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年前的今天即1939年11月13日,著名的桂南会战正式打响。南宁是广西首府,是桂越国际通道上的一个战略要地。抗战抗始后,中国政府同法属越南总督府达成协议,开辟了由越南海防、河内经滇越铁路、桂越公路通往云南、广西的国际运输线,进口战略物资。日军占领广州、海口、汕头、深圳等华南沿海主要港口城市后,颠越铁路和桂越公路便成中国由海外运进军事物资的主要通道。

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副总参谋长、桂林行营主任、负责指挥长江以南第三战区、第四战区、第九战区司令长官白崇禧将军。

中国第一支机械化部队第5军军长杜聿明将军。

第5军第200师师长戴安澜将军。

第5军新编22师师长邱清泉将军。

第5军荣誉第1师师长郑洞国将军。

1939年10月14日,日本大本营下达了切断南宁公路补给线的命令。10月19日,日本“中国派遣军”司令部向驻守广东的第21军下达作战命令。令第21军“协同海军在钦州以南地区强行进行敌前登陆,首先迅速进入钦州及防城附近,然后攻占南宁附近各要地。主要切断敌人通向南宁的联络补给干线,并使其成为海军向内陆进行航空作战的基地。

驻守广东地区的日军第21军司令官安藤利吉中将,调集第5师团,台湾混成团和海军第5舰队,海军第3联合航空队3万余人、飞机100余架、航空母舰2艘,舰船70余艘组成参战兵力。为隐蔽作战意图,第21军司令部命令所有参战部队在南海岛最南端的三亚地区秘密集结。担负两广防御任务的是张发奎的第四战区部队,共有8个军18师,但大部分集结于广东,在桂南只有第16集团军夏威部第46军、第31军共6个师6万余兵力,分布在由南宁至广东新会约800公里的防线上。其中何宣的第46军部署于南宁至钦县、北海、廉江地区,保护中越交通线;韦云淞的第31军部署于桂平、电白以东一直到阳江、新会地区。

1939年11月13日,日军第5师团、台湾混成旅团乘坐70余艘运兵船,在海军第5舰队50多艘战斗舰艇编队的保护下,从海南三亚港浩浩荡荡地起航。15日,日军第9旅团乘暴风雨骤雨之际,在钦州湾的企沙悄悄登陆。次日拂晓,第21旅在钦县以西的黄屋屯登陆。26日黄昏,日军台湾混成旅团在钦县以南的黎头且登陆。在此驻守的中国军队第46军新编第19师黄固部两个团,抵抗不住,不断败退。16日下午,日军占领防城;17日占领钦县,然后兵分三路向南宁攻击前进。22日傍晚,日军进低南宁城郊江南岸。

日军在桂南沿海登陆后,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立即召见正在重庆参加国民党五届六中全会的桂林行营主任白崇禧,令他立即返回广西指挥作战。白崇禧是桂系著名将领,因足智多谋,素有“小储葛”之称,曾先后在蒋桂战争和蒋冯阎战争中与李宗仁拥兵反蒋。抗战爆发,调军事委员会任副总参谋长,提出“以游击配合正规战,积小胜为大胜,以空间换时间”的战略思想,被蒋介石采纳。武汉会战后,兼桂林行营主任,负责指挥长江以南第三战区、第四战区、第九战区的对日作战。

白崇禧当天从重庆飞回桂林,在迁江设立行营指挥所,命令第16集团军固守南宁,并向蒋介石请求调杜聿明的第5军前来增援。第16集团军司令夏威奉命调整部署,以第135、第170师担任南宁和芭江北岸守备,以第175师、新19师在钦路两侧袭击日军后方补给线,以第131、第188师在昆仑关以北为预备队。军事委员会急调位于湖南衡山的第5军乘火车向南宁驰援,同时电令第36军、第99军向宜山、柳州集中,增援桂南。23日拂晓,日军在炮兵、航空兵掩护下强渡邑江。守军第135师顽强抵抗,连续打退了日军20多次冲击,但终因势单力薄,挡不住日军的强大攻势。日军主力渡江后,第9旅团和第21旅团分别从东、西两面夹攻南宁,守军被迫北撤。24日,日军占领南宁。11月25日,前来增援的第5军第200师先头部队第600团在南宁城郊二塘附近与敌遭遇,双方展开激战。日军在飞机,重炮与装甲车的掩护下,向守军发动多次猛攻。第600团官兵在邵一之团长指挥下,沉着应战,击退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进攻,阵地失而复得多次。次日拂晓,日军派出部队向守军侧后迂回,邵团长亲率步兵一连,向敌迂回部队反击,不幸中弹牺牲。副团长文模负重伤,团副吴其升牺牲,官兵伤亡达三分之一以上,被迫趁夜后撤至大高峰隘附近阵地。

