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号所有文章、图片(除注明外)均为原创,任何平台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违法必究!鼓励原号转发群发,如有合作意向,请联系我们。]

  本号推出专栏“兵史揭秘”,以战争亲历者的身份,揭秘当年真实而精彩的战斗故事。

本期讲述人:孙同盛

孙同盛(右)与夏侯苏民(1945年于山东平度)

  孟良崮战役,华东野战军共投入九个纵队,27万人。第1、第4、第6、第8、第9纵队担任割裂围歼整74师的任务,以第2、第3、第7、第10纵队担任阻援任务。

  9纵担任正面主攻的部队是25师73团。她起源于1932年4月由中共掖县县委和掖县特支组建的一支秘密特务队。这是胶东第一支革命武装,后来编成山东纵队5支队第13团,就是胶东家喻户晓的“老13团”,经历了无数次大大小小战斗,敢打敢拼,作风顽强,逐渐成长为胶东主力部队,一年后(1948年9月)的济南战役中更成为赫赫有名的“济南第一团”。

第9纵是华野最能打硬仗的主力纵队之一,而25师73团则是9纵公认的第一主力团。

率领这支钢铁战队的则是外号“孙瞎子”的团长兼政委孙同盛。土生土长的胶东人孙同盛来自山东牟平县,1938年3月参加八路军。由于眼睛高度近视,离了眼镜就看不清东西,所以特别熟悉的人都不叫他大名,直呼“瞎子”。别看他眼睛不太好使,可是打起仗来十分勇敢,先后负伤五次。长期的军事斗争,使他成长为一名军政双全,有勇有谋的优秀指挥员。

  1947年3月下旬,国民党军纠集13个整编师(军)、34个旅,25万余人,分别编成汤恩伯、王敬久、欧震三个机动兵团,对山东解放区实施重点进攻。4月上旬,国民党军以一部兵力打通了津浦铁路徐州至济南段和临沂至兖州的公路,占领鲁南解放区后,三个兵团分别由临沂、泰安、泗水向鲁中山区发起全线进攻,企图寻找华东野战军主力决战。

面对国民党军“密集靠拢、加强维系、稳扎稳打,逐步推进”的审慎战法,华东野战军一度苦于找不到歼敌战机。从3月下旬至5月上旬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华东野战军主动出击,但除了4月下旬在泰安歼灭了敌第72师主力外,其余大量歼敌的计划均未实现。 5月初,正当陈毅、粟裕拟以三个纵队南下鲁南、苏北,进一步调动敌军之际,中央军委和毛泽东于4日、6日接连给陈毅、粟裕发来两封电报,对华野的作战提出了重要指导意见:“ 敌军密集不好打, 忍耐待机, 处置甚妥, 只要有耐心, 总有歼敌机会。”同时强调“ 一不要性急, 二不要分兵, 只要主力在手, 总有歼敌机会。” 并指示华野进一步向东北方向后退, 诱敌深入,相机歼敌。据此,陈毅、粟裕于5月上旬调整部署,将主力东移,后撤一步,以打破目前僵局。

华野副司令员粟裕指挥作战(来自网络)

  华野主力大踏步东移,令蒋介石、陈诚对战局产生误判,认为华野“攻势疲惫”,遂于5月10日命令各部兼程前进,跟踪追剿,以实现在鲁中山区与华野主力决战之目的。顾祝同接旨便催促三个兵团放胆向博山、沂水一线快速推进。右翼汤恩伯的第1集团,以整编第74师为先锋,在整编第25师、第83师的配合下,不待第2、第3兵团统一行动,于5月11日自垛庄、桃墟地区进攻坦埠,企图乘隙占领沂水至蒙阴公路;另以第7军及整编第48、第65师在左右两侧担任掩护。

机会来了。5月11日晚,华东野战军侦察部门获悉汤恩伯发给其部下的电报。陈毅司令员、粟裕副司令员连夜召开就近第1、第4、第8、第9纵队及特种兵纵队领导人作战会议,12 日晨下达了以第1、第4、第6、第8、第9纵队担任割裂围歼整74师的任务,以第2、第3、第7、第10纵队担任阻援任务的命令,并决定战役于13日黄昏发起。

4月下旬,华野集中三个纵队攻歼泰安守敌第72师,9纵在蒙阴城西面的白马关阻敌整编第11师,随后部队拉到临(沂)蒙(阴)公路一带阻击敌整编25师。30日,73团“三打黄崖山”,2营在1营一个连的协同下,歼敌一个加强营,俘敌100余人。接着,部队连续跑了十来天的路,给敌人造成东撤的假像。

部队在行进中,一辆摩托车急驶而来,车上通信员大声呼喊:“华野首长命令,部队停止前进!”随即,师部的通信员也飞马赶到交给孙同盛一封信:“敌74师已陷入我包围圈内,你部迅速进驻五台官庄待命出击!”

