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岳父是浙江宁波奉化人,按照方言的称谓习惯,我称他“阿爸”。

1949年5月,年仅16岁的阿爸,在上海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

1950年11月,阿爸跟随所在部队九兵团27军,雄纠纠、气昂昂跨过鸭绿江。迎着漫天鹅毛大雪,在零下40度的严寒中,奔袭长津湖。

阿爸是军部的机要参谋,他跟随军首长,参加了抗美援朝第一次至第五次战役的全过程。

阿爸的主要工作,是与报务人员相互配合,准确接收中央军委、志愿军总部和九兵团的命令,以及27军各师、团的各类电报,并迅速送给有关军首长阅处。

阿爸的字,年轻时写的既快又好,现在年纪大了,但他写的字仍然笔迹工整,清清爽爽,这是阿爸当机要参谋养成的一个职业习惯。

由于机要人员接触军事核心机密,因此对机要人员的纪律要求特别严格。

军部的所有机要人员,都随时做好了一但遇到敌人袭击,就与敌人同归于尽,绝不当俘虏的准备。

那时的军部,无论春夏秋冬、风霜雨雪,官兵的吃住行都在野外,条件十分艰苦。

有一次野外宿营,一只蚂蚁钻进了阿爸的左耳道,致使耳膜穿孔,影响了他一辈子的听力。

虽然军部不在作战的最前沿,但每次战斗打响后,枪炮声还是不绝于耳,每一天都是惊心动魄的。

第五次战役的一次战斗中,美军出动了大批坦克和部队,将军部团团围住。

阿爸等机要人员,一手拿枪、一手发报抄报,将军长调兵遣将的部署,迅速发给有关师首长。主力部队赶到后,为军部杀开了一条血路,所有人员安全突围。

由于阿爸不怕牺牲、工作认真,在抗美援朝期间,他多次受到军首长嘉奖,并屡立战功。

这是阿爸获得的由全国政协于1951年10月颁发的抗美援朝纪念章。

从朝鲜回国后,阿爸随27军军部来到了无锡驻防。

再后来,阿爸转业到了地方,先后在无锡市公安局、民政局工作。

阿爸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前参军的离休老干部,因此在2019年国庆节前夕,阿爸获得了这枚由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颁发的“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章”。

这是党中央、国务院和中央军委,对为建立新中国作出了贡献的离休老干部的褒奖。

阿爸是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的志愿军老战士,因此在2020年10月25日前夕,阿爸又获得了这枚由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颁发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章”。

今年纪念抗美援朝的各项活动,比往年要隆重热烈许多许多。市里的领导亲自来到家中,送鲜花向阿爸表示慰问,还拍了不少照片。

阿爸的荣光,当之无愧。阿爸的荣光,也是我们子女的荣光。

阿爸今年87周岁了。由于经历过血与火的战争,所以阿爸特别热爱和平,特别热爱生活,晚年待人处事更加慈祥。他始终保持军人作息有序和讲卫生的习惯,天天看书读报,早晚适当运动,身体一直很硬朗。

阿爸的身体健康,是我们子女最大的福气。我们衷心祝福革命的老阿爸健康长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