老妖的美照特别多,在此一并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