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日,一直在看潘天寿先生的遗作。

昨日,用一整天的时间,把他最重要的代表作初初临摹了一遍,欲窥一二。

先生师承徐渭朱耷石涛李叔同吴昌硕,用功在大写意,作品浑朴大气,雄闊奇险。

先生的观点,言简意赅,迷茫时闻之常会有茅塞顿开、迷津得指的妙处。

末学整理一些个人感受较深的论语,与大家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