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子:

知青岁月似被大风刮起的羽毛,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可时空从未湮没过当年那些懵动经历和青春记忆,它至今仍在不经意地影响着一代人的情感和生活。无论你情愿与否,它总是那么固拗地隐秘在你的潜意识深处,一旦与现实生活相契合,便会被激活似地迅疾闪出,似山泉般跳荡着,在你的心田里流淌……。

(一)

告别漫长的职业生涯,闲赋在家。忙惯了,猛地闲下来,极不习惯。吃完饭,就抬头看表,还想拎包上班。老伴揶揄:你这是退休综合症!憋屋生百病,走,陪我去跳广场舞!闲着无聊,听听音乐散散心也好。

我们居住的小区分AB区,A区是别墅群,B区是复式和高层。小区位置优越,环境优雅,音乐喷泉,活动广场,草地,艺术雕塑、健身器材、超市设施齐全。

来到活动广场,老远就听到悠扬的舞曲,不同年龄段的舞者在领舞的带领下翩翩起舞,煞是好看养眼。那个领舞格外引人注目,紧身黑上衣、玫瑰红裤子,匀称的身材和专业的舞姿,尤其是头上盘的辫子……总觉得有几分熟悉,怎么这么象记忆中的一个人呢?走近,摘下眼镜猛擦,戴上细瞧,啊!是她!就是她!一个看似遥远的、但始终萦绕在心头,时常在梦中出现、呼之即来的那个人一一大辫子姑娘小芳!

  小芳姓路,是离我们知青队不远的路家庄的农家姑娘。父母的老闺女,两个哥哥的心肝肝,全家都宠着她,地里活从不让她碰。小芳十七八岁出落得青春水灵,白里透红的脸蛋就象刚剥了皮的鸡蛋,尤其她那乌黑油亮大辫子,同娘赶集时走在路上格外引人注目。走起路来象蝴蝶在身后左右飞舞,不知撩起了十里八乡和村里多少后生火辣的心!

俗话说:一家有女百家问,何况这么水灵惹人疼的姑娘!父母和哥哥一门心思就盼着她能走出乡庄,能在城里寻下个好婆家,过上好日子,有个好归宿!可乡庄毕竟偏僻,地广人稀,信息闭塞,想寻个好媒头谈何容易!父母和俩哥多次合计,奔着两条线索去招亲:一是在城里有工作的;二是当兵穿四个兜的!可这两类人混到那个地步后眼光都高,大都把娶亲目标定位城里工作人,不愿再找农村老婆成“一头沉”的累赘。于是,小芳就这么从十七八等到了二十多,仍然对象无果,但标准不能降低,等待仍在继续,父亲常鼓励打气:好饭不怕晚!也许,正是在这种情况下,知青,可能成了小芳心目中的第三种招亲“预案”。

(二)

我与小芳的初识,是在大队部看电影的那个夜晚。农村文化生活单调贫乏,几个月才能看场露天电影。那晚,大队部东边空地上放映老片子:《我们村里年轻人》,天刚擦黑,我便与三个男知青早早来到大队部,搬条长板凳到放映场地占位置。场上已来了不少人,放映尚早,我便在放映场地周围散步等候。这时东边大路上过来三四个村里姑娘,老远便能听到银玲般的笑声,走近,其中一个身材高佻,面如桃花的姑娘的独大辫子引起了我的好奇,要知道那年月姑娘的发型大都是清一色的“毛刷子”,也有两条辫子的,但象这种带有古典美的长大独辫,除了市剧团演小常宝的假独辫外,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真得是让人耳目一新,怦然心动!路边小伙子们的目光也都“刷”地盯住那优美身材和大辫子不带动弹。这几个姑娘从我身旁经过,大概是我的衣着与当地农村小伙不同,便引来她们有些好奇的目光,那个高个姑娘尤其多看了我几眼,引得同伴嬉笑私语。

估摸电影快放映时,我回到座位,巧了,那几位农家姑娘正好坐在我们前面,女性气息扑面而来,淡淡的雪花膏味儿清新好闻,沁人肺腑。那位长辫姑娘的大独辫就在我的眼前!在放映机射出的光线下显得格外乌黑油亮。随着大辫姑娘与闺蜜们说笑时身子的晃动,粗大辫发梢左右悠荡,象只蝴蝶在飞舞,有几次,带着皂香的发梢碰触到我搭在膝盖上的手指,柔柔的,痒痒的,一种奇妙的感觉使我的脸发起烧来,小心脏呯呯狂跳,不能自己。也许她也感觉到了什么异样,回头嗔怪地瞪了我一眼,我有些尴尬,慌忙从膝盖上收回双手,交叉在胸前,以示清白。她也将大辫收回到胸前……。银幕上演的什么,我再也无心去看,也看不清,脑袋晕晕糊糊,尽在兴奋中回味着那大辫发梢掠过手指时那种奇特幸福美妙的感觉……。

