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美美

摄影:美美

诵读:落玉桃花潭




因出生在山清水秀的皖南,从有记忆的时候,就记住了马头墙!


儿时,家的后窗可以看到一排马头墙,马头墙很高很高,遮住了后面的黛瓦,也遮住了可以远眺的世界,马头墙,便成为你视野中的全部,它巍峨的身姿从此便嵌入了你的骨髓!


江南的雨很多,淅淅沥沥,绵绵不绝。有了马头墙,有了小黛瓦,那噼噼啪啪的雨声有了让人魅惑的诗意,一点一滴都让你联想到美妙。


马头墙的世界里有着潦草的世间不能解读的情绪,就如雪小禅在《行书》里说的:“它从来不动声色,但内心里,绿雪荡漾,那绿窗下,有一个女子,在绿窗花下,俨然地笑着。”


至少,它在我的世界里是这样的。



在一个冬季的黄昏,徜徉在粉墙黛瓦的小镇。看着余晖渐渐瘦下去,看着马头墙渐渐伟岸起来。多少淤积于心间的烦闷,随着远方那抹橘红,淡化而去,心也慢慢通透起来,豁朗起来。这况味,这心境和意境,又有多少人可以懂得!


甚至,有的人都不懂得通透的含义。


这个世界存在太多的不同,萧萧苦雨中,有人听雨,有人悲怀,有人怨天尤人。没有谁绝对的对,也没有谁绝对的错,相互尊重才是念念不忘。


马头墙在雨中的凝练,在余晖中的洒脱,有几人可以识得?


马头墙是我心中的一方印章,鲜红,低调,隐忍,骄傲。你忽略它,是因为你不懂得,不懂得它的不动声色、不虚张声势,恰恰是它最诱人之处。



太阳在天边渐渐滑向西边的时候,小巷里的粉墙便涂上了金色,雄赳赳地如看守寂寞的卫士,不言,却满面威严。金光乍泄又如凤冠霞帔的新妇,不语,却柔情似水。


江南的小巷,恐怕大家记住的都是愁雨绵延,狭窄阴沉,迷惘感伤。期待却总是绵绵无期,朦胧而又幽深。


余晖下的小巷深处,有马头墙的护佑,悠长静谧,却不失庄严;孤独,却不落寂。


没有水,你却很容易脱口而出:“落霞与孤鹜齐飞, 秋水共长天一色 ”。大自然的意妙、博远、浩渺,便在这金色涂上粉墙黛瓦时,明暗暖冷开始叠加,色彩明丽开始流动变幻出万千气象。


余晖,是一刹那的短暂,却使明朗素雅的马头墙退去了小桥流水的小家碧玉韵味,平添上一抹苍远厚重的大气磅礴的惊艳。



很多事情不是你亲自经历过的,你怎么能知晓它蕴含的深意。不是你亲手点燃的,那就不能叫做火焰。


很多的瞬间,很多的刹那,是潦草人间最动人的本色。不是你用心体悟,恐怕永远都是和你失之交臂的。


余晖和马头墙的交融映射出的辉煌与醇厚,让深情而朴素的小桥流水人家换了一副面孔。所有的生命不全部是停滞在某处才是最美,就如这马头墙,只有配上小桥流水,炊烟竹林吗?不不,稻田村落,宗祠古松,汀草溪流不全是安静的世外桃源,或许,在另一个时刻它便是喧闹的人间烟火。


我喜欢余晖印在马头墙上的刹那,那不光是视觉的震撼,再回首,才惊喜地发现,原来山高路远并不是我们一心一意所寻所觅,而那一瞬间的惊艳才是生活的本质。



华灯初上,马头墙与余晖作别,没有什么惋惜伤悲,有了瞬间的默契与记忆便是永恒。


我会记得这个令人心动的瞬间,它让我的心通透无比。


无论远方有什么连绵不尽的雨季,我都会坦然面对。


又晨曦,又暮色,又冷雨,又夕阳。周而复始,马头墙下演绎的故事,或重逢,或别离,或温婉,或悲怆。


而温厚惊艳才是故事的真正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