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徐峥主演的电视剧《我不是药神》在国内大火,不仅票房价值超过几十亿,在豆瓣上的评分高达8.9分,可以说是口碑票房双丰收。


今年重播时又看了一遍,心潮久久难以平静。因抗癌药“格列卫”改变自己和身边人的故事不但真实,而且感人至深。它让观众通过影片了解到了我国白血病人这一群体及我国医疗改革的艰巨与重大意义。


据有关资料显示白血病发病率为十万分之五,中国有14亿人口,白血病患者大概有几十万,其中儿童患者占四分之一,是不可忽视的病患群体。电影讲述了药贩子、药企和患者之间错踪复杂的关系及他们的故事。

印度神油店老板程勇日子过得窝囊,作为一个上有老下有小、与老婆刚离婚、不希望孩子和前妻一起出国的小人物,混迹于社会底层。他一开始冒险走私进口仿制抗癌药“格列卫”是为生活所迫,值得人同情。


他的神油店生意惨淡、交不上房东的房租门店要被迫关门,生病住院的老爸以及抚养儿子在国内生活上学,都需要钱,这一切让他焦头烂额。也是机缘巧合,一位白血病人吕受益的出现,让他看到了一条发财的道路。


在呂爱益提供的线索帮助下,程勇到印度几经周折终于成功成了印度格列卫的代理商,开始走私印度仿制抗癌药格列卫。他进价500,卖5000,他赚了。


但由于国内进口正版药近4万的高价让患者不堪重负,是功効近似的仿制药的8倍,还是受到广大白血病患者的欢迎。而他卖的仿制药也由开始的价格羊5000,逐步打折成羊4000甚至羊3000卖给白血病患者,因此程勇的市场越来越大被病患封为药神。


而且他还带领着他团队里的几个搭档吕受益、黄毛、刘思慧以及刘牧师分销走私的仿制药格列卫,过上了好的生活,而有白血病的队友还得到了免费的格列卫。

在程勇大捞一笔后,一位假药贩子发现了他代理走私格列卫的事。于是一方面用要揭发他去坐牢威逼他,另一外面又利诱他以200万转手了“代理权”。为了父亲和孩子的安全,最终程勇放弃了代理商的权利,自己主动遣散他的走私团队、伤尽一干朋友之心,自已走上小老板的成功之路。


一年后当知道他最早团队的队友吕受益因为高价药而断药自杀后,程勇痛下决心再次去印度走私给白血病人带药。如果说程勇第一次走私印度的仿制抗癌药是为生活所逼,为了赚钱,那么这次纯粹就是良心发现,为的救人,为了那些像吕受益一样患白血病的兄弟姐妹,所以我们在程勇的身上看到了他的良心与正义,他的蜕变。


而且他卖的格列卫价格超级便宜,以每瓶羊500元卖给患者。甚至不赚钱贴钱也要把便宜的抗癌药格列卫卖给患者,最后却因进口正版药厂家一再的投诉和违法走私药而被捕。

电影来源于真实事件,当年的陆勇案也是喧嚣一时,这部电影以此事为基础做了戏剧化的改编,直击社会的痛点,通过白血病人买仿制药求生的事,由点及面,以小见大,观影后的我们在感动之余,更多的是思考,是感悟。


电视剧中许多镜头让人感动不已…,触动人心的镜头与对话让人深思:


触动之一: 程勇销售团队之一的黄毛为保护程勇开走装满走私药的货车不幸出车祸死亡,程勇嘶心裂肺地责问追查走私药的曹警官:“他才20岁,只是想活下去,这有什么错?”。程勇痛心的责问让曹警官无言以对,也深深触动我们的内心。

触动之二: 程勇因走私药被捕,触动心灵的还有一位普通的老婆婆的告白警官抓住了购买印度仿制药的患者时,让他们说出卖家,却没有人回答,最后,这位老婆婆站了出来,哀求道:“领导同志,我病了三年,四万一瓶的药吃了三年,房子吃没了,家人被我吃垮了,现在还不容易有了便宜药,你们非说它是假药,这药假不假,我们能不知道吗?那药才卖五百块钱一瓶,药贩子根本没赚钱,谁家能不遇上个病人,你能保证你一辈子不生病吗?你们把他抓走了,我们都得等死。我不想死,我想活着。”此话戳中了我们的泪点,也戳中了社会的痛点。


触动之三是我们对曹警官的认同和理解,因为在法律代表的公平与正义面前,我们看到了他的纠结,他的权衡。他最早追寻到卖假药的线索,在一大群病友苦苦哀求下选择放过他们。


影片结尾时程勇出獄,曹警官接他回家。在他身上我们看到了一个执法者人性的光辉。

这部电影在把关注的目光聚焦于白血病患者这一群体的同时,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了全社会对医改的渴求与期望,推动了国家对高端进口仿制药进一步放开的制度改革。国家的医改药企改革正在路上,今年国家进一步放开与加快了高端进口仿制药的步伐,一批白血病人的用药已纳入医保及可报销之列。虽然医改之路仍路漫漫其修远兮,但我们一直在走着这条路,相信明天会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