(三)

那天上午,我正在地里干活,队长叫我,说大队成立了文艺宣传队,支书点名通知让我下午带上二胡去报到。那年月人有个特长出路好处多,在校时我就拉得一手好二胡。下乡无聊,就带来解闷,晚上常纠集一帮男女知青敲锅击盆,跟着二胡吼嗓,打发枯躁乏味的时光,想不到这会还能派上用场。去宣传队,活轻工分高,走社串队演出,还能吃上好饭食,美差!

下午,我早早地就去大队部报到,老远,就听到一阵女声高亢嘹亮的豫剧花腔,那声音,调正音准,味浓韵长,听得出,唱者很有些功夫。我不由地赞叹:好嗓音!好本钱哪!进门,只见正在唱戏的竟是那晚看电影的独大辫姑娘!心中大喜:天缘啊!大辫姑娘看见我,微微一愣,止住嗓,桃花般的脸上现出暖人的微笑……。

宣传队长是早年从专业剧团下放回乡的肖老师,见了我很热情:听说你二胡拉得很专业,正需要你呢!来来,小芳唱一段。我这才知道独大辫姑娘叫“小芳”。小芳有着天生演员的潜质,并不怯场,也不怯生,她生动会说话的大眼睛忽地朝我“扫”过来,似秋水般明亮:“那就来段马玉涛老师的《看见你们格外亲》吧!”宣传队的伙伴们都围拢过来,我熟练地操起二胡,“过门”响起,小芳已立姿丁字步,秀气的大独辫甩在胸前,两双轻拈,我心里不禁赞叹:多么入眼的舞台造型啊!“小河的水情悠悠,庄稼盖满了沟,解放军进山来……看见你就觉得格外亲!”歌声甜美,余音绕梁,尾音未了,大伙就响起热烈的掌声。肖队长说:“书生二胡拉得好!小芳唱得也好!只是最后一句是看见你们就觉得格外亲,不是看见你!少了个们!”大伙一阵会意的哄笑,小芳满脸娇羞,不好意思地攥住大独辫,飞速朝我望了一眼,脸上顿时腾起两朵红云……。

(四)

宣传队的肖队长不亏为专业剧团下来的,很专业,高水平,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为宣传队编排了豫剧、曲剧、歌舞说唱、样板戏片段等等,这些节目短小精悍,很受社员们的欢迎,特别是文艺宣传队在公社演出大获成功后,名气大噪,各大队都先后邀请前去演出。

夏季的一天晚上,宣传队应邀到二十多里外的界中大队去演出。大队有部四轮拖拉机,大队支书带队,载上宣传队前往。界中大队很热情,在国营粮库招待大家吃白面杠子馍(一个四两),喝牛肉肚丝汤,这在当时就是招待客人最好的饭食了。

饭后演出,观众人山人海,两盏大汽灯将舞台照得雪亮。一个个节目都很精彩叫好,最后的压轴节目是歌舞表演《我为战备晒公粮》,小芳领舞,我操琴,小芳边舞边唱:“……太阳出来暖洋洋,簸的簸来扬的扬,备战备荒为革命,我为战备晒公粮……。”小芳优美的舞姿和甜美的唱腔,尤其是那系着红头绳、油光水亮的大独辫在身后蝴蝶般地飞舞,观众们看得如醉如痴,使劲地跺脚鼓掌,齐声叫好!最后一句唱完,群舞者环顾小芳定成极其优美的造型,小芳大眼睛射向我,忽晱忽晱,满脸娇媚,双眼闪出诱人的亮点……。

演出结束,大伙坐拖拉机返回。我攀上车厢后,看到小芳伸手向我:“书生,拉我一把!”我受宠若惊地伸出双手,拉着她柔软的娇手,心里一阵激动。小芳没找女伴嬉戏,而是就近紧挨着我坐了下来,好在天黑,谁也没注意,倒是我有些不好意思,悄悄地朝旁边闪出些距离。

拖拉机开着大灯,在乡野的土路上颠簸前行,演出非常成功,大家都很兴奋,一路上不停地说笑,可一向活泼的小芳却沉默少语,似有心事……。拖拉机轮子驶入下雨天牛车辗出的车辙内,车厢一阵倾斜,女演员们惊叫起来,惯性使得小芳不由自由地倒在我的怀里,我赶紧扶起她,手刚想躲,就被她软绵绵的热手紧紧地扣在我的手上,我想挣,挣不开,四下看,心呯呯狂跳,同时,能听得出,小芳的呼吸也有些急促,我不敢看她,手也不敢再挣,只好将紧扣的双手掩在两人身后。拖拉机驶上平坦大路,我余光偷瞄小芳,见她双眼微闭,似在睡觉,可左手却紧紧地扣在我的手上,越来越紧,再没分开……。

