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去来兮

徐浣

<p>独在异乡为异客,遥望飞鸟,隔着太平洋思念家园。良辰美景奈何风云突变,宅居旧金山无法归田。</p>

<p>数次买票,无论多贵,却总是在付了钱后被告知飞机撤销或行期延迟,已付款项则三个月后才可退还,真是发火都不知找谁!</p><p>一拖再拖,等到中美航线略松,确认两张靠谱的,从上海入境的回程机票,总算与歪七扭八坚挺着的美国时局告别了。</p>

<p>富贵非吾愿,帝乡不可期。</p><p>下决心回国,必须一切按部就班。</p><p>登机前三天,要去做核酸检测,</p>

<p>然后通过微信小程序注册“防疫国际健康码”,得到中国领馆确认,凭着绿点不时滚动的二维码,在有效时段内办理登机手续。</p>

<p>旧金山机场没像传闻中的空寂无人,仍有不少乘客,但却无往日喧嚣,人人口鼻遮罩,行走匆匆。</p>

<p>办理乘机手续时,可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填好中国入境必须有的“健康申报码”。提前握此“通行证”,省时间,少麻烦。</p>

<p>航行十几小时后,终于脚踏中国海关,惊恍犹入太空世界,工作人员服饰统一,设备齐善,全副武装,严丝合缝,吴侬沪语,闻其美声,不见本尊。</p>

<p>再次扫描申关二维码,填报旅客各种信息。</p><p>握持国内手机号码,尽管不太熟练,但还算顺利。眼看那些更年长者,拖箱携包,步履蹒跚,目涩茫然,拿着手机不知所措,心中委实不忍。高科技甩下一代人,俺也快步入其列了。</p>

<p>入关检验护照,核酸测试,提取行李,拐来转去,走程颇多。归国归家了,心里高兴,但步行入国在两侧黑屏防线中间,略感不适,如若能换成一些彩色图像,哪怕是广告,动漫,是否会减轻这种压力颇大的紧张兮兮?</p><p>试想迄今为止,上海每天都有境外输入病例。作为国门第一关,严防死守,必须如此,也能理解释然。</p>

<p>过关折将,数小时机场不断行走,疲惫困乏,终于可以排队等车了。</p><p>没有说明解释,没有个人选择,机场统一安排旅馆,25人一组,轮到哪个旅馆就是哪。护照上交 ,点名坐上大巴,不知,也不问去处。</p><p><br></p><p><br></p>

<p>车行一个多小时,終到酒店,还要在车上等待扫码检查。工作人员仍是全副武装,严阵以待。</p><p>下车后自取行装,依次扫描医疗码,登记码,信息码,今后两周中必用。注册安排房间,一人一间,彼此不得相互走动。年龄大可以夫妻一间,加钱入住“豪华双人间”,两人14天几近一万元。</p>

<p>房间不大,一桌一椅外加靠窗一个皮面座榻。睡床较大,软硬合适,枕被齐全,看上去挺干净。但浴室毛巾干硬陈旧,不甚清洁。好在友人事先提醒,自备的毛巾,床单都用上了。</p>

<p>房间配备了瓶装水,手纸,垃圾口袋以及洗漱用品,热水壶等。因特殊时期,没有洗衣换床单毛巾等一般酒店服务,十四天闭门,皆凭自我调理了。</p>

<p>收拾停当,已是凌晨,饥肠辘辘,幸亏备了两包方便面,但无碗碟,勉强分俩茶杯冲泡,喝汤吞面抵饥。</p>

<p>翌日早8点,门铃响了,出门不见人,早餐置放板凳之上。取来一看,清淡量少,像“和尚吃的”。饭量于我尚可,先生够呛。</p><p>我俩商量,做好准备~“睡衣蓬头,横躺竖卧,吃上顿等下顿”,坚持半个月吧。</p>

<p>出门细看环境,不禁心中一寒。</p><p>这是门外的门把,乱七八糟包上多层膜,也不知防什么?我们在屋内,除了刚入住开一下门一直到离开酒店,都不会再碰。每天全副武装送饭的人,先把餐盒依次放在门前凳子上,然后快速按一下门铃就不见人影,不知防谁呢?</p>

