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08

寻找远去的乡愁

金秋十月,天高气爽。难得周日有闲暇,应同学相邀,漫步在铜山古城街巷,寻找那渐渐远去的乡愁。

第一站一一走进孙家大厝。一座铜陵古城保存的最完好的古厝。

前厅正中的匾额和对联是东山县著名书法家林学东先生题写的。

后厅正堂的匾额和对联是东山县著名的书法家、县书协主席、黄道周书画研究院院长黄友山先生所题。

四幅联篇的书法是石斋书画院著名书画家汤可行先生所写。

大井头一一旧时这口大水井,供应着铜陵码头、桥雅、下田等多个社区居民的生活用水。我的老家在前街。记得小时候,上小学时经常利用放学时间,到大井头提水一挑水到家里。那时候,大井头周边的阿婆阿婶,就以从大井里提水一桶一桶卖给人家,维持家庭生计,一桶水一分钱。随着时代的步伐,随着铜陵古城家家户户用上自来水,这口大井渐渐淡出了人们的生活需要,现在,很少人到大井头挑水用了,只有周边一些比较节俭的居民,到井边洗衣服。大井,早已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静静地坐落在那边,成了人们找回乡愁的记忆。

沿着挑水街→澳路街,东山先贤马兆麟故居一一瑞书楼。曾作为县总工会旧址(文革中曾为派性组织的总部)。

哲记南北京果行一一就在这小小的一间京果食杂店二楼,却是东山解放前夕国共两党和平解放东山谈判代表的接头地点。东山岛解放的史册上,永远记载着这一历史印迹。

打银街一一旧时金银首饰加工店面多数都开在这条街。

铜陵古城有许多旧房屋门前,都挂有“危房,靠近危险”的牌子,古街风景,也存在不安全隐患,很担心不知道哪一天哪间危房倒塌下来压伤人。(本幅照片在六角井一处民宅拍摄)

古城古街环境卫生的整洁维护人人有责,这幅禁止垃圾乱倒乱放的警示语虽然有不尽文明之处,但也反映出群众对危害公共卫生、随意乱倒垃圾的丑象的痛恨之极。

大庙头一一旧时的慈善堂

石鼓街

谷文昌老书记曾在石鼓街办公

旧时这里曾作为县税务局旧址,现在也成为危房。

东山第一家火力发电厂旧址(华侨发电厂),承担着铜陵古城的供电,但供电仅限于居民照明,且供电时间至晚上十点。因火力发电电力不足有时造成停电,有时电灯忽明忽暗。当时民众中有一句顺口溜“电厂、电厂,动力都不响;辉堂、辉辉,电灯都𠀾光”(当时,该电厂系铜陵乡贤陈辉堂先生发动华侨集资创办,并由他负责管理,解决了铜陵的群众用电照明。因此,电力不足时,有的老百姓不明事理颇有偏见地抱怨他。

老字号糕饼店。

走马观花,两个多小时很快过去了。意犹未尽,下次有机会准备逛顶街东山二小(我的小学母校)、七曲巷、獅哥奶、旧党部、文公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