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不断做着自己并不擅长之事,耗费时间,且承受压力。一旦成为常态,也就习以为常,即便已很在行,有专业无智慧,有知识无见解。一旦脱离,义无反顾,不二流连,难免生出干一行恨一行的心态。

大家毕业后从事审判工作,案件调查,询问勘查、法庭审理,那么多的眼泪、飞沫、谩骂、痛苦、各种情绪和心眼都要感同身受,没有把事情弄个水落石出,轻易不下结论。后来到了行政部门,只要领导喜欢,有利于开展工作,调查研究做做样子,无需你什么事情分彼此,辨是非、掂轻重、拿法度,知道得太多反而成为一种负担,得罪上司,同行嫉妒——正确的废话写了千千万。如今呢,从文件到文件从数字到数字,从表格到表格,从政策到政策,规范化代替了所有具体化,程序化忽视了一切针对性,从这个电子平台到那个电子平台,从这个网络程序到那个网络程序,一部手机所足不出户所有事情全都OK,电脑替代了人脑,网络替代了实干,便捷悬空了监督,活生生的人充其量成了现代科技的行尸走兽,造假(至少是凑数)成了一种普遍使用的手法,把多数矛盾和问题变成也网络中的纯技述处理,谢的造假技术高,谁就是功臣。在所有的电脑里随时爱你不商量地跳出色情暴力淫晦淫盗的插件无人管也管不了,要是谁的大脑里偶尔跳出一星一点思想的火花,那就是另类,是负能量,就是人人喊打的过街之鼠。面对这一切,无所用心地底头玩手机成了一种生命存活的常态,也不觉得没有什么不合宜的;觉得不适宜,只能说明你对新事物新生活格格不入。仅此判断,叶公好龙非真好。认识一位老司机,退休后,出行一概自行车公交车,再未动过方向盘,索性驾驶证也废之不验,料与我有相同心态。

  人之无恒,一无所成,工夫既至,大小能有所立足。工作心不在焉,应付状态,爱好则处心积虑,乐此不疲,别人以为玩物丧志,自己觉得玩物采真。未必出自真心喜欢的职业,但有变化,自会弃之不顾,执业与职业有别,择业不可不慎。待有朝一日从事了夙愿想往一行,深入其间,知其枯燥异常,或知其不过尔尔,旖旎遐思,云散烟消,兴趣顿时索然,转而冷漠此行,恨上此行。经此沉浸,方可抵达抽离之境。念念不忘,或因经历不多,如数家珍,或因家珍太少,却是社会性过于单一,但凡眼界开阔,与众生建立起连接与沟通,自会有所比较。

  判断自己,较之判断他人难,如何判断自己是不是这块料,便是自知之明。胡适致信吴健雄:“凡治学问,功力之外,还需要天才。龟兔之喻,是勉励中人以下之语,也是警惕天才之语,有兔子的天才,加上乌龟的功力,定可无敌于一世,仅有功力,可无大过,而未必有大成功。”手不停披,口不停诵,对未来的慷慨,是把一切献给怜取眼前的当下。先行动,高烧不退,渐入梦幻;再优化,无谓坚持,不如放弃。摆脱困境与忍受束缚间,妥协与坚持两难,纠结一生,原地踏步,激励未必是成全,杀君马者道旁儿。人中吕布,马中赤兔,若无身经百战的厮杀,断难认定其佳,哪能知道此即军中天才。乱世铁血交飞,人命危浅,玉碎宫倾,如此天才,不出也罢。

  念兹在兹,不在兹也念兹,便是干一行恋一行,将自己留在了昨天。爱好与职业一致,古来难觅,郑愁予《野店》诗里有这么两句:“是谁传下这行业,黄昏里挂起一盏灯。”真的喜欢这一行,便是点亮了这盏心灯,哪有挤不出时间,也就不会装出一副努力的样子,最不济时,也会做最好的自己。

挥洒芳华,日日自新,少年不惧岁月长,不断地更换营生,不停地进入陌生行当,转眼间已措手不及,感觉后悔选错行时,说明已然偏向。除去雅化因素,老年后的喜欢,多为童年时的愿望,弱为万物之初,幼为万物之始也。即目所见,不过少年时的一片烟火,已是泪流满面。得不到,能学到,以愉悦的心情老去,看似容易,实则不易。

  科研诚信困境,平台垄断威胁,协作效率低下,版权利益失衡,学术研究职业化的当下,民间不乏孜孜以求者。综挈纲领,分类排比,探赜索隐,推本溯源,若稍有所进,甚为欣羡,有惬襟怀,至于价值,多经不住检验。今遍地书画家,其中不乏痴迷者,一日之内,除却吃喝拉撒睡,尽浸其间,废纸三千。然观其作品,淡而不腴,平中无奇,真话比脏话难听,真就没人当面提醒老领导,回头一想,那也无所谓,人民群众喜闻乐见。

干一行恋一行是一回事,干一行成一行是另一码事。较之干一行恨一行,干一行恋一行不过求了个宁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