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anxiang tea, sun and moon

  随着11月7日开业庆典的临近,装饰一新的娄底老字号“天香茗茶”,于转型发展中越发不同寻常起来,与其20年历史一样“古老”的湖南坡(茶),滋味也越发不同寻常起来。

“古道茶香”来了!“黑茶园”来了、“五福临门”来了!那些被牵引着从茶马古道上走来的近100个老茶品牌似乎都到齐了,特别迎接它们横空出世的渴望目光,也都准备好了。因为方芳董事长20年对“原生态、健康茶”的守望,既具栉风沐雨时的思想明澈,又有披荆斩棘时的行动执著。

这里,“古道”很是年轻,还远远不是一棵华盖如伞的大樟树。

这里,“茶香”让人因之牵挂、为之释怀。牵挂,是因为风雨无常;释怀,是因为她生机勃发。

  豁然张扬的金瓜茶“正襟威坐”、两吨重的红木茶台,横陈着“实力”的伟岸,在二楼卡座和包厢中刻印下浓绿标识;品茗间、贵宾室、大讲堂,“一丛丛”“一簇簇”,宛似绿云贴地翻滚,流露意犹未尽的抒怀笔意;高华的布景被窗外人流浩瀚,且收敛起娄星广场的繁华。“唯剩芙蓉暗香涌,黄柿斑驳枝叶摇”,乐坪大道应有的灿烂被点染;婆娑的垂柳在《诗经》里婉约摇曳,于湖边的水岸款缓具形,携带着“古老”的茶香弥漫开来……

这是娄底一个“古老”的茶庄。除传统的黑茶、红茶、绿茶外,还有黄茶、白茶、青茶。也只有在这里,才有各类名茶的“精彩纷呈”。同时,他们泡茶也特别在行,温度、时间、茶量,都拿捏得恰到好处。当茶倒入玻璃杯中,或橙、或黄、或琥珀、或新陈,总是好喝,自成一格。特别“湖南坡”,可牵引着你慢慢地进入“品茗”的境界,那芬芳,从杯中一点一点溢出,其香、甜、涩、鲜,令人回味无穷。因你是在一点点地,咀嚼着美好的时光。

  傍晚后的天香茗茶,当你轻轻拉开窗帘,月光便倾泻而入。顷刻间,你将被从头到脚,罩在了月光里,沉浸在秋的清寒中,包厢柔和的吊灯,仿佛自近而远,链接到“茶云”里,进入星空的“朋友圈”,让人把心和目光投到远方去。这里没有拥堵时候的喧嚣,风驰电掣的急急根本不存在,只有茶香“绅士风度”的升华;人们南来北往地走来,爽快,清朗,低吟,浅唱,直叫人真正的疑惑:与清晨,与正午,与子夜,似乎没有多少关联?

在长达二十年“天香茗茶”中泰然自若,让她能直面辉煌之后的淡定人生,能在“民间融资风波”中平稳度日,能在“崇山峻岭”戴笠穿梭与茶同乐……这种独立“寒秋”的人格精神和生态意识,这种正道直行的得失观与超然富贵的人生观,才是她作为茶文化使者的人格组成部分,是历来茶人需要不断修练的“陆羽茶经”,也是历代茶家借以自喻的精神内涵。

  满腹经纶的曾国藩,真的非常爱茶,不喝茶真的就不好受。喝就喝吧,攻打“天京”时你喝的“九峰云雾茶”在等你回来。也知道你写《万字家书》有点疲倦,再给你热一壶红茶吧。

楼上的茶客,有很多蚩尤的后人,都说渠江薄片好,喝了长精神。在梅山人心中,茶道之始在“熊山”,登高看日出要上九龙池。茶脉畅通资江水,天香茶都湖南坡。有“天香”代表“茗茶”,那在神州万里茶道,何处觅“知音”?记住娄底、记住娄星广场、记住乐坪大道、记住全国百佳茶馆“天香茗茶”!

  自古圣贤皆寂寞,

唯饮茶者芳其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