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好久没写东西了。感觉又忙又累。

前几天一位好久没见的朋友电话,说十年前和他说的一句话帮到了他,想了半天没想起我说了什么?我的话还能帮到他?只记得那会儿常海阔天空,酒后胡言乱语。

那会儿他刚做生意,遇到种种不顺,遇到种种人,常常被利益的陷阱,利益的人弄得焦头烂额。现在回想,他当时骂得最多的应该是人性的不信,常把他刚刚点燃的希望之火给浇得冰冰凉,发财梦变成丢钱包的噩梦。而我更多是听,很少能插进他的话题。

他说是,说我那会儿总看佛经,弄得和“李大师”似的,我说我不信佛,我不喜欢佛教里面很多麻痹人的东西,我看佛经只是想找出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喜欢被麻痹。他说那你为什么整天阿弥陀佛,我说仔细文字我用的是阿弥托福,大多数信佛的人是求佛保佑自己,所以才托福。他说你太坏了,亵渎神灵。我说如果有佛,他当知我。如果无佛,天地之间你我皆尊。

他说那就是你信因果,你少有恶心,我说是。但我之因果非彼岸花,是有果才寻因之因果,不是善恶有报的因果。很多人,很多恶人是少有恶报的,而一个恶人常常不会只伤害一个人,等他立地成佛,不如我入地狱,相信能收刀入鞘,不如相信敌人来了有菜刀。恶人是需要我如恶人来磨灭他之心性的。

他说,不懂。我说,对了,你还是好人,这十年没有磨灭你的心性。

写到这里,本该结束了。其实写到这里,我知道我当时说什么了。其实写到这里,他已经记不清我当时说了什么了。人生也许就是这样,很多时候我们不知道自己要什么,或者我们知道要什么,但最终迷失的人很多,还能记得的没有几个。

过去的我会让你知道自己的朋友是谁,现在的我常会让你分清敌人是谁。因为我们中的很多人不知道自己要什么,更不知道自己的朋友和敌人是谁,就像那会儿我常说村里智者会说村民无知,城里的你会笑村里的智者少见,而冥冥之中,又有谁会站在局外,笑你我的无知呢?在迷失中常会伤及无辜的人,有的还会沾沾自喜,有的会无限内疚。但那些被伤害了的人才真的会痛苦终身。

我希望还是多读点书吧!有了些许的智慧都能让你的世界不同,人家都说流氓有文化才会让人害怕,咱做流氓也做个有文化的流氓吧!收刀时还有些许的斯文,文明的路上无知不是撒野的幌子,也许这些许的智慧都会让对手尊重你。

他笑说,我懂了,从今天起我也做一个有文化的流氓,时不时的陪你练练剑。

人生苦短,慈溪流甘。一杯水可否让你知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