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觉得喜欢旗袍的女子,宛若一朵古典的花。是水墨渐淡画布里的旖旎,是烟雨江南雨巷里的丁香,幽幽地盛开在时光深处。她的美,不仅融入了月色的淡雅,还赋予了古典的韵味。旗袍离我们不远也不近,刚好适合品味与迷恋的距离。


旗袍是温婉而典雅的,像一幅淡淡的水墨,在记忆的深处摇曳。“绿梦红笺添妩媚。雨洗青荷,沐透罗衣翠。”穿旗袍的女子,温婉娴静、婉约妩媚,香风细雨里,袅袅娜娜,暗香浮动,似出水的莲。

半立的衣领,纤细白哲的脖颈若隐若现;若水的腰肢,在苗条中起伏一份丰韵,勾勒出一份凹凸有致的玲珑曲线;高高叉开的下摆,隐约传递着一种神秘的性感和淡淡的诱惑,诉说欲语还羞的风清。

如果说,旗袍是一阙古典诗词,那穿旗袍的女子,就是古典诗词里的画。每个女子都有一个旗袍梦,旗袍对女人而言,是一种无言的诱惑和难舍的情结。穿旗袍的女子,举手投足间,一颦一笑间,都流露出似水的柔情和古典的风韵。
不是所有的地方都适合旗袍的出现,也不是每个女子都能穿出旗袍的风情。穿旗袍的女子多少要有点古典的韵致。“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女人着雨青色的旗袍摇曳而来,步履轻移地,一步是一抹丁香色的诗愁。

“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优愁……”戴望舒的《雨巷》里,那个丁香一样的姑娘,撑着油纸伞,独自仿徨在悠长又寂寥的雨巷。我觉得,她应该是穿一件丁香一样颜色的旗袍,因为只有这样,才会给人一种幽深又朦胧的美感。
是女人诠释了旗袍的韵致与美丽,还是旗袍成全了女人的婀娜与风情?旗袍让女人韵味十足,女人又赋予旗袍以灵魂。当一个有着优雅气质的女人,淡扫蛾眉,轻施粉黛,一步一婀娜,一步一妖烧,清艳如一树温婉的梨花,淡雅如一支清雅的百合,暗香移步,施施然向你走来,那景致,足以倾城。

我也想有一件得体的旗袍,不求华丽,不事张扬,只求舒缓闲适,静谧安然,就像有一段随心的恋情一样,舒适地存在着。月白的珍珠项链,腕上再戴一串新摘下的茉莉,在苗条中起伏一份丰韵,在淡雅里暗藏一缕幽香,风姿绰约,莲步轻移,那会是怎样一种美的韵致。

旗袍,是女人心底最柔软的情愫,她流动的韵律、古典的画意和柔美的诗情,是沉香水榭里的一帘幽梦,是女人最美丽的相逢。穿了这样的旗袍,是不是该走在江南的雨里,撑一把油纸伞,步履轻移地,幽香里一路闲闲地远去。


旗袍的女主人旁边,还应该有一位男主角,那会是谁?我不说,你说吧……

文字:宛若茉莉。

制作、编辑、校对:空中草原。

图片: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