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安康的草还没醒

昨晚的泪珠还挂在脸上


安康的树叶却红了

红妆浓抹

像一个待嫁的姑娘

安康的夜却依然醒着

难道这是一个不眠之夜

安康的水

在欸乃声中

慢慢露出微笑

像一首首欢迎光临的诗

一圈圈涟漪

一次次回眸的深情

穿过夜的斑斓

拥抱桥墩的温柔

渗入毛孔中的激萌

灵魂已经出窍

试问着

何时来安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