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友饶有兴致的聊起豆腐话题,也勾起了我对一段往事的回忆!

本世纪初,我来到浙南一家公司谋生。公司为了永续发展,高瞻远瞩,实施战略思维,聘请了一位银行退休老者做顾问,大家尊称这位老者为“老爷子”。

老爷子为人和气,每天工作两点一线,退而不休的日子,也委实让老爷子寂寞无聊了一把。我在老爷子隔壁办公,不久前,办公室来了位气质型美女小H,负责采购。来了新人,老爷子这个顾问自然要顾上问候了,闲暇时总要过来关心下。有次午饭,小H坐在了我身边,一脸不悦,我觊觎:“咋了?”她听罢,筷子一摔:“隔壁糟老头子没安好心,想吃老娘的豆腐,哼!”我分辨得出,小H的“哼”字极像是从鼻腔里发出来的。霎时,我顿然醒悟,原来吃豆腐还有这说法……

此豆腐非彼豆腐也!

说起豆制品,我还是喜欢妈妈腌制的卤豆腐。卤豆腐做法简单易学,大家若有兴趣,可以如法炮制。首先,将500克卤盐点的豆腐切成一公分厚、饺子皮大小方块,放在油锅里煎,两面颜色变黄捞出,置凉。然后,花椒5g、八角10g、桂皮2g、盐12克、老抽少许、水500毫升,中火烧开,小火煮十分钟,佐料的香味融入汤汁后,倒入容器,将煎好的豆腐片放入,封盖。腌制三天后即可吃。腌制卤豆腐片能补充人体所需的铁和蛋白质,早餐馒头、小米粥,配上卤豆腐片,味道儿清香可口,那叫一个美啊!

睹物思人,说起卤豆腐,自然想到了我的母亲,今年恰逢母亲19周年祭,2001年10月29日,爱我的母亲永远离开了我们!聊以此文,是对慈母的深情缅怀!

在外背井离乡,何尝不想与家人团聚。友人聊起豆腐,也令我突发奇想:何不回家开个豆腐坊,自由经营,豆腐做硬了是豆腐干,做稀了是豆腐脑,做薄了是豆腐皮,做没了是豆浆,放久了是臭豆腐,稳赚不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