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毛和金毛并不是我养的,老友家的俩宝贝,第一次去老友家,两个宝贝就对我不认生,老友指挥黄毛坐立趴下,金毛转圈表演给我看,两个宝贝表演得还极卖力,喜欢的我第二次去时带上火腿肠,再以后我进门一叫俩个宝的名,俩个宝立马飞奔过来欢喜雀跃地围拥着我进屋,金毛喜欢趴在我脚边,我摸摸金毛脑袋:老伙计,你可好?金毛抬头蹭蹭我的腿:想过你的,也等着你来。


后来老友说我去找她,不是找她玩,而是找金毛黄毛玩。

我一想起俩个宝迎接我进屋的开心样,我走哪也会跟着我,禁不住就想念起来,赶紧买火腿肠去。


因疫期隔了大半年才见到俩宝,一进门喊名字,呼的一前一后奔到面前跳跃欢腾着,没忘记我呢!闻到我带来的烤鸭香味,俩个宝更是亲热地扑上扑下蹭,好久不见都安好。


于是带着俩宝一起去小区后那片废弃安静的铁轨溜达下,出门是兴高采烈的,但俩宝仍然极有绅士风度,拉在手里的绳可以感觉到,我慢,它俩慢,我快,它俩快。


走过的路,相识的人,遇见的狗狗,都有可能成为彼此的牵挂,牵挂让这一天的日子就了色彩,陪伴让这一天温馨恬静,深秋的风还热烈着,牵挂的感情还深厚着,铁轨、狗狗和我,也成了这一天最美的风景。

一边走走,一边拍拍黄毛,坐下来陪我拍几张照可好?即使不言不语,黄毛也能心知意会,一起同框,一段陪伴,一起嬉闹,一段珍惜,它知道和我不能常常见,一切随心随意随着我,没有谁能永远陪着谁,最好的陪伴是真正的珍惜与牵挂。

据说,世间的任何风景,若有一个恰好的人与自己同赏,就会格外的悦目怡心。


黄毛与金毛就是这一天风景俩个恰好的伙伴吧!当我停住手里的拉绳时,黄毛回过头来便知道我想坐下休息会儿。万物皆有灵,只是简简单单喜欢着你的呆萌与可爱带来的欢笑与快乐,这份快乐又让我乐此不疲地想念着你,彼此间便有了心灵默契。


坐在铁轨边上,黄毛与金毛开始围着嬉戏打闹,安静的时光里只有我与老友的笑声清脆响亮,当喜欢你在心里,每一个镜头都随意悠然,生命中便拥有了一段故事一段风景,一切都是那般美好,时光也是这样温柔可爱。

你一辈子可能遇到过很多个它,但它的一辈子却只有你。


虽然黄毛与金毛没能与我朝夕相处,但凡有空的周未都能相见,一串串相处组成一片片记忆在生命里扎根。我所记得的每分每秒,都很精彩又极治愈所有一切烦恼。


它也会闹点小情绪拉着脸表示不高兴,它听得懂你哄它的语调大小,瞬间快乐又重现脸上,你如用心对待,日子真的平添很多乐趣,眼角额头的皱纹不只是痛苦曾来待过,其实快乐也常常也在那里停留的更多。


黄毛与金毛与我同框的每一张照都无比精彩温馨,载着现在相处的美好光阴,慢慢地,亦是将来的幸福故事。

阳光的午后,守着一份相见时的陪伴,闹着一份相见时的欢乐,有它的萌样镜头同框,平凡的照片竟沾染些诗意与动人境景,显得格外弥足珍贵,记录着过去时光凝固的美好样子,当相片成为永存,黄毛与金毛,也成我生命中永恒的幸福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