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第一枚落叶,悄然卧于笺上,我知道,那是嫩绿几经岁月的蹉跎,于轮回里渐渐消瘦的面容。

若有一天,指尖的山水,可以将嫣然明净的风骨,灵动而轻快地弹奏,那么,心便可以在光阴深处,携十里花香,与时光深情共白头。

如若可以,真想和你去秋天的陌上走一走,看山,看水,看脚下滑落的露珠和金黄的稻谷。

最想和你一起去看秋,看大树,用最深的情意吻别叶子的眉头;看秋风的手,轻轻拂去花朵脸颊薄薄的愁;看离人,用寂寞的诗句临摹着相依相守。

我们,不言,不语,手牵手,只静静地看着……

风中的芦花,妩媚娇柔,在晨曦里婀娜多姿,似在等一位水中央的伊人,又似在诉说流年的故事。说你我如何在爱里相遇,又是如何在秋日的满径落叶里,匆匆别离。

喜欢迎着清晨的风,在水湄倚栏而立。静静地听风的絮语,掠过耳畔浅笑而去;静静地听雨丝淋湿了水面,露出翘盼的漩涡;静静地看河水,轻轻翻着浪花一朵朵;静静地听心跳,将思念的泪揉进心窝。

静静地多美,美到墨花独舞,美到花叶如蝶,美到丹枫羞涩,美到岁月温和。世界,都静了,你才是你,我才是真的我。

我多想,就一直这样,静静地,在秋天的眉心,等你……

若有一天,我厌倦了字间的漂泊,独自一人,于时光中静坐,你是否会展开一尺素笺,收扰我为你雕刻的水墨青花?只为,时光琉璃后,还有情在记忆中闪烁。

我想,在秋天等你,却怕,秋的山岚荒凉,你找不到路的方向;怕秋夜微凉又漫长,你走不出暗夜的迷障;怕秋的庭院深深,你我无法靠近。只能随深秋的风,于光阴之外悄然飘落。

到那时,花开荼蘼,心水枯竭,时光遮断了两情相悦,爱,隔着一首诗的距离,开成孤寂的花。

而我,还心心念念徘徊在秋天的诗行,等你,捻花成墨,碾我入诗,揽我入心。

每一天,将心绪落印入笺,让相思在枫红的季节里,浅舞天涯,只为有一个人能够懂。

曾经的情深意长,如今读来,已不浓不烈。可仍在唱起一首旧歌时,有温柔的感动,有泪光轻轻落。

暮秋深处,纸和笔默然相对的一刻,黑与白的重逢,宛若黎明混和着夜色,写下一枚心的印记,笔端走过,便有温暖的情意划过指尖,将思念拉得那样长……

晨风微凉,撞疼了檐下的铃铛,守一扇旧窗,等你走过花开的地方。而廊下纷飞的落花,却挥洒了满地忧伤,怕那些深情的过往,会在匆匆行走中,不小心被遗忘。

若我忘了,你还会记起,我留在秋天的诗行吗?我说,会在秋天等你。

掌心的时光,就要凉透秋天的小巷,不知哪一天,我们也会在相对的静默里,忘了彼此的模样。然后,各自在流淌的时光里不动声色地老去,渐渐地,在叶落花谢的荒凉里,将沉默一一丈量。

有一天,若光阴薄了,薄成短短的仰望,我们各执一笔,将爱刻成心心相印的模样。若光阴淡了,淡成浅浅的忧伤,那又怎样?我依然握住秋天的手掌,迎合秋风的方向,在约好的地方,等你。

你看,劫后余生的两三朵暖阳,正悄悄踱进窗棂,坐于我写给你的字上,将我的心思一一打量。

捧一颗秋心,在微凉里,听秋天的玉笛悠扬,美好或失去,莞尔之间,一笺相思,继续秋天的诗行。

时间:2020年11月8日

地点:汉口园博园

文字:夜阑

制作:微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