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儿子永远永远地爱您

妈妈、儿子永远永远地爱您


文图/大土歌





去年今天(2011年10月2日)当母亲盼回她孙子的那一刻,当母亲的孙子来到她老人家床边,颤巍巍地握住母亲的手,在她耳边抽搐并轻声呼唤奶奶的时候,母亲似乎感知了孙子的到来,嘴唇微微抖了两下,似有话说,然已无力,呼吸开始急促,然后很快平静安祥,义无反顾离开她的儿孙们。时间过去已一整年,忆及母亲——欲哭无泪。

四十六年前,一个月黑风高夜晚,忙碌了一天的人们已进入梦乡。


小城郊外,一间农舍突然腾起熋熋大火,火光烧红夜空。燃烧爆裂以及风与火焰结合发出的吼吼恐怖声,惊醒四邻。


突然,一位年轻身影衣衫不整、披头散发、怀抱婴儿,声嘶力竭地尖叫着冲出火海。


这位年轻的身影就是我一身挚爱而又深感愧疚的妈妈!妈妈怀中抱着的婴儿就是我。



妈妈在我两岁之前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后来听妈妈讲,那场大火就是妈妈的父亲我的外公,因酒后抽卧床烟引发。


外公是怎样逃出来的我不太关心。总之,外公他人无大碍。


火灾后十年,即公元一九七六年冬,外公与我们敬爱的领袖毛泽东主席同年离开人间。


火灾后,外公成了“五保户”,即今天靠领政府“低保”生活的人。


火灾后,外公为他犯下的错孤苦伶仃地生活了。


我在想火灾后,在外公离开人世前,是否对他引发的那场大火,心有余悸而深感忏悔呢?


火灾后,我和妈妈在人民公社和乡亲们的帮助下,总算用竹席和矛草为我们搭建了个窝。


火灾后,妈妈精神一度失常。


火灾约一周后,父亲从当时的工作地“渡口市”现在的“攀枝花市”赶了回来。虽然听说从单位工会申请到了三十元钱的困难补助金,但杯水车薪。


父亲在家呆满三十天假后返岗。妈妈在父亲和亲友们的帮助下,精神惭惭得到有限恢复。



妈妈精神恢复一定是与我有很大关系的,因为不满两岁的孩子需要妈妈。后来事实证明了这一点。诚然如此,妈妈仍力所能及,悉心照料给她造成严重伤害,居住相距两百多米远的她近六十岁的父亲,从无怨言,直至为她父亲送终。

有一首歌唱到 “往事不堪回首”,何止不堪回首。妈妈的一生极其不幸,我真的极不愿去回忆。回忆是痛苦的,回忆是撕心裂肺的。今天,之所以再痛苦的事也要去做,在妈妈离开我一周年之际,我要告诉妈妈——妈妈,儿子想念您!



妈妈出生在抗日战争爆发前夕的一九三七年初,六年后妈妈的妈妈又为妈妈添了个弟弟。好景不长,两年后姐弟俩痛失母亲,听说妈妈的妈妈是从凉油菜的高架上摔下去逝的。妈妈儿时与小她六岁的弟弟和她的父亲相依为命。


十六岁那年,妈妈嫁给了我父亲,一年后妈妈做了母亲。我在想,妈妈当时到底是高兴还是无奈,真不好说。意外的是,妈妈的第一个儿子出生三个月后妖折。失子之痛何其锥心,当这种痛随时间消散的时候,另一种痛又悄无声息地向妈妈袭来,与妈妈朝夕相伴,妈妈十六岁的弟弟下河游泳,溺水身亡,那年妈妈二十二岁。





二十二岁多么美好的青春年华,妈妈却在不同的时间节点,经历了丧母、丧子和丧弟三重生死离别。又经过五年疗伤,妈妈把我带到了人间。后来就是那场差点夺走我们母子生命的熋熋大火。人人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说:屁话,妈妈的后褔在那里?

从我能记事起,就知家中一贫如洗。灾后我和妈妈相依为命,一切的痛都是妈妈一人默默承受。我十岁那年,妈妈又为我添了个弟弟,我之所以没有提到父亲,是因为父亲工作地太远,每年只能回家休探亲假三十天,家中好似没有这样一个人。


父亲每年回一次家,我就像见陌生人一样,没有亲近感,只有害怕。等我将要与父亲混熟的时候,他又离家了。父亲对我母亲来说,同样没啥意义,仅每月或隔月收到父亲寄来的一点点小钱。


一个家庭,男人是山女人是水,形同虚设的男人就等于这个家庭失去了靠山,这样的家对女人来说,生活何等艰难,可想而知。


有了弟弟,家中等于又添了双筷子,原本艰难的生活尤如雪上加霜。其实,那个年代一家两个孩子算少的了。但我们家不同,爹妈长期分居两地,接连不断的灾难,以及这些灾难带给妈妈精神和肉体上的伤害,使得妈妈再也不能象正常人一样的下地劳作了。





当时生产队集体劳动记工分,一线每天十分、二线八分、三线六分。妈妈只能干最轻松的六分,而且还时断时续,工分少生产队的粮食就分得少,结果就是我们一家连乎口都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别说粗糠杂粮,有时甚至只能吃点菜叶。好在那时我人小,也不知什么愁滋味,肚子饿了只知吵着妈妈要吃的,但妈妈就不一样了,她自己没饭吃饿一饿忍一忍兴许还能熬过去,可眼见自己的孩子饿肚子,妈妈的痛可想而知,每每这时,妈妈总是独自泪流。就是在这样恶劣的生存环境下,造就了妈妈忍耐、顽强、朴素和善良的一生。这些品德或多或少也潜移默化传递给了我,虽然是在凄风苦雨中被迫接受,但还是让我感到一种极不情愿的骄傲。

