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母校

2020.11.05 阅读 723

  已是金秋十月最后一天,又逢周六。天高云远,阳光温暖,星火赣县驿风侠驿长,令旗挥动,十多位驿友便奔驰在客家古镇田村的路上了。

一天的行程脚步匆匆,一天的风景目不睱接;一天的感动缘于人性光芒,一天的收获溢满在胸怀。


不必说契真寺的久远历史,宝华寺的禅语梵音;也不必说田村花灯的争奇斗艳,瑞峰山的突兀险峻;更不必说黄元米果的软嫩清香,田村水酒的地道纯正,坪内古榕古宅的文化底蕴了……

单就我的母校田村中学,就让我情不能禁,内心暖暖,宛如深秋的阳光。

  汽车刚下高速,几滩左拐就驶进了那条熟悉得不能再熟的山路了:从几滩到黄屋,从黄屋到小溪,从小溪到半埠,从半埠到枫树桥,这条曾经步行丈量了三年风风雨雨求学的山路,在车窗外不停地掠过。我和玉儿依然深深记得,30里蜿蜒的山路上,每一个弯道,每一处陡坡,每一座石桥……

记得,小溪路边那棵大榕树下,我们放下书包歇息的情景;记得,半埠山坡旁竹林里的那眼清凉的山泉,我们曾在那里喝水乘凉。

记得,路边那两座落满岁月斑驳印记的古茶亭,我们曾在这里躲避过一场场突如其来的大雨;记得,岸水桥对面山崖的映山红,年年初夏,如期绽放着嫣红,弥散着清香……

  走进母校,已是下午4点了,映入眼帘的,是一幢高大雄伟的综合办公大楼,粉红外墙在秋阳映照下,显得格外静谧柔美;校园内,硬化道纵横,路面宽敞洁静;花坛里,常绿植株枝繁叶茂;道路旁,天竺桂郁郁葱葱,一片苍翠;生活区和运动区,教学区和办公区,依山势建筑,层次分明,错落有致……

昔日母校,早已旧貌换新颜了。三十五年前,在校园学习和生活的痕迹,全然湮没在岁月的风尘中。当年的四合院,已夷为平地,建设成为篮球场了,走到球场中央,正是院中玉兰树的位置,隐约可以闻到浓郁的花香。

  顺着球场望去,便是当年文科班的小教室,依稀忆起自己坐在教室第一排左边靠窗的位置,窗户有些破旧,窗沿上的泥土也有些脱落。透过窗户,向外可以看到简陋的小便池,男生女生仅隔着一堵土墙;不远处,是一片翠绿的柚子林,春天里几十棵柚子树开着灼灼的白花,淡淡的馨香时时随风飘进小教室。

记忆中,仿佛还有成群的蜜蜂,在柚子树下、板栗林里嗡嗡的闹着,几只斑斓的小蝴蝶,在花树间翩翩起舞。

其实,小教室早已不复存在了,簇新的教学大楼拔地而起,透过窗户望去,教室宽敞明亮,桌凳崭新,班班通设备配置齐全……

  恍惚间,恩师们的容颜笑貌涌上心头:每天清晨和夜晚,为我们点亮马灯的刘老师;在我们高考失利、彷徨苦闷、迷茫无助的时候,顶着烈日酷暑,翻山越岭,苦口婆心地为我们擦亮一盏盏心灯的姚老师;课堂严谨、不拘言笑的汉生老师;喜欢穿白衬衫白球鞋,性格桀骜不驯,课堂灵性十足的荣华老师;头发蓬乱,胡子拉渣,操着浓重乡音的普通话,周六挑着担子和我们一起走路回家的新明老师……

众多的恩师们,宛如夜空闪烁的星光,照耀着我们求学前行的路。

  我和玉儿漫步在校园里,不停地寻找着曾经的记忆。惟见坡下路旁一棵高大的苦楝树,似曾相识,应是当年茶叶带上仅剩的吧。楝树虬枝伸展,苍翠如斯,依旧在默默守望着母校的前世今生。

远方,驿旗在坪内村声声召唤。一抹深秋的阳光,映照在校园那尊腾飞的希望雕塑上,熠熠生辉。

——2020年11月于花园新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