华野部队大踏步东移诱敌分兵(来自网络)

  华野已经在运动中把自峙实力雄厚、大胆冒进的整编74师包围于孟良崮地区。

整编74师号称蒋介石的“五大主力”之一,全军三万人,全副美式装备,并由美军顾问当“教头”。这显然是一头巨兽。

围歼整编74师于孟良崮,华野首长决心“群殴”:以五个纵队主攻,四个纵队打援。

孙同盛接到的任务是率第73团为9纵队主攻先头突击团,迅速向孟良崮地区推进。纵队副司令兼参谋长聂凤智特意交待:遇到敌人坚决消灭之,风雨无阻,不顾一切前进,直至全歼74师。

孙同盛手绘作战图

  第73团遂以1营、3营担任主攻,2营为团预备队,首先向朱山和牧虎山攻击前进。

5月14日清晨,营长王玉芝带着前卫3营赶到汶河北岸,与敌58旅警戒部队遭遇,将其击溃,强渡汶河,迅速登上对岸,并乘势夺占了朱山。

据守牧虎山的敌人依仗着陡峭的地势负隅顽抗。这时,一位被敌人捉去当挑夫的老乡从山上逃下来,主动请愿当向导,带着3排从一条小道绕上山。3排长高云龙与战士们出其不意地出现在敌人面前,与敌人展开白刃格斗。1营则从正面发起攻击,敌人大部被歼,小部分往西南方向溃逃。

拿下牧虎山后,1营与3营继续向前攻击。当天上午11时,1营攻占了黄石山,3营接着攻上大老峪西山,并击退敌人多次反击。12时,2营夺占330高地,敌58旅旋以营、团规模发起冲击,意欲夺回阵地。2营连续击退敌人两次进攻,并在3营配合下击溃敌一个团。

经过一夜激战,翌日正午,73团接连攻占当阳西北高地和焦家峪,彻底扫清孟良崮的前沿阵地。

  孟良崮耸立在战士们的眼前。

山势陡峭,怪石峥嵘的孟良崮,仿佛狼牙交错地一溜儿排开七座山峰,由西往东依次是520高地、西540高地、东540高地、600高地、670主峰,主峰再往东650高地、620高地。

奇峰连绵的孟良崮

  5月16日凌晨3点多,73团指挥所里,鲁泉副政委和王济生副主任分别下到1营和3营去了,牛峰山参谋长负责指挥炮兵,团领导只有孙同盛一个人。通讯联络中断,前方战况不明,走又走不开,急得他如同火烧火燎。

侦察参谋杜长德从前线回到指挥所带来的消息很不乐观:夜间攻击联络困难,1营和3营都有部队找错方向,2营也和各连失掉联系;打到最前面的3连进到西540高地前沿,遭到敌人疯狂反击,战斗形成了僵局;3营攻打东540高地遇到敌人猛烈反击,营部书记迟浩田组织营部勤杂人员会同8连、9连一度攻上高地又被敌人反击下来。当杜长德说3营请求使用二梯队7连时,孙团长果断地说,现在还不行,不到最关键的时刻不能使用预备队。

正说着,师长肖镜海打来电话。孙同盛刚汇报了几句,就听肖师长说:“好啊,你们打得不错,抓了200多俘虏,3连还打到了敌人鼻子底下。当前要赶紧收拢部队准备迎接总攻,歼灭74师的任务今晚一定要结束。你团的任务首先夺取540高地,然后攻击600高地,最后向孟良崮主峰攻击。”

  “是,保证完成任务!”孙同盛放下电话,立即卷起地图说了声:“走,指挥所转移到540高地,靠近3连。”

