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会理古今对联选》

霁虹

今年初夏时,一日在西护城河边,遇见王坤老先生,适值傍晚,云天高远,惠风和畅。先生言,欲出一册《会理古今今对联选》。先生乃古城书家,一手娟秀楷书,远近闻名。将会理古今有名楹联整理,手书影印,即可为地方存留一份书法瑰宝,更淘滤出一份文学资料,以遗后世,此一大功德也。吾深以为敬,欣然点赞。

会理自古文墨书香,熏陶出许多文化人物。地理位置始然,经济繁荣,南来北往,商贾云集,历代文坛骄子,与此地文人颇有交集,雅集柳歌,艳雪幽光,鸥波倩影,诗话频频。古今才子,大爱胸怀,创作出无数文学作品,而楹联便是最丰厚的一部分。

楹联两大源头乃骈文和律诗,随之又吸收古体诗、散文、词曲等文体之特点,既有一定之格律讲究,又有其自由挥发之余地,宽严之间,尽可意会,神奇之处,难以言传。关键之在于灵犀、在于把握。由是也,非有大才不能写出上乘之楹联矣。

案上王老先生整理之书稿,輯选精严,每一对堪称佳偶,书艺高标,亦堪典范。得先拜赏,何其幸也。

庚子年中秋节假期写于会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