<p>再看酒店过道,凳子上是送餐,凳下是垃圾。每天下午四点左右收垃圾,刚收完,晚饭又是一堆,几乎随时脏兮兮。</p><p>仔细观察,原本不错的地毯再铺上一层保护毯,凌乱土气不说,感觉不像星级酒店。人窝在这种氛围中,岂不心情压抑?好在我只是每天取饭时瞄上一眼,真不能要求太高了。</p>

<p>“躲进小楼成一统,管它冬夏与春秋” 。</p><p>房外过道的事管不了,开窗见见祖国的天。上海清晨的微风,多少抚去十个月的郁闷,回家了,眷然有归欤之情,何求?</p>

<p>这以后,每天“统一配餐”,早晨有粥及小面食,午,晚餐米饭一盒,菜肴差不多,两荤两素加小咸菜,大致同此,滋味如一。吃几次就乏陈了,但想想“大敌当前,能有人日送三餐,知足吧!”</p><p>不可以自订餐厅外卖,政策是“统一使用配餐,不随意接收快递(含外卖)”。即使能订水果饮料,也只有先放前台,下午四点统一由保安送门口。</p>

<p>朋友闻后相劝:逆向思维吧 ~ 特殊时期,有吃就好;补充营养,有鸡蛋真好;减肥消重,创造条件,挺好!挺好!</p><p>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p>

<p>入夜,远眺万家灯火闪烁阑珊,</p><p>蜗居,回顾疫情遭遇心绪万千。</p><p>张文宏大夫说得太对:中国人真听话,真怕死。美国人真不听话,真不怕死!</p><p>入国回家者,都需“听话”地经历两周被强制失去自由,由此得到举国亿人的安生无患;欧美国人,崇尚自由,岂甘受制于人?难免疫情失控,日均确诊几万…</p><p>格格不入的价值观,都在艰难地秉持着自己。</p>

<p>“世界很大,真想出去走走。” </p><p>十四天的天地,就是这斗室一间。从门直走到窗,一共九步,床头横跨五步必“撞南墙”。刚开始,分秒难捱度日如年,慢慢适应了,听话的中国人也就渐入佳境,“容膝易安,涉以成趣。”</p><p>开始自己洗衣服,用擦手纸清扫地板厕所,每天做做“八段锦”,“”五禽戏”,看看电视,和朋友视频聊聊天,心平气和的“吃斋念佛”了!</p><p><br></p>

<p>既难“引壶自酌”,也无“”有酒盈樽”,</p><p>只有伙食不佳填补饼干,</p>

<p>舟遥遥以轻飏,风飘飘而吹衣,</p><p>阳光明媚,洗晒衣物 ,半日即干</p><p><br></p><p><br></p>

<p>手机,电脑,电视,iPad,幸有诸宝陪伴,生活并非完全“关小黑屋”。</p><p>身处信息时代,能聊天可办公,网查天下事,居室联四方。</p><p>“悦亲戚之情话,乐琴书以消忧”,</p><p>每天都有亲朋问候,随时可借音乐解愁。</p><p><br></p><p><br></p>

<p>“禁闭”十余天,微信天天自报体温,有问题电话联系,始终不见人影,终有人说上几句话,还是罩头蒙面。自费120元,再做核酸检测阴性后,才能签发隔离解除证明。。</p><p>不计代价,不惜成本,少数人的自由,为多数人的生命让步,理当如此。</p>

<p>最后一天的告别,终于看到过道的整洁。十四天的寂寞,体验了斗室孤闷,</p><p>十四天的空间,束缚了思维局限,</p><p><br></p><p>“鸟倦飞而知还”,再难熬也得过,归家确实不易也得回!</p><p><br></p>

<p>出了门儿,见了人儿,能聚会,涨了神儿。</p><p>幸福其实很简单,有时就缺一碗热汤面</p>

<p>告别上海飞赴北京,喜见日月同光,</p><p>木欣欣以向荣,泉涓涓而始流。善万物之得时,感吾生之行休。</p><p>难得经历,过村无店,庚子逢疫,归去来兮! 此乃人生又一佳肴话题。</p><p><b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