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云:“盛喜之中,勿许人物;盛怒之中,勿答人书。”


情绪波动时,容易做出冲动的选择。


喜时不诺,怒时不争,哀时不语,倦时有终。


不诺、不挣、不语、有终,我没做到不挣,这与我的认识有关,一直以为朋友无隙,事不辨不明,读这篇文章,我才明白自己的修为还有差距。


管理好情绪,才能做生活的主人。

喜时不诺


狂喜之时,不要轻言承诺,给自己留点余地。


一时高兴,不管不顾地在人前夸下海口,应承了做不到的事,过后免不了要左右为难。


《礼记》有言:“言诺而不与,其怨大于不许。”


嘴上答应别人的要求,实际行动却无法兑现。


不如开始就不要答应,这样反而招人的怨恨


古人云:“有求而不许,始虽拂人之意,而终不害乎信,故其怨小;诺人而不践,始虽不拂人意,而终害乎信,故其责大。”


别人有求于你,不答应只是拂了别人的情面;


答应好的事情没能办到,损害的是自己的诚信。


古时候有个美人,名叫褒姒。


褒姒一笑顾盼生辉,因而被献给国君周幽王。


周幽王得到这位绝世美人,内心狂喜不已。


他昭告天下,若有谁能博美人一笑,便许他百两黄金。


恰逢奸臣当道,想出“烽火戏诸侯”的主意。


周幽王当即命人燃起烽火,与褒姒在城墙上饮酒歌舞。


各路诸侯看到烽火,还以为起了战事,急忙派兵增援。


褒姒见诸侯带兵匆匆赶来,模样狼狈不堪,果真开怀大笑。


奸臣献计得到了百两黄金,可周幽王却因此失去了诸侯的信任。


人的信任,从来都是有限度的。


一旦期待落空,甚至感觉受到了欺骗,这份信任就会被收回。


所以,拍胸脯前先要考虑清楚,这件事究竟该不该答应。


一个人,越是信口开河,就越难取信于人。


怒时不争


宋朝有位宰相名叫富弼,以长于辩论闻名。


某天,一个穷秀才当街拦住富弼,说:


“听闻你能言善辩,我来问你一个问题。”


富弼知道来者不善,却又不能不理睬,只好让他说。


秀才问:“如果有人骂你,你会怎样?”


富弼答:“我会装作没有听见。”


秀才鄙夷地看着他:“枉你熟读四书五经,原来不过是个缩头乌龟!”


富弼却不恼不怒,当真不理会秀才的辱骂。


秀才深感无趣,拂袖离开了。


富弼的仆人很生气:“这人如此无礼,您为何不开口反驳他呢?”


富弼答:“此人明显带着怒气而来。我若与他争论,必定吵得面红耳赤。即便吵赢了他,也是口服心不服。如此徒劳无益,我又何必与他相争呢?”


凡成大事者,不能一味逞强斗狠。


而是要权衡利弊、把握轻重。


遇见不平之事,不因一时愤怒而失去理智。


如果有人故意惹你、气你,你大可以把他当成空气,对他置之不理。


带着怒意起争执,既不能够改善心情,也不能够解决问题。


不争、不吵、不计较,你将会立于不败之地。


哀时不语


真正的成熟,是心里有苦,嘴上不说。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处,悲伤时要学会闭嘴。


世间根本就没有感同身受,只有冷暖自知。


别人不会因为你哭诉,而对你格外关照;生活也不会因为你抱怨,就对你手下留情。


既然如此,何必一次次地,把伤口撕开给别人看?


曾国藩说:“好汉打脱牙和血吞,徐图自强。”


他的一生,就是在挫折中越挫越强。


先后经历了江西官场的排挤、湖南官场的指责,又有皇帝的不信任、友军的不配合,中间还被朝廷冷落了一年多。


其中的辛苦,曾国藩却从不与人说。


只默默地在诗中写道:“胜负兵家不可期,包羞忍辱是男儿。”


眼前的困境不能改变,那就改变自己的态度。


保持积极的心态,别再怨天尤人、妄自菲薄。等待时机,重新振作起来。



倦时有终


《诗经》有言:“靡不有初,鲜克有终。”


意思是,人们做事大都有个良好的开端,但很少有人能够坚持到最后。


《道德经》里讲:“民之从事,常于几成而败之。慎终如始,则无败事。”


慎终如始,恐怕是常人难以做到的。


假使人人都能做到善始善终,那么天底下就再没有失败这回事了。


人们常说,良好的开端,是成功的一半。


然而,随着事情的进展,心理和生理的疲倦也会随之而来。


此时,能否克服心中的倦怠感,才是决定结果成功与否的关键。


善始善终,则无事不成;虎头蛇尾,则一事无成。


每当你开始懈怠时,提醒自己不要轻言放弃。


多一分坚持,就少一分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