(五)

拖拉机驶到大队部门口,大伙下车后分手告别。小芳悄悄拉住我,轻语:“书生,送我回家!”口气短促坚决,不容推脱,我左顾右盼,大伙已散净,就剩我俩,虽说小芳家不远,距离大队部也就六七百米远,但乡下无路灯,一个孤身女子,又是大黑夜的,不能不送了。

我和小芳肩并肩地走着,她大大方方地挽住我的右臂,这次我没躲!没有人会看见。越亲昵,越无话,此时说啥都有些多余。俩人的步子越来越慢,度量着那爱情的长度,不约而同地都想多享受这难得的温情和浪漫的夜晚!

距离小芳家二三百米处,有个荷花池塘,老远就闻到了淡淡的清香。小芳在我耳边轻喃:“塘边坐会儿吧?”“这……”我正在犹豫,小芳一把拉住我手娇怪地说:“吃不了你!我都不怕,你怕个啥?!” 然后不由分说,拉着我拐向池塘的小路。

我俩并排在荷花池塘边坐下,我心里象闯进个小鹿跳个不停。月亮又大又圆,月光如水散向大地,微风吹过,斗笠大的荷叶随风摇曳,池塘里传来阵阵蛙鸣,多么静谧美好的夜晚啊!我的心渐渐平静下来。小芳将头靠在我肩上,把大辫子放在我的手上,柔柔地说:“摸吧,我知道你喜欢!”我一阵狂喜,极想重温那发梢掠过的美妙感觉,却又极力掩饰,故作平静地问:“你怎么知道我喜欢?”“那晚看电影,你不是……。”我连忙分辨:“那是无意的,我手可没动,是发梢自己扫过来的。”“鬼话!”小芳咯咯咯地笑了起来。这丫头真是个细心的姑娘,啥都瞒不过她呀。少项,小芳问:”俺农村美吗?”我说:“很美!真想在这池塘边盖间茅屋,把你娶了,男耕女织,养一群娃娃,美美地享受这田园风光的自在生活!”“真的!”小芳紧盯住我:“美是美,可就是太穷了,留不住人呢!”接着小声问:“书生,你能在这儿呆多久?”“这个……我还真得说不准。”“你要能带我走,那该有多好!”“这个……我一时语塞,没想到这会儿她会提出这个问题,真得不敢向这个纯净如水的姑娘做出草率的承诺。”俩人无语,好长一阵子沉默……。我说:“小芳,好妹妹,夜很深了,该回家了,太晚,你父母和哥哥会着急的!”小芳不舍地紧拉住我的手,我俩一直走到她家大门口,看到屋里留着灯,她走进院子,我才扭身。

我落寞地走在回知青队的路上,心里翻江倒海难以平静,多单纯、多好的姑娘!她一定会很失望的!不是我不答应她,而是不敢答应,那年月,城乡差别的鸿沟吓退了多少有情人?!拆散了多少恩爱鸳鸯?!父母单位里就有不少所谓“一头沉”的家庭,单位分不了房,女的就不了业,男的孤身在城里,女的带孩在乡下,政策规定:孩子出生就随母亲农业户口,上学、生活和就业都成问题,常年两地分居,生活不稳,艰辛不易呀!想都不敢想,更要命的是,据说一旦知青在农村结婚,就失去了返城的资格!即是我一腔热血,怜香惜玉,同意了小芳,父母也绝不会应允和接纳一个农村姑娘!往前走,那就是一道无情的人间“天河”,是我不敢牵、牵不起、牵不动的一根沉重的红丝线啊!

(六)

三个月后 ,演出任务结束,文艺宣传队宣告解散,小芳回到了路家庄,我又回到了知青队,紧接着,高考恢复了!我被市里一所中专和一家总部在北京的部队师级单位录取,我选择了后者,从此告别了农村,回到了朝思暮想的城市。

临行前夜,我未敢找小芳去告别,只是趁黑夜又来到了她村前的荷花池塘,在我和小芳那晚坐过的地方坐了许久许久。我望着静静的荷花池塘,心里五味杂陈,内心伤感。我仿佛看到小芳那温柔的目光和失望的流泪,我为自己的自私和怯懦感到万分内疚、自责、羞愧和无奈。也许是嘲笑我自私怯懦的逃离,昔日满塘碧绿的荷花池塘枯萎残败,肃杀落寂……。

