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立冬。

忙了大半天,到下午四点多才有时间坐下喝茶歇会儿。

看着窗外的大晴天,又坐不住了…

两人驱车向最常去的张老寺赶去,没准能看到日落?!

抬头,路边山坡上落尽树叶的老梨树老杏树昂首挺胸,树枝坚定的指向天空,好像在对蓝天说:“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远晀,山野庄稼和农舍,都沐浴在温暖的夕阳里,仿佛在召唤在外劳作的人:“太阳快落山了,该回家了…”

公路尽头,一个苗木基地吸引了我们。整齐划一的红叶李樱花和黄金榆树苗,树梢上稀疏的黄了的红了的叶子在夕阳里轻轻摇曳,色彩斑斓的树叶在树下落了厚厚的一层………

赶紧停车,下车,奔向通往苗圃深的土路。

拐过一个弯,一幅夕阳美景正等着我们!

一大片栽满小侧柏树苗的地里 屹立着的一棵高大的老左公柳,让人眼前一亮,夕阳正从她的背后慢慢的落下,树叶已落尽,夕阳映衬下挺拔的树干和舒展的树枝,更显现出她的风骨!

我们被这夕阳美景吸引着,沿小路继续往前……远处又大又红的太阳已有一半没入地平线下,天空被染成了温暖的橙红色,山和树都变成了剪影。很快天地交际处只剩下一道红的亮光…

“天快黑了,你们还转呢?”

原来,路边菜地里的农妇在热情的问我们。我们走近她,笑着回她“你不是还在忙吗?”“我等娃他爸从沟里把羊幺回来了,我们一起回。”

也许是平时很少遇到外面来转的人,她打开了话匣子。

盖了新房,但离菜地和羊圈很远,她和老伴大部分时间都吃住在沟边的老房子,种菜养羊方便。她说“不敢缓,还有个儿子没娶媳妇呢!趁还能做动”

眼看天就要黑了,我们告别她准备返回。她连忙用铁锹铲了两棵菠菜让我们拿回去吃,每棵菠菜至少有一斤多,知道她不容易,我们不肯要,她一边塞到我们手里,一边说,“上的羊粪,又没打农药,比超市里的好吃,你们尝尝!”说着又铲了几丛香菜塞给我们,“你闻,老品种的,香的很!”

善良纯朴的人啊,山一样的母亲!

“山一样的母亲,

山雨一样恩情长;

山一样的母亲啊,

挺起山一样的脊梁…”

《山雨》的旋律,在脑海里响起。

夜幕降临,山、树和人的剪影的背景由之前的温暖的红色换成了清冷的蓝色……

立冬,遇见温暖的落日美景,遇见勤劳善良一位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