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作者(前 ) 高荣(中)崔建江(后)



文/ 吴东胜

图/部分网络

2020/06/09



七十年代末,新疆高炮部队和空九军每年一度的合练简称“炮空合练”,边防团高射机枪也在参训之列。


常年合练对部队提高战斗力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其间发生的轶事、出现的状况、教育警示也都历历难忘。


排长歉疚


边防四团特务连篮球实力不俗,具备抗衡驻地县球队的水平。


连主力球员大都在高射机枪排,有团球队后卫、中锋,还有兵团农五师中学生队多年控卫的我。


“炮空合练”集结地为昌吉阿苇滩机场,距离我团600多公里,高射机枪由三辆南京跃进越野车分别牵引(NJ230型2.5吨4X4卡车)。


途中首个兵站乌尔禾,那时附近的“魔鬼城”还没火,也就景在眼前无人识。


下午到的早,有技痒者奔了球场。


“开饭了!开饭了!”


兵站餐厅宽大洁净,一面墙挂的都是锦旗、奖状,最亮眼的是总后先进单位的奖项就有若干。


“我是炊事班长,多加了两个菜,大家吃好啊!”


排长一脸严肃:哎!伙食不能超标。


“兵站种的菜,额外不收费”,炊事班长接话之后和排长耳语了两句。


“哦、哦、好!好的!”


“各位战友:鲜肉没到,罐头炒的,谅解一下!”炊事班长做个解释。


餐后,排长喊了一嗓子:“不要走远,等会打球。


开场喊“向兵站学习!”的时候,看到对面有背心上印着先进个人字样的炊事班长。


赛前,知己不知彼的排长只说了句:“好好打!少犯规!


有着压倒性优势、我们大比分领先。


排长莫名喊了暂停,正要面授“机宜”,兵站的观众凑了过来,排长环视后,笑着强调:“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队员们说:“没犯规啊!” “是啊!”


欲言又止的排长摇摇头,指着场下:“你、你、你!”的点兵点将,“五上五下!”


下场的主力队员面面相觑,摊开双手的、摸后脑勺的、脸上写满了:“什么意思啊?”


上场的板凳阵容球技不敢夸,全训连队体力好啊!铁桶似的贴身防守,使对手难有投篮机会。


如鲠在喉、跺脚转圈、有负“加菜之情”的排长,终场时歉疚地和吹事班长握手后,黑着脸收了队。


滚圈骨折


1978年炮空合练第一站,在昌吉空37师阿苇滩机场驻训。


空37师成立于1966年,最初隶属于沈阳军区,1969年移防新疆,师部率1个大队驻阿苇滩机场。


空九军按照新疆军区作战部的有关计划,安排军机飞行,配合高炮部队训练的机型为歼5甲和米格15比斯。


参训部队有新疆军区高炮团、陆七师、陆八师高炮营,当时武器装备为:


65式双管37炮、59式57炮、59式100炮,分别配有三米测距机,雷达及射击指挥仪。


军区边防团为65式14.5四联装高射机枪,配有-米测距仪。


空37师常在操场给“陆军老大哥”放映露天电影。


首场电影前,空军抗眩晕训练的大回环滚轮、滚梯吸引了陆军的眼球,争先恐后一试,场面甚是热闹。


忽然听到哎呀的惨叫,某部战士滚轮失手摔断锁骨。


次日,在机场测距训练时,地勤哨兵问及陆军老大哥骨折的事,让我好生难堪。


“怎么就陆军呢?”想想也对,即便一个人,那也代表陆军啊!这话没毛病。


“葡萄真甜”


驻训期间边防团拼车,到吐鲁番购买瓜果葡萄。


当时吐鲁番最为出名的是无核白葡萄,又名绿葡萄,古称免睛蒲桃。


其成熟果粒微黄晶莹,皮薄无核甜而不腻。各班用行军铝盆盛装,清洗后的葡萄大都脱落成粒。


看到我们新疆兵成把往嘴里放着吃,陕西籍战友说:这么小的葡萄,定是没长成,会酸死的……。


他们尝试着吃了后,大声疾呼:这不是白葡萄,这是白糖啊!