妈妈的顽强体现在:在我上小学的时候,一次妈妈和生产队的其他几位大娘做玉米脱粒,突然倒地人事不醒,当时我吓得直叫,幸好身边的大妈赶紧放下手中的活,掐妈妈的人中,又用细细的麻绳緾纳并用针刺妈妈的手指头(俗称放血),还有喂盐水等,一番折腾之后,妈妈才慢慢苏醒过来,第二天一早,妈妈又拖着虚弱的身子,默不作声下地干活了。其实,这样的事情每年总要发生两三次,周而复始,妈妈为了把我带大从不曾放弃。如果妈妈在家中发病,我只好赶紧去求邻居帮忙。我虽然十分害怕发生这样的事,但我又能怎样,所幸妈妈与病魔搏斗,直至父亲退休。





在那个物质极其匮乏年代,父亲每年回家探亲,我们家就像“发财”了似的,父亲总要带回一些白糖红糖、手套毛巾、胶鞋什么的,每次妈妈都要将这些东西多三少二的分一点给与我家家境相似的邻居。更重要的是,假如邻居家确实揭不开锅了,到我家借粮食,如果有那怕很少,母亲也会分出部分借给邻居,虽然借了过不几天我们自己就要饿肚子,但妈妈从不管那么多,开始我不能理解,妈妈就说:孩子,过一天算一天吧,人家也有帮助我们的时候。

妈妈的好真的很难用言语来形容。由于经历了自己弟弟溺水身亡事件,妈妈最怕我下河游泳,一旦得知我下河游泳是一定会揍我的,这也是我从小到大妈妈揍我的唯一理由。每次揍我,妈妈看我哭,自己也跟着流泪。可年少的我太不懂事,一次次地伤妈妈的心。


在我十六岁那年,父亲退休,我也远走他乡顶替父亲参加工作。这事对我家以及我个人来说,都是改变命运的最好时机。但意想不到的,却是妈妈更加悲催命运的开始——妈妈精神彻底崩溃,从此过着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现在思来一切都因为我,我两岁时的那场大火,妈妈精神一度失常,两岁的孩子需要妈妈,妈妈顽强地得已有限恢复。之后,妈妈与我相依为命,我成了妈妈的命根子。虽然后来有了弟弟,但弟弟三岁后就随我父亲到单位生活了。当我因工作需要远离妈妈,妈妈可能一时无法接受这突如其来的分离,脑筋断路才导致旧病复发。当时我理解不了这些,要不然……





妈妈,儿子真的愧对您老人家!原谅儿子当年少不省事!我知道,现在说这些是多么地苍白。

十四年前,当生存已不是大问题,我毅然舍弃了十多年打拚来的“乌纱帽”和工作,回到阔别十八的家乡,回到妈妈的身边。虽然回家的前几年感觉工作很不如意,心理落差太大。但我深知,鱼和熊掌不能兼得,能够同家人特别是与妈妈一块儿度过妈妈生命最后的十三年,让我的心情多少得到些安慰。妈妈在我回家后不久,经过我的努力,慢慢改变留落街头,夜不归宿的生活习惯,精神面貌也明显得到较大恢复,久违的亲情感又渐渐找了回来。妈妈常常会对我说:“大娃儿,你长胖了。” 看我下班回来晚了,妈妈会说:“傻的,早点回来嘛,你屋头还有民娃儿呢。” 对我的妻子会说:“傻的,把你老公照顾好嘛。” 还时常站在我儿子窗外面带微笑,长时间地看着她的孙子写作业,并高兴的说:“民娃儿,傻的,早点休息嘛!” 妈妈真的很可爱,常常买些面包水果硬塞给我们。看到妈妈一天天好起来,别提我心里有多高兴。





我弟弟是我妈妈和我的一块心病和痛,由于弟弟从小缺少爱等诸多因素导致弟弟生活能力低下,性格孤僻。妈妈在自身难保的情况下,仍尽其所能地照顾弟弟,可弟弟一点都不领情,反而以德报怨,常常拿妈妈出气。妈妈对她这个小儿子既爱又恨,妈妈明知去帮助他可能还要挨打,却仍然毫不犹豫,直到妈妈离开人世前一个月。其实妈妈不去管她的小儿子也没什么事,因为弟弟没有跟我们住一块。妈妈常对我说:大娃儿你对我好,三儿不是东西,我常常拿钱拿东西给他他还要打我。我对妈妈说:你别去管他,我知道照顾他,妈妈你就放心好了。可妈妈就是不听我的,为这事我也很伤脑筋。从这件事中,我深深体会到什么是“母爱”。妈妈把“母爱”与善良二字诠释得淋漓尽致。我真为有这样的妈妈感到骄傲。

回顾总结妈妈的一生,得出这样的结论:多灾多难,在极其恶劣的生存环境下,为了家人和孩子,一次次顽强地与病魔作斗争。助人为乐、朴实善良,虽然自己就是弱者,但同情更弱的弱者。一生践行 “宁愿天下人负我也不负天下人” 的精神。


妈妈是个文盲,妈妈这些个好她自己是不知的,但对我来说却受用终身。





妈妈,儿子要对您说,您牵挂的小儿子也是我的弟弟,我一定会照顾好他的。


妈妈,儿子给您报喜了 ,今年年初,您老的孙子就是您常叫的“民娃儿”,考上了全国重点大学的研究生,您老应该高兴啊!


妈妈,您就放心吧,您的儿孙们会好好底生活的!


妈妈,安息吧!


愿妈妈天堂之路走好!


妈妈,儿子永远永远底想您!爱您!爱您!爱您!


妈妈!!!

您您的儿子:树奎叩上

22012年10月2日晚于家中,今稍加修改发表。

欢迎光临!谢谢品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