拂晓,华野发起孟良崮战役全线总攻。

540高地,孙同盛透过望远镜发现敌人有南逃的迹像,随即命令董万华率1营由东、西540高地之间猛插过去;命令王玉芝率3营直插东540高地;命令2营营长张宏志率4连、5连向600高地展开进攻,牛峰山参谋长负责指挥;1营、3营占领东、西540高地后,围攻600高地。

经过一番激战,73团登上了540高地顶峰,又攻下了600高地主峰。

孙同盛带着团指挥所紧跟在主攻连后面,靠前指挥。战斗到了最关键时刻,孙同盛将3营的二梯队7连投入战斗,副政委鲁泉组织团部后勤人员、炊事员、司号员、理发员、卫生员充实到一线主攻连队,向670主峰冲击。

  战场上,以670主峰为圆心,华野几个纵队千军万马象无数条河流涌向那里,向主峰发起最后的攻击。

73团指挥所旁,一支身穿新四军服装的部队插过来,领头的是4纵的一位团长,不久又有1纵的一个副团长带着几十个人过来,目标都是670主峰。

部队挤在一块,大家一看,这么混乱不行,应该统一指挥。三个团长合计一下,推举情况比较熟悉的孙同盛团长负责统一指挥。孙同盛也不推辞,摊开地图指示攻击目标,部署任务:4纵一个团从右侧沿西南山脚攻击;1纵的副团长负责组织火力支援。来自三个纵队的混编部队向主峰勇猛攻击。

被我军俘虏的整编74师官兵(来自网络)

  孙同盛在望远镜中看得很清楚,主峰上的敌人困兽犹斗,非常顽固,向崮顶冲击的我方战士进展缓慢。团属炮兵没有跟上来,蓦地,他的目光落在指挥所不远处。那里赫然摆着几门山炮。3营在战斗中俘虏敌山炮营士兵六、七十人,缴获六门美式山炮。他顿时灵机一动,叫来便衣班长嘱咐他从俘虏群中找几个人,用敌人的山炮轰击崮顶的敌人。

炮声怒吼,炮弹准确地落在敌群中,炸得敌人兔子一样四处乱逃。一会儿,崮顶西北角上的敌人摇起白旗。正当3营战士要上去受降时,敌人在督战队的威逼下又开枪射击。

孙同盛怒不可遏大吼一声:山炮,轰他狗日的!

  在山炮不停歇的轰击下,73团集中兵力从正西面和西北角发起勇猛冲击,3营代副营长单忠福率7连和特务连首先攻上崮顶。与此同时,兄弟纵队也从南面、西南面攻上来。

下午3时许,孟良崮战役胜利结束。

左起:迟浩田、孙同盛、王景昆、刘奎基

  【人物小传】孙同盛(1918年3月——2005年11月24日),山东省牟平县莱山镇(今烟台市牟平区)人。1938年3月参加胶东八路军,1939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3军1大队和胶东第5支队政治部干事、科长、宣传队长,胶东第5旅13团1营3连副指导员、指导员,1营副教导员,团政治处组织股长、政治处主任、团长兼政委,华野第9纵队25师73团团长兼政委,26师副师长,27军80师副师长,华东军政大学高干团教育长,空军第7师副师长,空军第16师师长,空军第5军参谋长、副军长,南京空军司令部顾问。孙同盛亲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先后参加了胶东反投降之战、奇袭牙山、榆山会战、莱芜战役、孟良崮战役、济南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淞沪战役和抗美援朝指挥空16师对美军飞机作战等。曾荣获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独立功勋荣誉章和朝鲜人民民主共和国二级国旗勋章。

资料选自:《济南第一团》(慕彦夫、康天申著,解放军文艺出版社出版)、《学习战争》(孙同盛回忆录)

  此剑总长50cm、刃长35cm、柄长13.5cm、刃宽2.8cm;剑身采用全手工地肌精炼钢夹钢古法锻造,纯手工精细研磨、上研;剑柄及剑鞘为木芯外包精雕白铜及黄铜;护手采用铁装嵌铜丝;整剑非常精致且包装大气,非常适合送礼及收藏。

《共和国两代军人》编辑部

统筹:毛战海、杨少华

媒体顾问:李红梅

文案:冯杨

美篇制作:冯杨

助理:阚文言

推广:李黎、龚小平、山里人(孙德华)、毛建军

外联:林平(135 1682 9260)

范晓莹(13777888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