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从何时起,我们的先民发明了戏曲,于是就有了画着脸谱唱戏的各类角色。京剧汉剧豫剧黄梅戏以至秦腔等都是油彩画的脸谱,而藏戏、傩戏、川剧则是戴着面具登台的。脸谱和面具就有了好坏之分,有了红脸忠臣和白脸奸贼。角色也大致分为生旦净末丑。演员在台上咿咿呀呀地唱念作打,而观众则跟着在台下哭天抹泪,跟着剧情跌宕起伏,甚至谩骂奸臣害忠良,扔东西发泄一下。或叹息才子遇佳人生离死别捶胸顿足。一个在台上演的卖力,一个在台下看的投入。叫好声越响演的越卖力,演员和观众互动将剧情推向最高潮。

而国外的人也热衷于假面舞会。女人戴上面具显得神秘、性感,会吸引更多的异性注意。而人们戴上面具就可以无所顾忌寻求刺激,一夜风流,可以率性而为,流露出本性。

  曾经以为只有爱美的女性热衷于敷面膜,殊不知有的男人,特别是上了年纪的老男人也爱敷面膜。这都是不自信的表现。人们总是想尽办法来和岁月对抗,渴望长生不老青春永驻。或者在美容院或者在家里。斜靠在沙发上敷上面膜,让肌肤保湿吹弹可破,给心理上和身体上一放松,心情随之也会好起来。冷不丁刚回家的老公倒是被吓了一大跳,真的像蒙面的女鬼只露出两只眼睛。没戴”面具”的反而被戴”面具”的吓着了!原以为只有在舞台上才需要戴着面具演戏,殊不知现实生活中每个人也都戴着面具,且喜欢戴面具。该笑的时候却偏偏要哭,该哭的时候却偏偏要笑。总是身不由己,像变色龙一样顺应周围的环境。每个人都学会演戏,拿着手机打电话,在东偏说在西,其实离的远着哩却说马上到。明明陪着情人逛街却非要说在加班。好像不骗人就活不下去,看来活着真累!

  小的时候童言无忌,敢说真话。长大以后得学会看人脸色,再不能信口开河了!做事也瞻前顾后,唯恐得罪了人。其实心里十分讨厌某人,但是见了面还得强颜欢笑。明明他做的不对,还要恭维一番:有魄力,大胆创新。自己出了力不讨好,吃了大亏还得忍气吞声,装作大度包容。不然就会被孤立,无立锥之地。自从一进入社会,就信奉着夹着尾巴做人的古训。整天点头哈腰的,这张脸都几乎成了面瘫、橡皮脸。有时照着镜子看到自己的脸,蓦然觉得特别陌生,甚至恶心。可是又能怎么样呢?自己早已过了血气方刚的年龄,变得圆滑世故,随波逐流,息事宁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出头的檐子先烂。不得不向世俗低头,委屈求全。早已迷失了自己的本性,忘记了原来的样子。

  也只有每天晚上洗漱完毕,然后躺在床上,才敢把面具卸下来,才可以与爱人坦诚相见。放屁磨牙,挖耳屎、说梦话、打呼噜。可以发发牢骚,甚至可以咬牙切齿骂他祖宗十八代。可第二天一起床,又得把面具戴上。笑呵呵的,大家都口是心非,心照不宣,一团和气。每个人都会找适合自己的面具戴上,有的人甚至有多张面具,随时切换,就看谁的演技好。赞叹之余,特买一口罩戴上。一可防新冠肺炎传染保命;二可防熟人认出,凸显尴尬;三可以遮丑,省下化妆的钱和时间;四看不出喜怒哀乐,遮的严严实实。总之,戴口罩和戴面具有异曲同工之妙,好处多多也!应该鼓励大家都戴口罩,没准还能拉动国民经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