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说的小黄,是一条可爱的小狗狗,不是我家的,是西山坪四合院邻居王晋渝(音)家的。

那是七几年时的事情,晋渝哥长像就象电影明星达式常一样,英俊洒脱,很是让人喜欢。

有一年,他家开始养了只小黄狗。那时场部没有人养狗的,只是有养些鸡鸭鹅、鸽子的。一开始养,都是在屋头,很少放出来。小狗毛绒绒的,我们每每背着书包放学回家,看到可爱的小狗狗跑出来,都会逗弄一番。

它初出来是很谨慎的样子,看到我们,来回张望,如果走近它,它会迅速跑回它家屋头。慢慢的院子里的人们都叫它小黄。

我曾经与狗有两次不愉快的接触:一次是七O年跟父母回老家探亲,在姑奶奶家的庄子上,由于耐不住长辈们的长谈,光想跑外边去看看,不曾想,那时农村家家户户都养着狗,一只狗吠叫,会引来全庄的狗围观、犬吠,欺生,甚至围攻。

还有一次,是在龙华小学北边的江家山,江波妈妈是我们的班主任,那时同学们有时会去老师家串门。那次,在他家屋后的坎下,竹丛边,被他家的黑狗咬住了手指,老师赶忙给清创处理。

有了这两次与狗的不对付的经历,我从心里是有些怕狗的。见了狗,一般是远离加防备。

而小黄是从奶狗就在一起的,渐渐地成了我们的伙伴,与我们游戏、玩耍,而且非常默契。我们去操场上,它也会摇着尾巴在人群中间与我们一样的挤来挤去。我们有吃的东西也会喂给它,有时把食物抛的高高的,它会跃起用嘴巴去接住,有时也骗它一下,投出一个不能吃的东西,它会随即吐地上,一脸嫌弃的走开,引得我们哈哈大笑,小黄给了我们太多的陪伴和乐趣。

渐渐地,小黄长成了一只青年大狗,健壮的体格,粗壮的前爪,跟它出去玩,很有安全感。虽然不是我们自己养的,但在一个院子里住着,就像自己养的似的,常常脚跟着我们跑东跑西,成玩伴了!

那时,场部招待所东边有个一队的采石场,采过石条后,下边形成水塘,水很清。采石面成为了峭壁,可能有8、9米高,也成了我们攀岩的去处。攀上顶,上边是一队的葡萄园。小黄虽然不能攀爬,却会从招待所围墙外上去,早早的在上边摇尾巴等着我们。小黄是灵精的,也是忠诚的。

那一年春夏之交的一天,小黄突然很烦躁,引得我们一溜小跑,跟着它径直来到采石场,我们跑到下面时,小黄已经上了崖顶,看见它在上面痛苦的打滚,然后是直接坠落崖下,重重摔在石头上,不再动弹。

我们跑去告诉晋渝哥,他去把小黄抱了回来,后来埋在哪里都不记得了,只记得埋了。

其实,很多人都有这样的过往故事,让人偶而想起时充满怀念。小黄就这样与我们在西山坪有一错而过的所遇和一段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