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2期

(9)张旭,唐代书法家,最擅长草书,他生于685年,卒于759年,享年约七十五岁。他是今天的江苏苏州人,酷爱饮酒,世称“张颠”,他与怀素并称“颠张醉素”,与贺知章、张若虚、包融并称“吴中四士”,与贺知章等人并称“饮中八仙”,其草书则与李白的诗歌、裴旻mín的剑舞并称为唐代“三绝”。

张旭生于一个门第不低的家庭,曾向堂舅陆彦远学习书法,学有所成后为吴道子、颜真卿等所敬慕。年长后通过应举或荐举入仕,先后任左率府长史、金吾长史,因此被世人称为“张长史”。在书法方面,张旭勤于观察客观事物,善于将客观的自然物象与个人的主观情感结合起来,既继承传统,又勇于创新,使得自身的狂草艺术在盛唐时期达到了新的高峰。在书法思想方面,张旭崇尚师法自然的思想,强调从自然界和人类社会生活中寻找灵感和启发。在他眼里,一切的自然物象、一切的生命迹象都是师法自然的对象,都能激起其创作的灵感。据史书记载,张旭从“公主与柴夫争道”中丰富了布白结体的构思,从“闻鼓吹”中得到了笔法快慢、轻重、疾缓、粗细的启发,从“剑器舞”中找到了节奏合理、酣畅淋漓、飘逸多变的狂草书法神韵,使书法造诣有了质的飞跃。从这些记载可知,张旭善于从大自然的万象众生之中体悟书法之道,是客观与主观的结合,也是自然美与艺术美的结合,这恰好契合了老庄思想中的“自然”之道。他以书法中的点画技法作为抒发自我精神个性的表现方式,从而由“技”演化成了“道”,将世间万物转化为属于自己的艺术符号,最终形成了飞动豪放的“狂草”表现形式和风格。

  (10)褚遂良,唐朝的政治家、书法家。他生于公元596年,卒于公元658年或659年,今天的浙江杭州人 ,祖籍是今天的河南禹州。褚遂良博学多才,精通文史。唐朝时期,历任谏议大夫、黄门侍郎、中书令,执掌朝政大权。公元649年,与长孙无忌同受太宗遗诏辅政,升尚书右仆射,封河南郡公。后为同州刺史。公元652年召回京,任吏部尚书,监修国史。因坚决反对立武则天为后,遂被贬为长沙都督。武则天掌权后,迁桂林都督,再贬越南清化刺史,后卒于任上。公元747年,配享高宗庙宇,谥号“文忠”。褚遂良工于书法,初学欧阳询、虞世南,后学王羲之,与欧阳询、虞世南、薛稷并称“初唐四大家”,传世墨宝有《孟法师碑》《雁塔圣教序》等。

  (11)虞世南,生于公元558年,卒于公元638年,享年81岁。汉族,今天的浙江省慈溪市观海卫镇鸣鹤场人。陈朝太子中庶子虞荔之子、隋朝内史侍郎虞世基之弟。他是南北朝至隋唐时期书法家、文学家、诗人、政治家,他是凌烟阁二十四位功臣之一。虞世南生性沉静寡欲,做事执着且积极向学。隋朝灭亡之后,夏王窦建德任命他为黄门侍郎。李世民灭窦建德后,任虞世南为秦王府参军、弘文馆学士,与宰相房玄龄等人共掌文翰,为“十八学士”之一。贞观年间,历任著作郎、秘书少监、秘书监等职,先后封永兴县子、永兴县公,故世人称他为“虞永兴、虞秘监”。他虽容貌怯懦、弱不胜衣,但性情刚烈,直言敢谏,深得唐太宗李世民的敬重,被称为“德行、忠直、博学、文词、书翰”五绝。他获赠礼部尚书,谥号“文懿”,配葬昭陵。虞世南非常擅长书法,与欧阳询、褚遂良、薛稷合称“初唐四大家”。日本学术界称欧阳询、褚遂良、虞世南为“初唐三大家”。他所编的《北堂书钞》被誉为唐代四大类书之一,是中国现存最早的类书之一。

