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问二号乇;

毕枡

以心之名义:


一望无垠的天穹不映人,

古往今徕的世界只𫞂心,


十八亿千万光年的地方,

口数着月亮黄昏的孩子,


目光虽着天汉琉璃展专,

问讯着宇宙星辰的划分,


只言人类在生产中进化,

为什么组织在银河尽头,


从日珥之间纷飞的黑子,

为什么凝聚于裂变身后,


土星的光环卜接于鬼弋,

中间总逡巡着多少陨石,


木星的轨道占联于神殳,

左右该驱驰着多少星矢,


十二天体从未曾被看见,

为什么又突然消失了它,


是否我们还有另外文明,

就连我们都还未曾知识,


时间征战起于唯我所有,

空间战争趋于惮我所用,


人类在疑问之中苏省了,

为什么又被毁灭于赤化,


是因为月益滋长的贪婪,

或者是飞舞漫天的射线,


水火一般儿的元素积分,

化做一道世界宇宙大小,


风云一般儿的中微粒子,

化做一遍生存死亡多少,


文字语言是一种阻隔么,

宗教信仰是一种隔膜么,


只如人类之间的一份子,

为何我又降生在本土乇,


从中国人的角度思考它,

世界是一个弄人的造化,


从弄人的造化中思考它,

宇宙几时间没发生变化,


只是流连于人世的和平,

什么才是个奋斗的方向,


为了消除彼此之间偏见,

为了磨合两极之间分化,


人民应该如何当家做主,

当今世界各种主义盛行,


中央一般无二的年轻人,

机关五颜六色的老头子,


只教它思想被剥削填充,

文化应该如何异度振兴,


走在一个娱乐化的时代,

让人变拥挤的哪是礼仪,


是否是法律情感的义务,

或者是道德制度的权利,


工业是否已迷失了方向,

闪光的是否总归是金币,


农业是否还有自己明天,

比着生长的高楼而林立,


毕竟区别于茹毛饮血他,

贫穷的是否自带劣根性,





驰骋渔猎忘记耕种的她,

富贵的是否总是优越种,


从历史的尘埃之中走来,

历史它又将会走往何去,


衰辱的皇朝祯盛于政治,

精明的帝国称霸于经济,


老年人体力雄心的恢宏,

年轻人过度雌化的现状,


京都是否已起趋于饱和,

边域是否已超越了负荷,


儿童在中央的比例划分,

女性在中央的优势多少,


是否需要重新另莅政府,

或者是否需要换他领导,


从未宜的思想没有变化,

且被所谓的阶级所易化,


机器是否只诞生於科技,

学校是否只量产些攻具,


守成始终是一种致命伤,

开拓几时间导致过灭亡,


言语只表达一种寂寞它,

世界和平是一种猜测么,


宗教的宇宙光怪而神奇,

局部的战争频繁而暴戾,


文明开化是一种自由么,

还是只需要一种声音牙,


地球是否需要别样秩序,

让仇恨的信仰彼此美丽,


还是需要沉浸在欲望他,

极度舒服的互相伤害他,


有限的资源被拼命掠夺,

贫穷富贵到哪些家金库,


在法律完全的社会生存,

权利保护到哪些家银行,


泸伊丝遍布海洋的体系,

欧亨利开辟陆地的通途,


目光是否从未脱离实际,

行动是否从未脚踏实地,


从思维里面冲突的衍变,

到国际里面矛盾的产生,


历史只是奴役了人民它,

还是人民创造了它历史,


沧海是否只可以成桑田,

还是田地只可以变荒芜,


动物是否需要再度驯化,

植物是否需要极度砍伐,


污染是否已穿越了国度,

两极是否已融化了温度,


空洞的是否只有臭氧层,

还是人类之间的好心灵,


冰凉的是否只有老星系,

或者地球和宇宙的距离,


只是流浪在时间的尽头,

任凭他梦境消逝的记忆,


水星抑或是太阳的影子,

火星扬或是太阴的意义,


在几句叹息的是非之中,

未来亦也将离我们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