郾城县,旧县名,原属地今分为郾城区、召陵区、和源汇区。地处河南省中部,黄河南岸,属漯河市管辖。

郾城历史悠久,早在五千年前的新石器时代,先民们就已繁衍生息在这块土地上,从亊农业生产活动。

西周初为郾子国,战国时为郾邑,西汉置郾县,隋开皇三年废,五年复置,称郾城县。

郾城曾写就过辉煌历史,是豫中南备受关注,享有美誉的热土;这里物华天宝,人杰地灵,才俊辈出;这里出现过世界第一部字典《说文解字》作者,是东汉著名的经学家、文字学家、训诂学家、词汇学家一许慎,被誉为‘文字字祖’;还有刚正不阿,不屈权贵,不徇私情,执法严明的东汉名士范滂等。是宋代名将岳飞抗金之地。郾城区境内的许南阁祠是海内外学者的向往之地,北宋彼岸经幢,清道光年间的八角琉璃井等人文风景,显现出郾城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


在近代历史中,郾城经历了较大的变迁。民国十六年(1927年)2月,正始成立中共郾城县委员会,谢悔村仼县委书记。漯河曾经是郾城县的十一个集镇之一。1948年7月,设立县级漯河市,归许昌专区管辖。1949年1月,漯河市与郾城县合署办公。同年10月漯河和郾城分设。1960年6月,郾城并入漯河市,同归许昌专区管辖。1961年11月,漯河郾城再次分设。1986年1月,经国务院批准,漯河由县级市升格为省辖市,辖三县(郾城、舞阳、临颍)一区(源汇)。郾城县人口九十余万,面积九百六十平方千米。辖十一镇(城关、孟庙、龙城、商桥、邓襄、召陵、万金、老窝、裴诚、大刘、新店)

和七个乡(问十、阴阳赵、李集、姬石、黑龙沄、空冡郭、青年)。

2004年12月27日,漯河市区划调整,把郾城县一分为三,即:郾城区、召陵区、原汇区,使千年郾城县成为历史,正始命名为郾城区。


原郾城县历史文化底蕴深厚,人文历史景观众多,曾有郾城八实景、八虚景、八大景、八小景之说。但随着历史的变迁,部分景点已淹没在历史的洪流中,成为过往,但在老一辈人的脑海中,记忆犹新。为传承历史文化,留往美好的历史记记,笔者曾先后将历史上郾城的八实景、八虚景发表于美篇,现再将郾城历史上的八大景付诸美篇,以供分享。

郾城八大景之第一景:龙塔古篆

龙塔古篆糸彼岸经幢之俗称。其景在郾城县第一试验中学校园内,建于北宋,造型优美。高十二点一八米,幢基为石刻八角形海池。内刻波涛海兽,池岸浮雕佛教故事,构图古朴,气韵生动,底层是六闰须弥座,角有透雕龙柱相支,上下各雕海石榴花,中有六个佛龛,再上为四角形四天龛,各角有八棱角柱。其上为碑身,高二点九米,重九吨余,刻有小篆“彼岸寺碑铭”。上为庑殿式石作,饰有人手鸟足,有翼欲飞,使乐宾伽手持乐器,吹竽、排箫、击乐、拍钗、手鼓、舞姿,还有一双手共命鸟等。刀法浑圆道劲,线条舒展流畅,形象生动,优美多姿。再上为千佛造像碑。中间碑文篆刻,笔者己不可考。笔势锋锐,苍劲挺秀,记载彼岸寺兴衰和建幢经过。有诗曰:“石壇孤影映山门,古篆蜿蜒亦尚存。松雪中郎何可问,笔锋总以重乾坤”。


郾城第一实验中学院内的彼岸寺

郾城八大景之第二景:氵隐水风帆

此景在县城小南门处的沙河之滨。沙河原名溵水,据传在四千多年前的唐尧时代,尧要把治理天下的重任交给巢父,巢父得高望众,但不肯就任,便隐居在溵水沿岸。从此溵水易名隐水。“溵”、“隐”谐音又有“隐居”之意,后“隐”旁又加“水”,隐水就成了氵隐水。后经千百年的繁衍生息,人口渐多,此处建都筑城。小南门这段河上,常有船舶聚留,桅杆林立,流水潺潺蜿蜒东去,城楼倒影映于水面,景色壮观。城楼西侧,有一巨碑,游人于此留连观赏,常抚碑面,天长日久,光亮如镜。岸旁树木村舍,车马行人,水上百杆帆棹,鹅鸭鹰群尽映碑面,犹如一幅变化万千的彩色画卷,为“氵隐水风帆”增添了画龙点晴之美。有诗赞曰:城头烟色映春山,城底清流复几湾。何处客舟楼外过,东风吹送一帆闲。


