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海、白浪,簇拥着美丽的嵊泗列岛。

列岛北面,有一座小岛,有一个诗意的名字——花鸟岛。岛上的房子,多是蓝白相间的地中海色调,有爱琴海圣托里尼的味道。

不用太刻意,就能遇到类似圣托里尼的元素。

无论室内、室外,也能遇到温馨、雅致、恰恰可人的布置。

还到处能读到充满小资情调的唯美文字。

10月13日中午12:20,坐客轮从泗礁岛小菜园码头往花鸟岛,途径绿华岛。

绿华海域建有一座码头,是目前世界唯一的海上散货减载平台。

平台由大型货轮改装,一侧为20万吨级卸船泊位,另一侧为2至3万吨级装船泊位。进上海港的20万吨货轮,需减载8万吨,使货轮16米的吃水线上浮4米左右才能通过长江口。

现,每年有千万吨货物在此吞吐。

下午2:00,抵达花鸟岛南岙码头。

老刘安排我们入住他朋友开的“老兵之家”,有5个房间和2个餐厅,主人叶祝芳是全国拥军模范,当过花鸟乡乡长,人大主任,也曾是民兵连长。他对军旅感情深厚,退伍老兵,在这里可享受免费住宿。

墙上木牌介绍,这幢200多平方米的石砌平房是一座老房子,150年前,由在岛上建灯塔的英国人马力斯建造,供在上海的英国朋友前来避暑度假。

花鸟岛的外形,像一只飞鸟,陆地面积3.28 平方公里,距公海36.5海里,有岛民2400余人。岛上繁花遍地,尤其到春季,山花烂熳,迎春花、桃李花、茶花等随处可见;故名。

花鸟岛很小、很简单、很纯粹。

一个渔村、一条老街、一座佛手岩、一座灯塔。所有这些,从南到北,由一条从码头到灯塔约5公里长的码塔线相连。

一个渔村

沿山坡而筑的村屋,古旧的灰砖房,石砌的老平房已不多见;晒场少了。只有北岙还有几间老宅,瘦窄的青石台阶路,弯弯曲曲的土路延伸到海边。

不息的涛声和偶尔船鸣,仍在村周围回响。

岙内就是渔港,海上起风,大多数木船泊在港内,没有出海。

随着业态由纯渔业向旅渔融合转进,尤其电视剧《欢乐颂2》在这里取景后,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这个隔离尘世的岛屿,游客日渐增多,投入旅游的资源也越来越多,经济进入良性循环。

起步虽晚,但起点不低,新开的民宿和渔家乐,有许多是外地有想法的年轻人在经营,档次不断提高。

白色和彩色的路,弃旧换新,饶是别致。

一栋栋蓝白色的房子,在山海间的绿岛上生辉,正快速地改变着渔村的格局和面貌。

一条老街

登上码头,就是上岛的必经之路码塔线的南端。这里有游客服务中心、派出所、艺术馆。

往前,就是岛上的唯一商业街,非常迷你,仅有200多米,但五脏俱全,超市、邮局、银行、村委会、农贸市场、乐龄公社都在这条街上。还有咖啡馆和小店铺,像三生有信、漫茶铺子、初见花鸟布艺店等;餐饮就更多了,像青禾餐厅,见海排挡等,都很有品味。

在咖啡馆点了现磨的拿铁和摩卡,老板娘是一个年轻女子,她说她就开了两家店,一家在这里,一家在杭州茅家埠。

还有各种餐饮店。

毕竟是花鸟岛,街巷处处有鲜花盛开。

街中心有口井,井台边围三排长椅,坐满聊天的老人。

遇到村中在忙碌的老人,大多乐龄幸福,笑容挂脸上。这群老人中,有好几个在发牢骚,讲收入太少。还特别提到旅游这一块,说游客多了,物价涨了,村里只补贴给每人100元钱。

和他们聊过一会天后,每次路过碰上,都会笑着和你打招呼。

一座佛手岩

傍晚,在佛手岩附近的环岛路,遇到一位遛狗的大妈,问她,看日出哪里好,她说就在这山坡上,你看,前面大海一无遮拦。

夕阳,照亮了海中的孤岛。

来到海岛,总想看日出。

第二天,设置闹钟,五点多起床,来到佛手岩边的山坡上,朝霞染红了山坡,一轮红日紧贴着东边的山脚升起。

日出不在正前方,要换位置需走很多路,已来不及,没看到红日跳出海面的瞬间。但朝阳映照下的佛手岩,像涂上了一层华彩,很神秘,很神圣。我举着手机拍照的身影,也像是在朝拜。

佛手岩,矗立在花岗岩的顶上,站在东边一座寺庙前望,外形和手掌一样,五指分明,手形又似佛教礼仪中的单手立掌礼,作尊重、礼敬状,故又称如来神掌。

来到另一边看,佛手的大拇指外,还有单独一块巨石。

岩下的海浪,就像梵音一曲,不停地吟唱。

一座灯塔

这就是“远东第一灯塔”花鸟灯塔,它也是“世界历史文物灯塔”,建于1870年,至今已有150年历史。

塔身为圆柱形,高17米。每当夜慕来临塔顶的氙气聚光灯以每分钟一周的旋转速度向四周扫射,射程可达22海里。如遇浓雾阴霾天气,塔内装有大功率的"雾笛",声音可传出10多海里之外,以告来往船只。

