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中国作家郁达夫在《故都的秋》里说:“秋天,这北国的秋天,若留得住的话,我愿将寿命的三分之二折去,换得一个三分之一的零头。”

我没有先生的豪气和果敢,也没有先生的胸襟和才华,但我却有如先生一般的痴迷与执念,惟愿在耳顺之年,醉卧在那魂牵梦萦的秋天里,享尽中国之秋色,直到地老天荒……

不知从何时起,秋天已迈着沉稳的脚步,将炽热的盛夏抛弃在炎热的时光里;不知从何时起,微凉的秋风唱着胜利的歌曲,将燥热的空气取而代之;不知从何时起,秋风已悄悄的带走了春意盎然的绿叶,将满树的金黄留在了枝头。

是的,秋天来了,秋风微凉,秋意浓浓,秋天的身影到处可寻,但唯有秋叶将秋天的美,秋天的韵,演绎的淋漓尽致。

在秋意绵绵的景致里,放眼远眺,好一幅富有神韵的画卷。红的树叶像火一样炽烈;黄的像稻谷一样金黄;绿的像镶嵌在橱窗里的宝石。是谁用精巧的手,描绘了如此婉约动人的画面;是谁用这样和谐优美的颜料,勾勒出了如此巧夺天工的画卷,

去年深秋,我到了南京一游,在中山陵和美龄宫的山头上,被一片片金黄和火红的秋叶所迷住,因为我在南国的广州从未见过这么多姿多彩的秋……

我要把它拍成画,让它变成梦幻的色彩。有生以来,我才认识到真正的秋,标准的秋,中国的秋……

南京的秋,值得我赞颂。秋,如影随形,落叶残秋,诗人不寂寥,秋日胜春朝。

秋韵,晨雾迷蒙,秋高气爽,那是秋天的一种韵味。沏一壶茶,独坐窗前,静待时光流逝,看窗外春华秋实,不觉雅然生性。

秋思,悄然而逝的秋,仿佛留给了我几分思念。思绪里仍惦记着那随风摇曳在围住美龄宫的梧桐叶。

秋梦,又想在这个季节编织一个现实而又虚幻的美梦。让这个美梦被秋风吹走,吹到远方。而我却希望,当梦醒后,身后有一群怀揣梦想的追梦人。

有人说,秋天是伤感的季节。树木在春天开始发芽,夏天茁壮成长,秋天里枯萎或消逝。光阴似箭,时光匆匆,青春如流水,迷恋着秋天的阳光,淡淡的清凉。

秋天带给我们宁静和升华,秋天带给我们智慧和思考。喜欢秋天,因为秋天是宁静的。

叶子转黄,秋就来了。来得如此流畅,他的奔放和果敢,集结于行走的时光中,他是色彩的化身,万千宠爱,归结博大精深的秋色里。

秋天,是一种宏大的色彩!秋色,是怎样的一种生命?可以涅盘,可以为死亡深情起舞,那萧萧而下的,不是落叶,不是离弃,是命运里高八度的音符,澎湃于过程之中,高亢于结局之上。

秋天的色彩,成于自然,无可挑剔。如此的美,在群山之间喷薄而出,一层层,一片片,连绵起伏而错落有致,一个季节的张力,因此显得更加饱满。

沿着光阴的脉络,可以看到金色的驰骋,绿色的畅想,还有岁月点缀的万千色彩,都在瞬间竞相绽放。

绽放的不是花朵,不是芬芳,是用生命谱写的原色。着色,布局,或者让星光点亮某处,一切漫不经心,总是浑然天成。

相比春的绿,夏的火红,秋更为冷静和深厚,他的沉稳,洗去了很多浮躁和忧伤。这注定是一幅伟大的画卷。无需精雕细琢,不必掩卷沉思,浑然一体的杰作,让你流连、沉醉。

若遇见秋,遇见秋的色彩,请不要忘记它的鲜艳。这个季节的印象,不会衰败和褪色。

有些人来了,有些人走了,来来回回的心情,不能抵御一些短暂的暗淡,心事不可不说,待秋声渐起,你所熟知的那些旋律,将打开另一个新的出口。

天空之上,你的秋声,你的天籁,必定有你完美的唱和。鸟儿低语,秋声越过城市,你听见的旋律,必定是昨天未尽的歌声。

万物在老去,心情在老去,只有秋天的声音,保持着最初的节奏,他总是在你走过以后,如约而来。

多么纯净的声音,仿佛在耳边低语,清晰而内涵。动听的歌声,永远是一首熟知的歌谣。在季节之外,在你不经意间路过的城池,舒缓地进入你最深的记忆。

是谁将这满山遍野的景致,在刹那间幻化成五彩斑斓的景像,是秋将这幅富有神韵的画面呈现在我们眼前,是秋叶让这沉闷无聊的秋变得富有色彩和美伦美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