返城后职场打拼,工作顺利,娶了官家女,事业有成,女儿考上了军校,家庭风光幸福,渐渐地忘掉了小芳……。

……“你咋不跳,立这儿象个木桩子楞啥哩?!”老伴的数落将我从遥远的深思和回忆中唤醒。“噢,跳,有些跟不上点。”我极力掩饰。这时,我看见领舞的小芳向我俩走来,老远就喊:“许姐,今个迟到了哈!”我想躲,可已经来不及了!老伴应道:“路老师,对不起啊!今个是带老头同来,耽误了。”走近,小芳猛然看见我,一下子楞住了,指着我瞪大眼,张大嘴道:“啊!你?书生?!怎么是你啊?!”老伴一听,一脸懵圈:“你俩认识啊?”“何止认识?老相好!”小芳见我尴尬的表情,爽朗的玩笑里对我明显有些奚落:“许姐,开玩笑哈,这就是你那位宣传部长老公啊?!”老伴疑惑地看看我,又看看小芳,一下子还未醒过劲来。小芳解释道:“当年书生下乡在我们大队,我俩在文艺宣传队演过节目……”。老伴是见过场面的机灵人,马上明白过来,笑道:“哦哦,路老师,叫我说这就是咱姐俩的缘分哪!没说的,为了这缘分,中午上我家吃大闸蟹,江苏朋友刚送的,正宗!”说完,冲我俩挥挥手:“你俩聊,我再去弄几个菜”,说完,忙着上超市购物去了。

(七)

老伴走后,小芳朝舞者喊道:“大家休息一下再接着练”,然后,我俩坐在广场边的台阶上。我仔细端详小芳,虽然刚过六十,人还那么漂亮潇洒,神态英姿大气,成熟中透着优雅和艺术气质,衣着高档,洋气合体,能看到年轻时的影子。小芳松开盘在头上的大辫子,扭过脸,盯住我,两眼幽怨地吐出两字:“逃兵!”我心头一震!这句迟来的责问一下子就捅到了我的痛处,浑身是嘴,善辩之口,也难以自我辩解呀,我羞愧难言,不敢再看她的眼睛……。

“算了!都过去这么多年了。想不到你跟许姐是一家子,这太戏剧性了吧?!”说完哈哈大笑起来,还是当年那爽朗的性格。我踌躇再三,嗫嚅地问:“这些年,你还好吧?”小芳收起笑容,将目光投向远方,陷入了沉思……。“那年你走后,带走了我的魂,我不吃不喝躺了三天,第四天,张庄一个看过我表演的、在市啤酒厂上班的人登门求亲,我赌气答应了,跟着他来到城里。住十来平米,一人挣钱,日子过得紧,后来有了儿子。八五年,厂子破产,他下岗后扭不过劲来,天天饮酒,又去赌博,后来得了肝癌,欠了一屁股债走了。我只好带着儿子回到乡下。你知道,咱那儿黑土窝出红薯,含淀粉高,做出的粉条筋道柔糯,远近闻名。我和父亲、两个哥哥从粉条加工起步,一点点做大,后来就有了三个粉条、粉丝加工厂,成立了农工商贸易公司,创下了几个优质品牌,产品畅销台湾、日本、韩国和东南亚,后来又组建了农丰集团,年产值早过亿了!拼了这么多年,现在老了,该歇歇了。前年把集团交给儿子和媳妇打理,我现在每天的任务就是接送孙子,跳跳广场舞。我有些不解地问:“那你咋来我们小区教广场舞呢?”小芳笑道:“纠正一下,是咱们小区”,她指着A区别墅群说:“我家是六号,有空带许姐去玩!”她虽无半点炫耀之意,可我还是惊讶得半晌说不出话来!对眼前这个赢弱女子不禁肃然起敬。生活,真得是能改变人啊!这世界,本来就是强者的舞台!强者,应该拥有优质的生活!

  尾:

后来,老伴知道了我和小芳的过去,不仅不介意,反而跟小芳成了形影不离的铁姐们!我们两家成了比亲戚还亲的一家人!我要感谢小芳和老伴的大度,感谢生活给了我这么多的幸福和快乐!从此,我和老伴成了芳芳舞蹈队的铁杆舞迷,我们芳芳舞蹈队很有名气,还得过省市广场舞比赛的大奖呢!

假如生活辜负了你

不要埋怨

不要自责

假如你辜负了生活

失去一切

良心莫错

……。




(2020年10月27日作于金城兰州)

(作者于兰州黄河边)

  

原 创:舞阳书生

图 片:选自网络(与文中人物无关)

歌 曲:选自美篇乐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