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韭菜馅的,两个胡萝卜馅的,两个茶鸡蛋,一个菜饺。”一进门,我就先报上要的早点名。

“好——嘞!”老板娴熟地从旁边墙上的挂钩上扯下两个方便袋,掀开盖在保温箱上的笼布,将分装好的早点递给我。

刚出笼的包子,冒着腾腾的热气,整个屋子里飘逸着韭菜香。

“您今天多要了一样啊!”我突然一惊,老板居然知道我今天比昨天多要了一样——增加了一个菜饺。

算上今天,我也只在这家早餐店买过五次早点。之前,我都是在家属院大门对面的那家早餐店买早点。第一次光顾这家早餐店也是一个雨后的早晨,小女那天要比平常提前一个小时离家,我就比平常提前了一个半小时去门口的早餐店买早点。老板说,我要的包子还没蒸熟,还需要等至少十五分钟。我没有这么富余的时间在那里等候,转身就赶往巷子尽头的早餐店去碰碰运气。那里有三家经营早餐的店,数“营养早餐店”的人气最旺。一大早,等候买早点的人就已经从店里面排到了外面的人行道上,而只相隔了两个门面的另外两家早餐店门口则是“人疏马稀”。大家宁可排长队也要买这家店的早点,我猜想,这些顾客一定是这家店的老顾客。看店家卖的那些包子,和我之前经常光顾的家门口早餐店的包子大小没有太大差别,只是这家店卖的包子比家门口那家店卖的包子每个要便宜伍毛钱。

走出店门时,碰到了我们楼下的邻居也来买早点,他说他每天都是早锻炼完了,然后拐过来这家店买早点。原来,他一直是舍近求远啊。

小女说,今天的包子味道好像和以前的不一样,比之前的包子味道要好。我说,今天的包子是在另一家早餐店买的,如果你觉得这家店的包子味道比之前的要好,以后我就买这家店的包子。

   第二天早晨,我也开始舍近求远了。每次从进早餐店的门,扫码付款,到掂着早点离开,和老板的交流最多也就一分钟时间。而每天早晨在这家店里买早点的人,有旁边一所中学的学生,周围几个小区的居民,还有附近工地上的民工,少说也有百十人以上。每天早晨忙得团团转的老板,在上百号的顾客里,她可能会记住她欣赏的某位美女,也可能会记住她喜欢的某位帅哥,但她还能准确地记住一个只和她有过几次匆匆一面的老男人的购买习惯,这是我没有想到的。

   回家的路上,我突然感到一种莫名的幸福。

   昨夜的一场大雨尽情地泼洒到天明才停止,路面已被冲洗得一尘不染。一场秋雨一寸寒,雨后的清晨,天还阴沉着,气温比昨天低了不少,习习的凉风侵袭在身上,能明显感觉到这是来自北方的寒气,此刻,我仿佛突然切到了悄悄潜来的冬天的脉搏。但心里,却如刚买的包子,暖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