老叶给我们安排一位塔内的负责人,由他陪同参观。

登上塔顶,知道了灯塔发出的光,要通过大型牛眼透镜放大后才能射到遥远的海面。

站在牛眼前,不开灯,也很热。

旁边有个陈列室,详细记录了灯塔的历史沿革、起源发展。

清朝末年,沪、甬及长江内河港囗相继开埠,太平洋的航线日益繁忙,花鸟岛处于航线的必经之所,附近又岛礁极多。英国人建造了此塔,并管理了70多年。1943年太平洋战争爆发,由日本人接管。

现,这里已成为国际航线,中国沿海南北大通道交汇处,最繁忙的黄金水域之一。


陈列室也有叶家五代百年守塔,感动中国的事迹。

1944年10月,叶中央的爷爷,被强台风卷走。

1971年春节前夕,叶中央的妻子,带着两个年幼的女儿来塔团聚过年。途中,乘坐的船被风浪掀翻,妻子和5岁的小女儿遇难。

读着读着,眼眶湿润。

途中,有一处平台,可看“海上千岛湖”。

由岛南面的彩旗山、鸡笼山、大青山、小青山等多座岛屿礁石组成。

宁静的花鸟岛之夜。

来到码头外光线暗淡的海角,看夜色下的海天,用手机拍星空。

嵊泗列岛旅游,有许多不确定性。

这不,预订了第二天14日去嵊山、枸杞岛的船票,结果,因海上刮起了8级风,客轮停开。行程不得不调整,花鸟岛由一日游变成二日游。

多待一天,马上进入慢生活状态。

先考虑换一家海景民宿,考察了三家。

胡小姐咖啡民宿,南岙沙滩东侧,码塔线的头上。

一楼用来开咖啡馆。除了一些咖啡饮料,有甜品和西餐可作简餐,松饼薯条20至30元一份,意面烩饭50至60元一碗。

二楼有可直接看海的客房。

要一杯咖啡,面对大海发呆。

但,因只有两间海景客房,只得放弃。

花屿民宿

“居花屿之间,观花鸟之外”。看海,感受海风轻拂,在海浪声中入睡。10月淡季,房价1828元起,且需提前预订。

我们去问,当日已客满。

有的房间自带泳池,这是室外超大型的360度无边泳池。

星空海民宿

也是一线海景房,就在花屿民宿隔壁的隔壁。有一个大阳台、一个大院子、一个大露台,还有一个老渔民。

也是有缘,老柳昨晚就来看过,和老渔民很有天谈。

正好有四间带独立卫生间的客房,价格也很亲民。

离海很近,庭院的门对着南湾的大海,下去就是南沙滩,离码头也只有5分钟的步程。

这是我们的房间。

卫生间干湿分离,很干净。

现在,让时间慢下来,静享一段属于自己的海岛时光。

先在房间待一会,微醺的秋阳洒进来,喝茶、看手机、看风景。

四人组开始在客厅打牌。

雅如和咪龙在楼上露台进入谈天模式。

老柳和老渔民,趴在庭院的围墙上,说古论今。

我在旁边一边听他俩聊天,一边看海。滩外的海浪上上落落,流云来来去去,多好的视角,多少感慨和白浪一起翻卷,多少往事如海风吹来。

这位老渔民,今年74岁,在岛上土生土长,从小就出海打鱼。

他说,一上船,大家就是亲兄弟,十天半个月,船上空间小,吃喝拉撒在一起。有时出外海,时间更长。捕鱼、追鱼群很辛苦,没有一个会偷懒,尤其紧要关头,拼命啊。船老大有绝对权威,要打要骂由他。

老人一家,人都很和善,他说,民宿是老房子改建的,现由他和儿子在管,女儿在派出所上班,等她退休,把餐饮这块也做起来。

他儿子还翻出几张珍贵的老照片。

他年轻时和我刚给他拍的头像照。

鱼船出海,当年都是帆船。

丰收、起网。

离开的时候,他拉着老柳的手不放,一定要送我们到码头。

那一日,真的时间很长。

常独自一人外出,从南湾的这头走到那头。

更多的时间,来到北岬,风大,岬湾的海,像一大锅煮开的水,不断翻滚。

默念主席诗词:“往事越千年,魏武挥鞭,东临碣石有遗篇。……。

默念魏武诗词:“东临碣石,以观沧海。水何澹澹,山岛竦峙……。”

默念苏轼名句:“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

这沸腾的山海,成了温习古诗词的课堂,也只有在这里,才能更进一步读懂气壮山河、惊天动地的诗篇。

用华为手机拍丝绢流水。

出去时,看见她坐在南湾海滩上,回来时,她还坐着,看着潮起潮落,一动不动,入定了一般。她是都市女孩。

这一刻,在我眼里,她是花鸟岛的女儿、嵊泗的女儿、海的女儿。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