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15



以一种柔软的方式打开世界

还我们的亦该是柔软

而不恰当的时候

却是伤害

唯在最坚固的怀抱里示弱

你往往会被宠爱着

其它时候,就让我们

活成一朵雪花的样子

~题记



我静静看着,一枚枚彩色的叶子,从树枝上飘落,蝶飞的逸,亦把我的想象生了翅,那是一方诗意的山林,有着清风拂过的痕,婉约朵思的海,从我身边淌过,当最后一片叶子俯冲大地时,雪便是那枝头,最美的花,你不懂玉树琼枝的壮丽,就如不懂沧桑雕琢珍贵的灿烂,就像那一抹微笑,你不会读懂最真的内涵~


山路弯弯,寂静处,总生几声虫鸣,影子在行走,你提着月光,来读故事,故事在你的笔下,却更有了故事的味道~


这个世界总有人悄悄爱着你,以无形的手,给你时空中的温度,在你从不觉知的角落,以别样的方式,曾见过你,你的生命之光和月光照亮一朵雪花里的世界~





当所有寒冷冷凝成你最美的样子,冰晶剔透,六瓣雪,是我见过世上最美的花,当它从心田上飘过,一切干净如始,一朵暖就在掌心里,开始融化~


飞越千山万水,唯有雪可以将大地这般妆点纯净,唯有雪可这般潇洒在时宇里纵横,那仰头仰望,手捧雪花的你,我见过,你的天真,你的等待,你的希望~


沁园春。雪,万古不朽的伟人诗行,朗朗耳边,一个民族的觉醒,一代后来者的凝目炯炯光下所期,把万千水火中的灵魂唤醒,看今朝,雪,永远是诗人们的宠儿,在锦瑟华章上,绽放着如光的亮~




那轻轻的羽,那丝丝的薄翼,是花,又像蝶,在苍穹下曼妙,收纳了所有寒冷,却融化在最暖的心头,朵朵白,所有的坚硬用一种无比柔软的方式带给人间,纯善心灵,雪,给一方角落,就可绽放,不计较任何突兀尖锐,总生出温润的芳,连绵着群山峡谷平原山丘~



秋声,声声别,色彩正是最浓郁,我知道,在这交替节气里,所有绚烂都将被一场素白,重新定义,昨天的孩子们,在回归的路上已付出许多,沉默让反省更加深刻,风霜凌迟,以寒生暖,是秋最亮丽的风景线,以一种热烈的红吻别,残缺的章节已是岁月大美,在一切还原如初静前,天地之心们在聆听~


那个雪梦还在吗?


当雪来的时候,辗入泥的叶子们,将开始胎教下一个春天,一定是温暖一点一点从瘦简大地的骨缝里,任寒气一点一点抽离,溪水的冰开始融化,燕子开始回巢 ,那时,雪扑闪的凉却以暖的方式,敲开梅朵枝里的寒,任香凝气息流动,催开一页人间,在诗行里扎根定居,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千树万树梨花开~


雪用一身素白换取的将是一个五彩缤纷的花花的世界,任一切生灵开始笑语,开始欢腾,开始数点幸福涟漪,开始画起最闪亮的日子,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否~


如若问,枝头那一朵最美,我依会回答,莫若雪,因为它是一朵最有温度的花,无香却温透山河,无色却胜过万紫千红,最美的花,不是开在季节里,而是永远开在心田上的那一朵清澈洁白~


雪,便是开在每个人心中的莲,莲,出污泥而不染,雪换了方式,以自身的洁来涤万物上的埃,以冰晶的美,来唤醒迷失春天的希望~


六瓣雪,人间的精灵,我心中永远的“雪莲”之花,唯在历经万险的连绵山峦之巅可恣意绽放~





素墨山水画里的静简

几朵花可参透


热烈的人间

恰如一个百花盛会


当叶子一片一片从枝杆钻出,脱离

灵魂的舞步在第几拍


风掠过的古巷

熟悉和陌生一并被认证


十月怀胎

打开的岂止是一个春天


窗上的风铃声声脆时

是哪一章节的落笔在探求的洗礼里


一夜风起雪来

惊动整个世界,却是安静的


峰回路转,在

一个转角里爱在经幡


写不完的诗行

被青鸟衔走时,雪见证了人间大美


钟摆上的针,呆萌的那一瞬

我见到雪山之巅最美的绽放~


美若美兮,是大美

爱若爱兮,是大爱


星星之火,在燎原的时候

你已从囚固的思想里挣脱


仙与魔的界线

从美丑遁觉那一天南辕北辙,颠倒众生


你问世界爱不爱你的时候

你不自信的爱已被自私吃掉


你问自己爱不爱自己的时候

雪絮飞扬的蝶已给你完美的诠释



乐/亲爱的路人啊   

图/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