  (12)钟繇,字元常,汉末至三国曹魏时著名书法家、政治家。他生于公元151年,卒于公元230年,享年80岁。他籍贯是今天的河南省许昌市。钟繇相貌不凡,聪慧过人,历任尚书郎、黄门侍郎等职,协助汉献帝东归有功,封东武亭侯。后又被曹魏委以重任,为司隶校尉,镇守关中,功勋卓著。之后魏国建立,历任廷尉、太尉、太傅、相国等职,累封定陵侯。在魏文帝时期,与华歆xīn、王朗并为三公,逝世后谥号“成”,配享曹操庙宇。

钟繇在书法上颇有造诣,擅长篆、隶、楷、行、草各种书体,尤其推动了小楷的发展,被后世尊为“楷书鼻祖”。钟繇对后世书法影响深远,王羲之等人都曾经潜心研究学习他的书法。后来世人将王羲之与钟繇并称“钟王”。南朝庾yǔ肩吾将钟繇的书法列为“上品中的上品”;唐代张怀瓘在《书断》中评价钟繇的书法为“真书古雅,道合神明,元常第一”,称他的书法为“神品”。

9-12期典故

(9)【狂放不羁】

有一次,张旭正在与贺知章尽情饮酒,国舅杨国忠突然造访,贺知章胆小,一听国舅爷驾到,立刻回避了。张旭却泰然自若,依然自斟自饮,这时候杨国舅大摇大摆已经走进了屋里。张旭喝了一口酒,也没有起身相迎,直接问道,“不知杨国舅亲自到访,有何要事?”杨国忠感到了张旭的怠慢,悻悻然说道:“我是来向你请字的。”张旭得知来意后,便也没再说什么,直接了当先让杨国忠把墨研好。

杨国舅为了“草圣”的真迹墨宝,心想研个墨也算不了什么,于是就乖乖地磨了一个时辰,磨好了一大脸盆的墨汁,然后毕恭毕敬地请张旭为自己题字。张旭大喊一声“好嘞!”他立即起身,将纸挂在墙上,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张旭跑到墨盆旁,一头扎进了墨汁里,用头发沾墨,甩头挥发,在墙上一顿狂草,三下两下功夫就完成了作品,豪放地说:“杨国舅,拿去吧”,说罢就一头倒在床上呼呼大睡起来。杨国忠看着张旭的书写方式惊得目瞪口呆,再去看看墙上的字迹,真的是笔走龙蛇,肆意洒脱,字迹似万马狂奔,气势磅礴。自古以来,能像张旭这样疯疯癫癫、肆无忌惮作书的人世间少有。此后,张旭便又多了一个雅号叫“张癫”,而那幅用头发创作的书法作品更是被视作“旷世珍品”珍藏了起来。

(10)【求法】

褚遂良的父亲在李世民的文学馆任职时,褚遂良便有机会接触到欧阳询、虞世南,有机会和父亲的两位老朋友学习书法。在两人的悉心指导下,褚遂良的书法技艺得到了进一步的提升。

褚遂良向虞世南学习书法的时候,有一天他问虞世南,我的书法和智永祥师的书法比起来谁的更好一些。虞世南笑着对褚遂良说:“智永禅师的书法一个字能够卖到五万钱的价格,你的字可以吗?”于是褚遂良又问:“那我和欧阳询的字比起来呢?”虞世南又摇了摇头说:“欧阳询能够用任何笔纸,随心所欲地写都能写得非常好,你能做得到吗?”褚遂良听后有点儿沮丧,问道:“那我什么时候才能达到这样的境界啊?”虞世南于是就恳切地对褚遂良说:“你只要勤于练习,将运笔的方法和手中的毛笔默契配合起来,就一定能写好书法,这就是书法的秘诀和最高境界。”褚遂良听后茅塞顿开,高兴地走了,之后经过勤学苦练,最终成为了一个时代的书法大家。

