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09

《老摩托》🏍

时光清浅,岁月沉香。二十余载光阴,弹挥一瞬间。

我想只有在记忆里,阿公阿奶才会是年轻模样。哦,不!还有那张老摩托。

乙卯初秋,香港回归的年份。伴随着声声呱呱坠地的叫声,我如约落地在了这个朴实的农村家庭,那便是我人生幸福尤为重要的开始。早些年,国家不太兴盛的时候,父母为讨全家生计,奔赴他乡务工,家中便只剩我,年幼的弟弟和年迈的阿公阿奶。在我们村里,像我这样被寄留于家中由公奶照看的孩子比比皆是,莫不用说我哩!又是一个潮湿泥土散发清香笼罩着的早晨,楼下那张早已锈迹斑斑的老式摩托车在使劲蹬踏了几下后,轰隆轰隆撕扯着驶向了巷口的土路上。些许,便淹没在了漫天浓雾的尽头。而这头,是阿奶张望着的不安的神情。在我的回想里,这样日复一日的清晨每天都在上演着。那好,我们就来说说这张老式摩托车罢!这是一张那个年代少有的车,相比于那时其他的摩托车性能要好得多,无论是泥泞土坑,还是沙石遍地,它都能如履平川,不在活下。就是这样的一辆摩托车,托举起了我对童年时代的美好追念。

我的阿公是个文化人,再燃对我的管束要求也不低。我们村不大,大约30户人家来着。家家房檐紧紧相扣,就是因为这样得天独厚的优势,便是在家里喊上一声,全村的孩子就响应号召,在村前的田里集合.而每天下学后,假惺惺做作业的我,耳朵最为关心的便是那轰隆轰隆的摩托车响声,但凡听到门外由远及近的响声时,就想法庭上的判官给我判了个终身监禁的罪行,只能画地为牢,预示着我将无缘今天的聚会。就是在那样兵荒马乱的年纪,老摩托车的声音是我最不愿去接受的。小时候,尤爱阿公单位门口那家热情夫妇所卖的小笼包,现在想想真是好多年没有尝到过那熟悉的味道了,只是后来听说他们一家回了老家,店也不再开了。且不说这个包子铺有了十几年的经营经验,就说那个包子,不仅外表形似可爱的小猫头,那一口咬下去,汁液夹杂着肉沫和面粉的质感,真的是好极了。那时候人小嘴馋,为了能吃上一个包子,总会使出浑身解数,变着法的讨好阿奶,力求在阿公那美言一番,我也好讨个吃头。阿奶是个软心肠,在我长时间的软磨硬泡,无奈之下,也只好松口给我们打点安排。阿公听罢,便应了要求,上班之前买好包子放在摩托车上,下班时候就轰隆着摩托跨几十里路给我们带来那时心中的美味,不过那时候包子都冷邦邦的了,阿奶就蒸在饭头热乎了再给我们吃。那时的期盼和渴求,直到今天,还会在我的心里荡起阵阵涟漪。

艰苦的年代总会有一些平淡而又朴实的记忆。还总会想起家边那片不太大的小竹林。一年到头,郁郁葱葱的,很是好看。可是后来呀,国家分地,原本少有的土地便更是少了。田地对于我家来说更是稀有东西,而其中一大部分土地被用于种植稻米,保一家人温饱,至于其他的经济作物自然是敢都不敢去想。阿公这时候就机灵着呢,说是请些人来把竹林给翘了,断了竹根的地格外肥沃,便拿来种起些小菜,也能让家里多几分生趣。说着,不下几天的功夫,竹林变亮镗起来,阳光都可直射了。阿奶勤快惯了,买来菜籽就要忙着赶早播种,在熟练的挥动几下锄头后,地平整了许多,一丘一丘的。可能天公作美,那年腊月间的大青菜长得可好了,大颗大颗的徜徉在沟壑里。可家里人少,哪吃得完,阿公便挨个给邻居家送去。剩余不多的便用箩筐装起,打响他的老伙伴,上街赶集。要知道,农村人是不缺这东西的,为了能卖出去,还能卖个好价钱,阿公硬是载着箩筐跑到了十几里外的城里去卖。城里人可乐坏了,通通一扫而光。腊月寒冬,千里冰封,寒气直径逼人,阿公就一个人满载着喜悦踏上归途,而陪伴他的,只有那张早已破旧的老式摩托车。

