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国庆节,武汉就有了秋意,秋意在一个多雾的黎明悄悄的来了,中午气温渐渐升高下午便不见踪影。傍晚,我独自行于长江北岸的沙滩上。一泻千里的江水, “一道残阳铺水中”形成了“半江瑟瑟半江红”,晚霞斜映下的江水看上去好似红艳艳的,而绿波却又在红色上面滚动。秋风掠过江面,宽阔的江面上水缓缓地流着,远远望去,整条江像长长望不到头拂动的丝绸。长江畔两边的蛇山、龟山也失去夏日的翠绿水淋,被一层紫气笼罩着,崇高而又庄严。山腰上,枫林醉红了脸,灿烂得照亮了江城的半边天!

带江水味的风扑向江边的人行道踮起脚尖掠过人行道上法国桐树顶,染黄几片叶子,然后乘着一阵风掠过街面顺道往前飘然,从马路边高楼林立的缝间离去。“秋意渐起,秋风渐凉,”风吹进楼房的窗里,人们感到一阵凉气。太阳落山了, 秋风刮来了,来得是那么猛烈,卷起漫漫马路上的灰土,风凄凉凉的,江滩上的一行行防汎树的叶如蝶,如精灵,在天空中久久飘零,不肯落下。好一会儿,它又安静地躺在地上,我看着着一片片飘落的树叶,不禁思绪万千。秋风扫过落叶,它最后将深入泥土,“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坠落在秋天的叶,溶入泥土成为大树养料,孕育着春的希望。在来年春天的萌芽里,一定有秋叶淡淡的微笑。滋养延述植物的生命,落叶美丽、岁月的轮回。

  从古至今伟人、文人墨客对秋天:有着特别钟爱,留下吟咏秋天的许许多多诗文名句。

秋天在文人墨客笔下充满自然凄美。万物萧条,几分苍凉,悲凄,萧条~悲情,衰落。

在伟人毛泽东的作品里,根本找不到悲秋情结。他对待秋天的态度,从来不盲目追随古代文人“自古逢秋悲寂寥”的主流意识,而是像:(唐)刘禹锡《秋词》中“我言秋日胜春朝”那样。毛泽东作为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站在时代的高峰上,以他博大的胸怀、伟岸的人格,采用昂扬激越的诗词语言,创造了无与伦比的咏秋意境,令人深思,令人振奋,具有无穷的审美魅力。鲜明地赞美秋天。

毛主席对秋天特有感情。他有多首诗词写于秋天,创造的“秋”意象 ,卓尔不群、不落俗套凡响,耐人寻味,充满着特别的风采和神韵。

《采桑子·重阳》,这首诗我们最熟悉,这首诗也是毛泽东写秋景的佳作。诗中:“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重阳。今又重阳,战地黄花分外香。不似春光胜似春光”毛泽东的这首词却脱尽古人悲秋的苍凉。它首先给人以强烈的美感享受,并从而又给人以刚毅的意志的鼓舞和智慧的理性的启发。这是诗的最高的意境。

沁园春·长沙

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漫江碧透,百舸争流。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怅寥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在这首词中,毛泽东以他特有的胸怀、气魄和艺术眼光,用多种视觉观察秋天,在毛主席的笔下呈现秋天美。旷古绝伦地谱写了一曲革命人生的壮美颂歌。

秋天的风、叶、阳光,汇成一首静美的诗,又是一幅绝妙的秋景图。图画中蕴藏了许许多多的人生哲理,只要我们积极求索,就可以领悟。图画中展现了多姿多彩的人生,咏秋!通过对秋天事物的描写,表现对生命的赞美。黄昏后的夕阳余辉的更显得动人、美丽!

读秋景,读到了对待生命的热度和亲切。写秋景,写出生命如歌、夕阳如画的美景,给予人的不仅仅是美好,更是一份鼓励,让我们更好的面对生活。


随笔 于2020年10月30日

文中图片(1、3)由陈国洲供稿,其图片匀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請联系珊除。谢谢!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