(11)【写春联】

东晋书法家王羲之,有一年从山东老家移居到浙江绍兴,时值年终岁尾,于是王羲之书写了一幅春联,让家人贴在大门两侧。对联内容是这样的:“春风春雨春色,新年新岁新景。”可不料,因为王羲之的墨宝独步天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为时人所景仰,此联刚一贴出,即被人趁夜揭走了。家人告诉王羲之后,他也不生气,又提笔写了一幅,让家人再贴出去。这幅写的内容是:“莺啼北里,燕语南郊。”谁知天明一看,又被人揭走了。可这一天已是除夕,第二天就是大年初一了,眼看着左邻右舍家家户户门上都帖上了春联,惟独自己家大门上空空落落的,急得王夫人直催丈夫赶快想个办法。王羲之想了片刻,灵机一动,又提笔写了一幅,写完后,让家人先将对联剪去一截,把上半截先张贴于门上:“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夜间果然又有人来偷揭。可在星光下一看,看见这幅对联写得太不吉利。尽管王羲之是书法名家,可也不能将这付充满凶险预言的对联取走粘贴呀。来偷揭的人很懊恼地趁着夜色偷偷溜走了。大年初一早晨天蒙蒙亮,王羲之即亲自出门将昨天剪下的下半截分别贴好,此时已有不少人围观,大家一看,对联内容已变成:“福无双至今朝至,祸不单行昨夜行。”众人看了,无不击节叫好,拍掌称妙。

(12)【羲之爱鹅】

许多历史中的艺术家都有自己的爱好,有的爱花,有的爱鸟。“陶渊明爱菊、周茂叔爱莲、林和靖爱鹤、王羲之爱鹅”,是为“四爱”。今天要讲的就是王羲之特殊的癖好——不管哪里有好鹅,他都会兴致勃勃地去看看,或者直接把它买回来玩赏。

会稽山阴这个地方有位道士,他想要王羲之给他写一卷《黄庭经》,正如后来李白在《送贺宾客归越》中所写的“山阴道士如相见,应写黄庭换白鹅”诗句,引用的便是这个典故。可他了解王羲之不是那种到处轻率留下墨迹的人。后来,他打听到王羲之特别喜爱白鹅,就特地购置了一批品种上好的白鹅进行饲养。

王羲之听说道士家有好鹅,便情不自禁地跑去看了。当他走近那道士屋旁,正好看到河里有一群鹅在水面上悠闲自得地浮游着,嬉戏着,一身雪白的羽毛,映衬着高高的红顶,实在惹人喜爱。

王羲之在河边看着看着,就入迷了,简直舍不得离开,就派人去找道士,请求把这群鹅卖给他。

那道士堆了一脸的笑容说:“既然王公如此喜爱白鹅,那就用不着破费了,今天为了我们间的缘分,我把这群白鹅全部送您好了。不过我有一个不情之请,就是请您替我誊写一卷《黄庭经》,不知王公能否应允呢?”

王羲之立马爽快地答应了,那群白鹅也就自然被王羲之带了回去。

王羲之喜欢养鹅,其原因固然是文人雅事、陶冶情操,但更为关键的是,他能从鹅的体态、行走、游泳等姿势中,体会出书法运笔的奥妙,领悟到书法执笔、运笔的道理。他认为执笔写字时食指要像鹅头那样昂扬微曲,运笔时则要像鹅掌那样拨水,方能使精神力量贯注于笔端。

王羲之爱鹅还有另一个版本:据《晋书·王羲之传》记载——会稽山阴这个地方有位老太太养了一只好鹅,王羲之得知后派人去买,老太太不卖。王羲之便邀请了好朋友一同前去观赏。老太太听说大书法家王羲之要来,内心高兴得不得了,这一高兴不打紧,这白鹅便成了款待他的牺牲品,王羲之到来后见鹅已死,终日叹息不已。这个典故虽情节简单,但也十分鲜活地表明了王羲之爱鹅心切的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