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时期,我的五叔符宝,六叔符忠都参加了,五叔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志愿军入朝前期就进入朝鲜,六叔是增兵时参军的,他说:记得参军的人很多,他没有文化,没有要他,当坐满新兵的汽车要走时,我爹把他抱上了车,当年十九岁,在沈阳练习几天,他记得他就打了三枪,到了朝鲜他是看俘虏的,在朝鲜他一枪也没打,他背的是汉阳造,长津湖战斗后,他上过战场,他看到遍地都是死亡的美国兵,中国伤亡的已经抬下去了,一个美国俘虏受伤了,他给押送到战地医院,隔着一个布帘,他听到有人喊符宝的名字,听到有一个伤员呻吟声,他说我是符忠我是你弟弟,五叔也说了我是你的哥哥,我受伤了,第二天六叔请假去了战地医院,没有看到五叔,一个领导说,五叔是侦查员战斗前去敌人阵地侦查,五叔踩到敌人的松发式地雷,他不敢动自己在处理,战友们都下去了,炮轰开始,战斗打响,他把地雷处理完,一股敌人逃窜到五叔这,五叔阻击敌人受伤了,伤的很重,转到后方了。至今没有音信。六叔去年去世,记得他给我们讲了这些,朝鲜战争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