郾城八大景之第三景:崇岗饮社

此景在原郾城县裴城镇的宋岗村。这里是一片高岗地,也是一座古庙宇,现为宋岗学校。环顾四周,平畴沃野,即不是古驿官道,又不具备山川圆林之美,怎么会成为一大景观呢?据地方志记载和民间传说,商朝武丁时代,漯河地区曾发生过蝗灾。有一年夏秋的庄稼将要成熟时,铺天盖地的蝗虫飞来,农民叫苦连天。在这紧要观头,商王武丁带领文武百官和士兵来到此地和百姓一起捕杀蝗虫,使蝗灾造成的损失尽量减少,同时号召农民生产自救,稳定了农民的情绪。武丁是一个很有作为的帝王,相传他早间生活在民间,深知农民生产上的艰苦和生活上的困难。武丁在位五十九年,死后被尊为商高宗。后人为了纪念他,在宋岗修建了一座商高宗庙,香火不断。历代刻有不少石碑,赞美、歌颂武丁,形成了一片相当规模的碑林,吸引了大批的文人墨客来此观赏品评,他们或评古论今,或饮酒论诗,或长啸高歌,或划拳行令,于是形成了“”崇岗饮社”这一美景。有诗赞云:“由来饮社久消沉,庙祀高岗自古今。试看扑蝗一片石,今人犹识帝王心”。


郾城八大景之第四景:老桧烟笼

桧,树木名,也称圆柏,松柏。柏树科,常绿乔木,高可达二十米。老桧烟笼在县东南的邓襄镇桧树王村,村内有一棵唐代的桧树,高二十米,树围三人合抱,浓荫盁.亩,遮天蔽日,人们常到此避雨乘凉,也是村上老少爷儿们的吃饭场儿,人们都很爰惜和保护这棵古老的桧树,传说树上住有仙人,谁也不敢亵渎和毁坏。每到阳春三月和仲秋时节,树寇上常有轻烟浮云缭绕,显得神秘莫测。老会烟笼这一景便由此而来。有诗赞云:“贞干凌霄几百春,森林古树抱龙鳞。椎夫不敢操斧问,烟霭云深如有神”。


郾城八大景之第五景:周坡晓市

周坡即老王坡。周时,周郝王之封地,在县城东南四十华里,坡大方圆五十华里,中无村舍,是一片低洼盛水地带,有:“水淹周郝王”之说。据传,这里常出现一座城池,楼阁耸立,旌旗飘飘,车马行人卖买繁忙,闹市一般。诗人荆其惇云:“海国相遇蜃气远,蓬莱未引见神仙,占来传说楼台景,安得周坡遍市间”。


郾城八大景之第六景:邓湖莲歌

此景在县城东南三十华里的邓襄寨,是后春秋时邓侯的故居。寨之东北有一天然湖泊,湖与寨成斜坡形。湖内满植红莲藕,湖岸盛载垂柳,湖中有高台,建寺院与台上。登台四顾,垂枊白杨浓茵如盖,湖水清清游鱼可数。满湖似锦的莲花,散发出扑鼻的异香,微风吹佛发出叮叮当当优美动听的歌声,邓湖莲歌由此而得名。一年四季吸引无数的游者来此观赏,特别是在月色皎洁的夜晚,多有公子哥儿泛舟湖上,追逐游戏,谈笑歌唱。有诗赞云:“石乱云深不记年,谁将精舍建台巅,邓侯歌舞无从问,湖内香分茂叔莲”。


郾城八大景之第七景:裴城夜雨

此景在县城西五十华里,裴城西门外。唐朝以前,裴城村称回曲镇,因为村西头临回曲河而得名。回曲镇改名裴城,是因为大名鼎鼎的唐朝宰相裴度在这里住过,他的最大功劳就是平吴元济之乱,使唐朝藩镇割据的局而宣告结束,维护了唐朝中央政权的统一。裴度在郾住了四个月,备受郾城百姓的爱戴,并为他建庙立祠。裴城村裴晋公祠(现为裴城小学)还有两通高大的石碑,碑文上记载着裴度在郾城的事迹。清代诗人郭子嶙《过回曲河有感》诗曰:裴相屯兵回曲河,衙枚雪夜斗池鹅,论功可贺羊开府,铭功堪同汉伏波。据传,裴城西门外有一片树林,每到夜晚树林中雾霭朦胧小雨霏霏,白鹭栖息,幽深莫测,树林上空雁叱鹤鸣,如诗如画,即便是清风朗月亦是如此。白天树林中却云收雨住,静谧异常,裴城夜雨由此而来。有诗赞日:秋雨疏林暗古城,草堂留客对棋称。一行雁度长空里,疑是当年入蔡声。古时这里是一片召泽地,每当拂晓和夜晚,常有雾雨出现,雾气腾腾,在苍松翠柏的点缀下,显得格外静嗌,长空偶而有雁鹤飞过,传下鸟语更为醉人。唐元和年间,裴度伐蔡常驻于此。后平定蔡洲,皇上封裴度为晋国公,村内建裴公寺,此地易名裴城。“裴城夜雨之名应用而生”,成为郾城一大景观。


郾城八大景之第八景:召陵雪霁

此景在原郾城是召陵镇召陵村。召陵历史悠久,春秋时代齐桓公率领八国诸侯与楚国抗衡,在此会盟。相传东汉年间,夏夜黎明之时村人早起,忽见天上满斗星月而银花纷落,地上一片洁白,积雪盁天,树上白花朵朵,银鞭串串,此人惊奇,用手触雪,地上、树上哪有雪的影儿。天明此人奔走相告,左邻右舍人人称奇,皆日:遇“仙境”也。宋高崇时,岳飞抗金曾住召陵。黎明时分一哨兵也遇此景,大声吼叫。岳飞查看后,向士兵解释曰:“此乃天地氤氲之气相合而生的自然景观”。召陵雪霁之景应运而生。故此,召陵又称雪城。有诗赞曰:丹云散尽晓天晴,白雪皎如牛耳盟,假使苞茅不向楚,而今谁识召陵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