大快朵颐后的他们不停地感叹,吐鲁番葡萄真的名不虚传!相互展示嘴唇发粘、手指并着分不开。



违纪严处


阿苇滩机场驻训两周后,转移玛纳斯靶场进行摩托化开进预设阵地及实弹考核。


夜间行军,正值盛夏,沿途有西瓜地,停车方便时,有战士顺手摘了老乡西瓜。


瓜主的狗汪汪大叫,引发周围瓜棚的狗接力狂吠,之后出现瓜农拦军车找领导。


军区带队干部大怒,打着电筒,带着瓜农,逐车排查。


抓了现行的人员,按市价数倍赔偿,向老乡赔礼道歉,接受违纪处理。


次日通报演习部队,开展驻训纪律教育。


预设演练


沿途进行了有环境背景野外预设阵地,构筑半地下掩体,为时一天的隐蔽待敌训练。


同时附加不得生火野炊,限制饮用水摄入等严苛条件。


每班挖一枪一车的掩体,不了解的肯定会说:枪的掩体能有多大?


实则高射炮的体积,自重2.2吨的大物件,汽车一样的四个轮子。


土方量、出汗多少不说,盛夏的戈壁滩,24小时就一壶水,必须有坚强的意志才能忍受。


掩体完工,覆盖伪装后,军区抽查,侦查机临空拍照后综合评定。


嗓子冒烟的一昼夜后,行进到天山北麓支脉,南北向的沟谷台地上,阵地坐西朝东一字排开。


这个靶场的选择大有讲究,高射平射之外,可以负射界,什么意思?


就是可以居高临下打钻山沟超低空的飞机。


当时装备武器最低射界分别为:14.5高射机枪负10°、37炮负10°、57炮负5°、100炮负3°。


突发状况


进入靶场当天,正在训练,突然听到正北方向冲锋枪响,起初没在意,以为是枪代炮操作。


枪声由远而近,只见百米开外有个军人追逐另一个军人,边喊边跑,连续对空鸣枪。


直到一个弹匣打完,追逐者才被控制,全程始终没有对人射击。


事后得知是某师17岁新兵,常被老兵“欺负”,“忍无可忍”脑子一热,目无法纪的上演了“鸣枪警告”,处理结果可想而知。


之后,军区强调:在任何时候都不能放松部队管理,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放松思想政治工作。


事故苗头


进入靶场后主要开展武器收放、装填弹药、校枪校炮、瞄准射击等训练。


靶场训练不同于机场,前者直瞄飞机,后者直瞄拖靶。


拖靶是用飞机在空中拖带的一种无动力靶标。


我军从五十年代起主要使用的是国外引进的袋靶、桶靶,按制作材料分类,称之为软体靶。


按投放方式分类,袋靶、桶靶属于空放靶。起飞前,将拖靶挂在载机的绞车上,升空释放后牵引飞行。


空放靶又分为可收放与不可收放两类。


前者用绞车将靶回收到载机上带回,后者由释放机构将靶及拖绳一起投放在回收区内。


靶场训练时,战斗机不参训,改由轰—5牵引中低空拖靶合练,靶高在万米之内,涵盖了所有参训武器的有效射程。


轰5机组对“陆军老大哥”有时特别光火,每每反映飞机被直瞄,军区作训部通报批评不绝于耳。


大约两周后,组织实弹射击。头一天试射,炮弹在湛蓝的空中爆炸,犹如绽放的一簇簇白色花朵,蔚为壮观。


14.5毫米高射机枪射高有效斜距离仅2000米,最远射程7500米。


高机没有榴弹,5发中有一枚曳光弹,空中也就划出条细细的红线,即使命中靶标也目视不到弹孔。


前两天打靶,军区高炮团、陆八师高炮营命中及有效弹迹成绩优异,军区合练考核总成绩就看陆七师和各边防团高开还是低走。


看客不紧张,登台则不然。边防团首次参练,重压之下的摩拳擦掌,都是不托底的发虚。


“是骡子是马总要出来遛遛,丑媳妇总得见公婆”我们河南籍排长如是说道。


黑马出来了,但不是我们,陆七师炮响靶落,阵地一片狂欢。


“之前高炮成绩再优异,可无一击落靶标吧?”陆七师开门红这个惊喜,大大提振了我们边防部队的信心。


在分享兄弟部队战绩,苦等空军靶机一展身手的时候,看到若干车辆向拖靶下落方向疾驰。


之后,军区召开紧急会议才知道,上午从接近机尾非安全距离的地方打断拖靶钢缆,出现重大事故苗头。


军区通报分析:1千米的钢缆加几十米的拖靶,出现上述情况,有三种可能:


一是直接瞄飞机。二是测速或速度设定有问题,提前量过大。三是高炮和飞机的夹角90°后继续射击,也就是追尾打,此情况已经演指现场观察员排除。


人命关天,一番彻查后考核继续,陆七师及各边防团成绩优异,圆满完成炮空合练年度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