日军乘胜继续向北追击。南宁以北群山连绵,通往内地的公路有两条,一条向北经高峰隘通往武鸣,一条向东北经昆仑关道通往宾阳。12月1日,日军攻占高峰隘。4日,攻占昆仑关。然后,及川源七的第9旅团西进,21日攻陷龙州,截断了桂越国际交通线。日军攻占南宁,直接威胁到西南大后方的安全。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决心收复南宁,12月8日,下达了“攻略昆仑关而后收复南宁”的决定,并派陈诚和李济深来桂林协助白崇禧作战。军事委员会紧急从湖南、江西、广东、贵州各地抽调5个集团军14个师15万兵力、100余架飞机向广西增援,命令在桂林行营主任白崇禧指挥下,向南宁日军发起反攻。白崇禧将部队兵分3路,以第38集团军总司令徐庭瑶指挥第5军、第99军为北路军,担任昆仑关正面攻击;以第26集团军总司令蔡廷楷楷指挥第46军、第66军为东路军,在钦路两侧袭击日军后方交通线;以第16集团军总司令夏威指挥并以一部进至四塘附近,阻止南宁日军向昆仑关增援。配合北路军主力作战。

昆仑关位于南宁东北50公里处,海拔600米左右,两边是连绵起伏的群山,蜿蜒起伏的宾宁公路从中间穿过,是从南宁通往内地的必经之道,雄关险要,易守难攻,自古便是兵家必争之地。日军占领昆仑关后,派骑兵第5联队和步兵第21联队第3大队在此把守,在关口周围的高地上星罗棋布地修筑起许多据点式堡垒工事,外围设有数道铁丝网,并以各种轻重武器编成严密火网,构成防卫昆仑关的强固防线。担任昆仑关主攻任务的是杜聿明的第5军。第5军是中国第一支机戒化部队,号称铁甲雄师,辖三个步兵师、1个坦克团、1个重炮团和1个工兵团,原驻防衡山以北地区,担任保卫南岳衡山的任务。接到紧急增援广西的命令后,立即乘火车赶到广西永福,然后向迁江一带集结,白崇禧把主攻昆仑关的重任交给了第5军。

12月10日,第5军军长杜聿明召开团z长以上军事会议,制定了“关门打虎”的攻坚战术,令郑洞国的荣誉第1师、戴安澜的第200师担任正面主攻昆仑关,军直属重炮团、战车团、装甲兵搜索团、攻昆仑关,协助主攻部队作战;以邱清泉的新编第22师为右翼迂回部队,由小路绕过昆仑关,攻占五塘、六塘,打击南宁之援军;第200师副师长彭壁生率两个补充团担任左翼迂回支队,绕甘棠、长安攻击七塘、八塘,侧击昆仑关之外,堵住其退路并阻击援军。邱清泉的第22师战车部队,连夜越过思陇重大山,隐蔽穿插进昆仑关南面五塘地区的密林之中,对昆仑关之敌形成包围。18日凌晨,杜聿明军长一声令下,第5军重炮团和各师山炮营集中火力向日军阵地猛烈轰击。连续炮轰40分钟后,郑洞国的荣誉第1师在战车掩护下,首先向昆仑关发起进攻,迅速突破敌前沿阵地,与日军在各据点展开激烈争夺,当天攻占昆仑关附近的金龙山、仙女山、老毛岭、万福村、罗塘和411高地。戴安澜的200师也攻占了653、600两个高地,日军退守昆仑关核心。

