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5日,儿子小家三口去“三亚”度假。乘闲,我和永红自驾前往广东东部城市浅游一下,以了解客家与潮汕文化。

早8点40分出发,下午1点30分到达梅州《客天下》国际大酒店。

  我们选择了山顶别墅入住,5分钟一班上下山旅游观光车,五六分钟的车程,十分便利。

  山上望客家小镇,建筑风格独特别致。“围龙屋”建筑是客家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美观大方,这样的聚居形式更增加了居民融合。

  梅州自古因梅花而盛名,由此以“梅”命名。有南宋诗人杨万里诗为证:一路谁栽十里梅,下临溪水恰齐开。此行便是无官事,只为梅花也合来。

   由此漫步下山通往客家小镇

  百米长廊各色生活用品和小商品竟然无一人管理,好奇不知如何买卖。

走进客家小镇

围龙屋餐厅

  走进餐厅,品味梅州客家特色饮食文化。

  梅州被誉为中国的文化之乡、华侨之乡、足球之乡、金柚之乡,更是中央苏区、革命老区和叶剑英元帅故里。

  自古以来,梅州崇文重教蔚然成风,文化之乡名副其实。梅州《进士录》提供数据:历史上进士283名,举人1654人,秀才16479人。

围龙外圆

围龙内环

  梅州人一向以立志为本,人文之盛。辛亥革命以来,梅州孕育了30名两院院士 、1名元帅、545名将军、228名大学校长。文学家郭沫若1965年来梅州时曾赋诗称赞梅州是:人物由来第一流。

  “圣人寨”因梁诗五而得名,来自梅城三大书香世家之一圣人寨闲初堂的文化名人。

  梅州是华侨之乡,被称为“世界客都”。有人口数据为证:梅州现有人口500余万,但历史上从梅州客家走出去的华侨700余万人;台湾客家人500万,其中梅州客家人就占了180万;梅州又称是港澳台的客乡故里,客家人的“根”。

  11月6日上午,游《客天下》后,带着浓浓的兴致来到梅州又一5A景区《雁南飞》。

  北方早已寒冷如冬,一片凋零,而这里处处依然是植物枝繁叶茂之景象。

雁南飞位于梅州的阴那山山麓脚下,聚天地之灵气,揽自然之优势,形成了以茶田风光,客家文化,建筑艺术,经典美食与优美生态环境于一体的国家AAAAA级旅游景区。

  放眼四望,但见群山环抱,茶田叠翠,果园葱绿,百花盛开,环境优雅,景色秀丽。

  当你走进雁南飞千亩茶园、龙眼、荔枝、芒果等园,再见拥有茶坛晨霞、绿堤湖光、幽谷春色、雁南飞神石、笑傲江湖瀑布等景观,你会被这里亲近自然超越自然的匠心独运、现代文明与客家文化的完美结合、自然风光与人文景观的交相辉映、充满自然韵味和茶文化意境融为一体的"世外桃源"所深深吸引。

体验一下采茶人的不易

典型的客家围龙屋建筑

茶园风光景色如画

  茶厂技师会给你介绍制作上等乌龙茶的工艺过程。雁南飞园区随意玩到哪一景点,工作人员都会热情免费敬上一大壶浓郁的香味扑鼻的新茶供你品尝。

  时间很紧张,没办法细细游来。这里除围龙大酒店,还有14栋别墅群,在这世外桃源住几天吃吃喝喝玩玩,哈哈,神仙啊。

  “继善楼”雁南飞园区内200年古村落

  将要离开梅州,再回顾“围龙屋”的风姿风采。外围圆形建筑分布有个个功能屋,其内部是环顾一周的大厅,走进内环是花园。当然,这种服务功能的建筑与民居式“围龙屋”有别。

民居式围龙屋建筑

  告别雁南飞来到叶帅纪念馆

  当天晩6点抵潮州市,入住牌坊街附近维也纳国际酒店,游览牌坊街古城和广济桥夜景。

  这是一个拥有1600年历史的古城。国家和省级保护单位13处,古街巷50条,民居代表性历史建筑百余处,享有“京城帝王府、潮州百姓家”的美誉。是融合了生活居住、观光旅游、文化展示和商业贸易于一体的城市历史中心区。

  这里的每一个牌坊都承载着一段可歌可泣的历史故事。这里的骑楼是南洋风格的建筑,骑楼与牌坊相互映衬,彰显了华侨乡之风采,成为了中西合璧、神韵超然的建筑艺术大观。

  潮州古街商业气息浓厚,生活用品和小商品琳琅满目。

  走出广济楼,隔条路就是中国四大古桥之一、横跨韩江的广济桥。

  广济桥始建于南宋时期,距今849年历史。桥为东西走向,横跨川流不息的韩江。广济桥全长518米,东西两段为固梁桥,中间97.3米为18条木船搭建的浮桥,现在的主要功能是旅游观光。

  广济桥夜晚灯光秀十分壮观,让游客看到了不一样的景致。对这座壮美之桥顿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白天一定要蹬桥一睹真容风采。

  11月7日,第二天又走牌坊街古城来到广济桥。据说,韩江急流滚滚,历史上桥墩无数次被冲垮塌,便改建成现在的半固半浮之桥,如今已成为潮州靓丽的风景线,被国家列为5A景点。

每座桥亭优美别致各不相同,均为一亭一景一诗:

鸥声带雨随潮去,

帆影连云认塔还。

——清陈衍虞句•吴南生书

鸢飞影拂东山树;

鱼跃波摇北阁灯。

王纪平作•钟明善书


  浮桥每天开放时间是有规定的,走过浮桥也算是体验了一下自古至今潮州人出行闽赣的不易。

  告别广济桥走过广济楼穿越牌坊街,下站是汕头市。

  牌坊街古城的上午,悠闲自得的景象。

  习近平今年到访潮州,参观了牌坊街潮州木雕。

  汕头城市建设与其名声相比差很远,与我想象差距甚大。其主要景观又在较远的南澳岛,没有时间前往。于是,临时决定返回广州,晚八点半到家,结束了广东的东部之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