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的十月,秋意渐浓,秋风萧瑟,落叶飘零。尤其到下旬的傍晚,天黑的早,气温下降,一场秋雨袭来,室外湿冷,屋里阴冷。虽未到立冬,大人小孩都望穿秋水般的盼啊盼,盼11月1号才启动的冬季供暖快点来临。


每到此时,自然而然地会念恋童年时曾经睡过的那盘暖炕。


我小时候跟父母及弟弟妹妹一家人都住在大院的平房里,每到冬天,家家户户是用铁火炉,做饭烧水烧煤炭时,会产生呛人的浓烟。连接火炉的长长的烟囱就从窗户玻璃上的圆孔伸到室外,由它将烟气排向空中随风散去。


那年月老百姓家没有电视,每到晚饭之后,会用煤面加烧土和成的煤泥把火“糊”上,用铁火柱在炉子中间捅个眼,能看见火炉里的火还燃着,盖上炉盖或放个冷水的铁水壶,早早就上炕睡了。


而那铁火炉也好像白天劳动了一天,夜晚被一砣煤泥“糊”得迷迷糊糊,不由自主的“睡着”后,屋子的温度开始变得越来越低……



滴水成冰的冬天,窗户的玻璃上结着冰花,水缸里飘着冰茬,墙皮并不厚重的老屋也不抗冻。在没有暖炕之前,尤其晚上脱衣服钻冰冷的被窩,真是件让小孩子发怵的事情。我们嘴里倒吸着凉气,哆哆嗦嗦把棉衣脱下,还都要盖在被子上,以求得多一份温暖。待半夜一觉醒来,想撒泡尿时,迷糊中摸摸露在被子外面的头脸,特别是鼻子,真是“拔凉拔凉”的,好一个难熬的冬天。


为啥要受这份罪呢?把火炉烧的旺旺的不就成了吗?殊不知,身居产煤大省的省会,那年月烧煤也是按人口凭票供应的,每月拿煤票去煤场买回煤来也得计划着用呢。否则图一时暖和痛快,到月底无煤烧饭,真成“月光族”,肚子就该“造反”、“闹革命”了。


那年代,市场上可没什么电暖气、热磁炉、暖宝宝等可售,有的只是橡胶热水袋,临睡前灌入热水,时间不长水就凉了,况且多数人家也是舍不得买的,于是聪明的北方人就发明了“暖炕”。


暖炕是什么概念呢?简单说,就是用木柴把土炕烧热,让它成为名副其实的“温床”。



暖床由炕洞(即烧柴的地方)、炕道和烟囱三部分构成,通过从炕洞点火烧柴后,产生的烟和热气通过炕底下通道后,再从墙上的烟囱排出室外,土炕由凉变热了,成为冬天的夜晚睡觉时非常暖和舒服的“床”。


晚上睡觉之前,提前把褥子铺开,被窝也展开铺捂在褥子上,等脱了衣服钻进暖融融的被窝里,劳作了一天的疲劳仿佛烟消云散,一夜好梦香甜,放心地打着呼噜说着梦话,那管它窗外大雪纷飞,寒风怒吼。被窝里的温暖,那种惬意是难以言表的。


农村有的人家,至今仍会在炕头垒个炉灶,利用烧柴做晚饭的工夫把土炕烧热,让整个屋子都变得暖意融融。



砌暖炕,不算什么高端难题,但也是个技术活儿,对于父亲来说,就是手到擒来的小菜。他用泥土加麦秸、沙子和砖块来砌成的暖炕,热的持久,热的均匀。我后来才知道垒暖炕之前,要事先要设计好的。首先在合适的墙壁上用砖头砌好走烟的烟道,待暖炕的烟道垒好后,与墙壁预留的烟道口紧密连接,在炕上面铺设好干土坯,然后将其仔细抹平,干透,不能有丝毫的缝隙,这是为了防止燃烧时产生的一氧化碳渗出,让人中毒。


暖炕若是做不好,炕不热不说,燃起的烟顺着缝隙往外冒,满屋子烟雾缭绕,咳嗽不断涕泪直流是小事,睡着了中了煤气连命也就交代了。


暖炕砌好后,需要的一个光溜平滑的长木头当炕沿,这炕沿约有一砖宽,其高度略高于土炕。炕沿下方位置,是“炕洞”,这是用于点火的地方,烧炕的燃料,是提前劈好的木头等可燃物,燃起的烟火顺着烟道,通过墙壁,一溜烟地从房顶上飘走的同时,土炕也就热了。


在炕洞里面烧柴,时间久了会有燃尽的灰和垃圾,需要及时清理掏出,以保持烟道通畅。



暖炕干透后,上面铺一张大草蓆,蓆片上再铺一个大毡子防潮,毡子上再铺个厚厚的炕被子,最上面就是棉布印花床单了。这种土炕的特点是冬暖夏凉,夏天睡在上面凉快,冬天烧把柴禾自然是暖和。


砌暖炕是技术话儿,烧土炕的活儿也别小瞧,柴烧的少了,炕不热不暖和,柴烧的多了,炕太烫,晚上让人翻来复去翻烙饼一样,热的睡不安生也不好受。父母亲深谙此道,爹早早就劈好合适的木柴,码垛在那里,娘每晚烧的柴禾不多不少刚刚好,儿女享受舒适的同时,最辛苦的是爹娘。


早上起床后,把被褥叠整齐,连枕头一起摞起来,放到炕的最里面,上面再盖一层床单布,这“内务”就算整理妥了。


为什么不能像现在一样,把被子收放到柜子里面昵?当年能有个大木箱,把全家人一年四季的衣服统统装在里面,就算是有办法的人家了,大立柜是听都没听说过的东西。


清晰记得当年还时兴贴“炕围子”,即围绕炕的四周,在墙上贴一层印有几何图或花卉图案的纸,显的漂亮又干净。现在装璜家,可是鸟枪换炮,都选择环保又漂亮的品牌墙纸、墙布来为生活增添乐趣了。



母亲自己给我们蒸馒头、窝头,那时并没什么“活性干酵母”,发面的时候需要自然界温度,夏天气温高不是问题,冬季就有点费时,她会把面盆放在热炕上利用土炕的热量,让面很快就发满一盆了。还有的人家生豆芽,就用一个瓦罐或大盆将豆子浸湿后在上面盖一块笼屉布,放在土炕上,不几天,鲜嫩的豆芽便生长了出来,成为一道可口的凉菜。


我们大冬天不慎患了感冒,咳嗽,流鼻涕的时候,大人们就让多喝水,躺在暖烘烘的炕上,喝碗红糖+姜水,盖上一床厚厚的棉被发发汗,用这种土办法就治好了风寒感冒病。患风湿或腰腿有毛病的人,睡暖炕也有利于病情,这简直就是在睡眠中“养生”么!


时过多年,高楼大厦拔地而起,老屋连同那条小巷,早已不复存在,但定格在记忆深处的那盘暖炕,有我童年的快乐,有父母浓浓的爱,以及由此发生的桩桩件件都充满温馨与幸福,它让我回味无穷不曾忘怀。


好的东西总是不会让人遗忘的,就像这暖炕,有它伴时光陪我入睡,这就是一种幸福的回味。


原创/八月桂花

园片/网络(鸣谢)


🌻 感 谢 朋 友 欣 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