驻守昆仑关的日军是第5师团的骑兵联队和第21联队的第3大队。第5师团就是原来的板垣师团,是日军第一流的重机械化装备部队,屡任侵华急先锋,号称“钢军”。武汉会战后,第5师团由华北调往东北,准备北进对苏作战。这次,又奉命从关东军调出来作为桂南作战的主力部队。现任师团长今村均中将,抗战前曾在白崇禧的桂系部队担任军事顾问,对广西情况非常熟悉。日军占领南宁后,安藤利吉司令官宣布;所有驻桂日军组成钦兵团,由第5师团长今村中将指挥。昆仑关开战后,今村师团长急令三木吉之助大佐率第21联队主力分乘40辆军车由南宁前往增援,沿途受到中国军队的节节阻击。日军在突破五塘守军阻击阵地后,直奔九塘而来,突然遭到埋伏在九塘公路两边树林里的邱清泉的新22师战车部队的伏击,守军首先集中炮火将六塘至七塘的桥梁全部轰塌,切断了日军的退路。然后,邱清泉指挥战车部队向被围之敌发动猛烈攻击,坦克车队狂吼着冲出树林,向拥挤的在公路上的日军车队横冲直撞。日军顿时溃不成军,不得不把车辆与重武器丢弃在公路上,急忙向两旁山地隐蔽。公路上丢下累累尸体和各式车辆40余台。这时昆仑关上的日军突然发动反击,前来接应步兵21联队。三本吉之助联队长率领1大队冲破阻击,与昆仑关守军会合;第2大队和联队炮兵在六塘和七塘附近陷入中国军队包围之中。

12月19日,日军出动上百驾飞机狂轰滥炸,据守昆仑关之敌得到增援后,不断向中国军队反扑,重新夺回了几个阵地。中午空军也出动100架飞机配合地面部队作战,向日军阵地轰炸扫射荣誉第1师第3团向昆仑关东北侧制高点653高地连续发动多次冲锋,日军据险死守,并不断发动逆袭,双方激战甚烈,伤亡较大。荣誉第1师第3团连长杨朝宣、排长杨明率突击队,携带刺刀、手榴弹冒死突入敌阵,与敌短兵相接,展开白刃肉搏,将200多兽敌全部歼灭,控制了这个制高点。激战至午后,郑洞国的荣誉第1师一度攻克昆仑关。日军在大批飞机掩护下,进行疯狂反攻,守军伤亡2000余人,昆仑关又失而复得。20日,戴安澜的第200师接替伤亡较大的荣誉第1师,在战车连和重炮团支援下,继续猛攻昆仑关,不断向日军发起冲击。战车连曾一度突入昆仑关,步兵也从东、西、北三面逼近守关之敌,但日军在空军配合下拼命反扑,顽强不退。激战两日,中国军队终于将昆仑关、九塘、八塘附近的日军分割包围起来,但关口始终未能攻克。

昆仑关战役开始前,日军于12月12日派飞机轰炸了蒋介石的故乡溪口。蒋介石的故居“报文堂“、“文昌阁”等建筑在轰炸中被毁;蒋介石目亲的坟墓被炸,元配夫人毛福海不幸难。国仇家恨促使蒋介石下决心打好这一仗,他对桂南会战进展缓慢极为不满,下令给桂林行营主任白崇禧;前方各部队与炮兵等,如有不积极努力进攻,或不能如限期达成任务者,应以畏敌论罪,就地处置可也。”23日,荣誉第1师第2团又向昆仑关西北的制高点罗塘高地发起争夺战。

罗塘高地是昆仑关西北的天然屏障,也是日军的一个重要支撑点,日军在阵地上构筑了坚固的堡垒工事,并在前沿设置了三道铁丝网,第21联队的一个加强中队200余人,陪备轻重机枪10余挺、迫击炮数门,在这里死守,激战一天仍未能攻克敌阵。天黑以后,第2团团长汪波挑选一营官兵组成突击队,在猛烈炮火配合下,以排为单位梯此冲锋,前扑后继,突入敌阵,与敌展开激烈肉搏,将守敌全部击毙,突击队也伤亡巨大,一营官兵仅剩数10人。