人总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巧了,我生性体弱,每逢换季,总逃脱不了这宿命。阿公阿奶这可急坏了,寻遍乡里各种土方医治,却不见好。无论是二姑妈家送来的枇杷膏,还是三姨娘家弄来的雪梨羹,对于我,都市于事无补的。那样一个冰天雪地的深夜,楼脚的摩托车轰隆轰隆撕扯后又再一次被打响,隐约间还能闻到汽油被燃烧后刺鼻的气味。阿公用力的蹬踏着,使出浑身解数。才把这如死水一般的老摩托给唤醒。紧接着生怕漏一点风,阿奶就严实的把我给裹挟起来,架上了车。我就像冬日寒风里的一块夹心饼干,被阿公阿奶保护得无一丝寒风侵扰。那个深夜是老摩托车为我搭建起通向生命和未来的通道,托起了一家人在寒颤心惊夜晚里希望的光。

我12岁那年的金秋八月,丰收的季节,往往也是村里人一年里最觉幸福的日子。放眼望去,存钱高高低低的梯田上布满金黄,犹如铺满金子般的闪烁着金光。父母出门后,家里农活的重担就落到了阿公阿奶肩上,阿公阿奶为了不耽搁收成,老早就计划着收谷子。这年的稻谷,意外的收成好。大颗大颗的谷粒在阳光下吮吸,变得清脆,甘甜,但乡间的小路总能给你添不少麻烦。家里的老摩托车年近暮年,加之坡度略微有些陡峭,拉着满袋谷粒的摩托车前轻后重,失了平衡,阿公和摩托车一起摔了下去,再也没有爬起来。阿公严重骨折,几个月里卧床不起,那段时间,阿公显然消瘦了不少,而老摩托车再也没有被启动,一直被停放在了家门口,一直停着。可是后来呀,几个陌生的外乡人偶然看中了家里的老摩托车,说是有意向想回收。阿公毅然不动,不肯卖,我们也就随了他的愿。我多次问过阿公为什么不肯卖,他说“老东西是用来留个念想的。” 我想大概是有了感情,是金钱所不能去加以衡量的。之后的日子里,也有很多人为了回收老摩托车而来,但都被我一一推辞了,我明白有些东西不可失去。我也总是在回想童年的那段时光,那段被老摩托托起的时光,总觉莫名的温暖。就像是一艘扬帆远航的游艇,承载着我的童年。罢了,暂且不说它有多么大的魔力,就凭借着这么一段艰苦岁月里,有它一直的陪伴,心里总觉得有所寄托,心之所向之处便是光。 如今,这张布满了岁月年轮的老式摩托车依旧被安然停放。与其说是不舍,不如说它是时光的见证者。岁月已老物不移,不错的,那段有它陪伴走过的日子是我最值得回味的童年。时光易逝,人亦渐老,物依然,心里那份沉甸甸的厚重感依然在心底潜藏。

爷爷和弟弟在昆明游乐园合影🎈

我和弟弟过春节依偎合影😇

又是爷爷和弟弟💫

春节我们一家人到郊外玩耍🚁

🚌我和太公大昌隆合影,他86,我20

不知谁的偷拍,总之我很怀念🤩

我妈妈她们姐妹三,我,弟弟,太公,画面和谐呀!~🏡

一家四口👨‍👩‍👧‍👦

我,爷爷,奶奶,弟弟,在院子里珍贵的合影👨‍👨‍👧‍👦

这篇文章大一时所写,体裁为小说,所以内容大致真实,也有虚构。偶然翻到,不甚欣喜。🎼


仅以此文,送给我最最最亲爱的家人和我怀念的那段时光~✨

敬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