昆仑关鏖战正激,今村师团长再派第21旅团长中村正雄率第42联队第1、第3大队及第21联队的第2大队增援昆仑关,在五塘附近遭到邱清泉新22师的伏击,死伤惨重。日军在飞机支援下,向六塘发动了疯狂突击,为了对付中国战车部队,动用了很多反坦克的战防和速射炮,并出动大批敢死队,身抱炸药包破守军垣克,新22师的坦克部队遭受了很大的损失,但是坚守住了六塘阵地,整整激战两天,日军第42联队被困在六塘附近一直不能前进。中村旅团只好留下一个大队在六塘担任掩护,亲自率领其他2个大队,转向七塘四面山地,绕路而进,在九塘附近又遭到荣1师第3团的袭击,中村正雄少将被当场击毙。今村师团长又调驻钦州的台湾混成旅团林义雄第1联队、渡边信吉的第2联队增援昆仑关,在钦路上被东路守军冯璜的第175师阻击。,其中渡边联队在陆屋遭遇到第524团阻截,激战三日不能通过,残部逃回钦县。23日,今村急令奔袭龙州,镇南关的第9旅团主力放弃龙州,乘坐100多辆汽车返回,驰援昆仑关,在龙路西长芋一带被西路军贺维珍部第131师和魏镇部第188师截击,在飞机掩护下,苦战三日,方得以突围。12月25日,台湾混成旅团的第二批援军第2联队,在渡边信吉联队长带领下进至七塘,接着于28日打通了八塘、九塘之间的联系。白崇禧决定集中兵力围点打援,命令第66军和作为总预队的两个师,围攻八塘以南的敌援军,六塘以北的日军5个大队处于中国军队10余个师的包围攻击之中。28日,杜聿明重新部署第5军第5军全部兵力加紧攻击昆仑关。26日凌晨,第5军在炮兵、装甲车协同下向昆仑关之敌发起全面进攻,第200师、荣誉第1师、新22师、第159师与陈明仁的预备第2师全部投入进攻。荣第1师第3团担负强攻昆仑关北界首高地的任务,全团官兵不顾敌机在头上轰炸和日军密集火力网的扫射,组织爆破手,以集束手榴弹塞进敌人的地堡,逐次消灭顽敌。该团9个步兵连,7个连长伤亡,但界首仍未攻克。当晚,郑庭岌团长组织了一支敢死队,利用夜色掩护,悄悄爬上山去,在敌人阵地前沿附近潜伏起来。次日拂晓,第5军重炮团再度向界首高地猛烈轰击,日军工事基本被摧毁。炮击刚停,敢死队员便迅速地跃入日军阵地,用手榴弹摧毁敌人的火力点,与日军展开肉搏战。激战3小时,将守敌全歼,攻克了日军最后一个制高点。至30日,昆仑关周围的敌据点基本肃清。31日拂晓,杜聿明下令第5军向昆仑关发起最后冲击,战至11时,关内日军全部肃清,中国军队胜利收复昆仑关,取得了昆仑关大捷。

昆仑关战役是中国军队第一攻坚战,几乎全歼日军第21旅团,毙伤日军4000余人,其中击毙第21旅团长中村正雄少将和第42联队长坂田元一大佐、第21联队副联队长田腾一、以及第1大队长许平作、第2大队长官本得、第3大队长森本官等官佐,俘获日兵102名,缴获山野炮22门,战防炮10门,轻重机枪182挺,步枪2000余支。中国军队也栖牲巨大,仅第5军就伤亡达16600余人。昆仑关战役是武汉失守以来中国军队取得的一次重大胜利。被日军战史称为“通关中国事变以来全部时期,这是陆军最为黯淡的年代。”中村正雄旅团长在临死前的日记上写道;“帝国皇军第5师团第12旅团,在日俄战争中获得了“钢军”称号,那是因为我们的顽强战胜了俄国人。但是,在昆仑关,我应该承认,我遇到了一支比俄国更强的军队……”

昆仑关日军告急后,日军第21军司令官安藤利吉急忙命令正在进攻第四战区司令部驻地韶关的第18师团和近卫混成旅团立即撤到黄埔港登录,增援桂南佐战。1940年1月10号,日军第21军制定《宾阳会战指导方案》,命令第5师团、台湾混成旅团向昆仑关、思陇突进,第18师团和近卫混成旅团分别从甘堂、那河向宾阳迂回,切断昆仑关一带中国军队的退路。1月13日,久纳诚一的第18师团和樱田武的近卫混成旅团从钦州湾登陆。22日前后,近卫混成旅团进至七塘附近集结,第18师团到达南宁附近集结,桂南日军兵力增至7万人左右。日军大本营又从关东军调来2个飞行中队前来参战,战机增加到100多架。昆仑关大捷后,为收复南宁,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也向桂南前线增调了第2,第6,第64军和新编33师共8个师的部队,使参战兵力增加到15万人。并将部队沿郁江两岸分为南北两路,夏威任南路兵团总司令,吴奇伟任北路兵团总司令。1月28日,蒋介石又命令第四战区司令长官张发奎指挥桂南方面作战,军委会政治部长陈诚到桂南协助。28日晨,日军的100多架飞机直接从南宁机场和游戈在北部湾的航空母舰上起飞,控制战区的制空权,向守军阵地狂轰滥炸。日军第5师团主力和台湾混成旅团在四塘,五塘间展开,向昆仑关及其两侧的中国军队发起全面进攻,第18师团和近卫混成旅团悄悄从昆仑关以东向中国军队侧后迂回。担任昆关正面防御的中国军队是第38集团军傅仲芳部第99军主力和姚纯部第36军一部,两军凭借有利地形和既设阵地奋勇抗击,激战4天,打退了日军的多次进攻,日军始终未能突破昆仑关防线。1月30日,日军第18师团和近卫混成旅团已迂回到甘搪附近,对中国军队侧后构成威胁。桂林行营和第四战区急令第46军、第64军、第66军各一部向甘棠及其以北地区集结。但各部队尚未到达指定位置,2月1日,日军既在甘棠先机发动进攻。日军陆海军航空兵出动飞机75架,对宾阳实施集中轰炸,轰炸了正在往甘棠开进的中国军队和武陵、太桥的公路桥梁,袭击了宾阳的38集团军司令部,致使守军指挥通讯一时中断,各部队行动陷于混乱。第18师团和近卫混成旅团乘势北进,2月2日,宾阳陷落。

日军占领宾阳后,真接威胁到昆仑关翼侧的安全,守军面临被切断退路,遭受南北夹击的危险。2月2日,第四战区命令第37、第38集团军各部放弃守昆仑关,主动向上林和大览方向撤退。第2军副军长兼第9师师长郑作民中将在撤摊时中炮身亡。2月3日,日军再次占领昆仑关,并进占上林、武鸣。但由于战线过长、兵力分散、补给困难,为免遭中国军队袭击,第21军司令官安藤利吉下令收缩兵力,退出宾阳、上林、甘棠、武鸣、昆仑关等地,2月13日,日军全部撤至南宁。中国军队乘机跟进,先后收复宾阳、上林、甘棠、武鸣、昆仑关等要地。2月9日,日本大本营为适应华南作战需要,撤销第21军战斗序列,组成华南方面军,由安藤利吉担任司令官,统计指挥广东、广西两方面的作战。直辖部队有第18、第38、第104、第106师团。在南宁另设第22军,由久纳诚一任司令官,下辖第5师团、近卫混成旅团和台湾混成旅团,属华南方面军序列。

2月2日,蒋介石在柳州召开军事会议,总结冬季攻势作战和桂南会战的经验教训。日军得到情报后,于23日下午,派出20多架轰炸机炸中国最高领导人蒋介石住地。蒋介石听到飞机的轰炸声,急忙躲进后山的防空洞。20多架日机连续两轮向防空洞上方投弹,炸弹在防空洞周围不断爆炸,炸伤12名卫士蒋介石安然脱险。蒋介石对桂南会战先胜后败极为不满,柳州会议结束时,宣布此次会战的奖惩名单;第35集团军总司令邓龙光、第46军军长何宣、第76师师长王凌云各记功一次。桂林行营主任白崇禧以督率部队不力降级,撤销桂林行营主任职务;军事委员会政治部部长陈诚以指导无方降级,由一级上将降为二级上将;第37集团军总司令叶肇被扣押法办;第38集团军总司令徐庭瑶、第36军军长姚纯、第66军军长陈冀,第99军军长傅仲芳、第49师师长李精一、第160师师长宋士台等将领被撤职查办。

1940年5月,纳誶德国向法国发动了大规模进攻,法国政府投降,无力顾及远东事务,日本乘机占领越南河内、海防、梁山等战略要地,在桂南的驻军逐渐减少。第四战区部队趁机发动进攻,10月28日攻克龙州,30日收复南宁,到11月底,日军全部退出广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