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9年的五一劳动节前,母亲很开心,父亲文革中所有的工资全部都返还给我们了,母亲整天笑眯眯的想着自己的心事。因为多年来母亲希望自己也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缝纫机,在六十年代末缝纫机还是属于大件商品,而且要凭票购买的,母亲的梦想能否实现呢!


一一题引


妈妈想到了父亲老战友的妻子,她在安达第二百货公司当经理,文革后期官复原职了,母亲就去找她问一问,看能不能有什么办法可以买到一台缝纫机。



当天晚上阿姨就来到我家,对母亲说:你们要在五一劳动节的早上,商店没开门之前,就去排队,我们会在那一天开门的时候发票,商店有两个大门会同时发票,我在正门等你们来,你们只要去了就有机会获得票,然后进商店里买到一台缝纫机。



阿姨走后,母亲就激动的开始安排五一劳动节那天的活动,母亲说:她去一个门口排队,让我去另外一个门口排队,两个人总有一个人会拿到票的。弟弟说:"那我什么事也没有了吗"?我说:你拉上你的爬犁去,等买了缝纫机你就负责把它拉回家吧。弟弟高兴的点点头,说:"这样的好事可不能忘记我呀"。



五一劳动节的早晨,我吃完早饭就告诉妈妈我先去排队,让妈妈随后再去。

还不错,我到的时候就两个人排在我的前头,我想阿姨看到我后一定会给我发票的,我就耐心的等待他们开门营业时间,一会妈妈也来了,看我排队靠前,就去另外一个门口排队去了,阿姨开开门之后,看了看我,然后就开始发票,我是第三个人所以很快就拿到了票,我拿着票跑去找妈妈,妈妈高兴的说:"这次我们一定能买到缝纫机了"。





弟弟拉着他的雪爬犁也来了,我和妈妈一起进商店里,买了一台上海岀的蝴蝶牌缝纫机,妈妈兴奋的红光滿面,说话的声音都变得好听了。



弟弟说;"今天是一个好日子,一去就买回来一台蝴蝶牌的缝纫机"。

我说:"这台缝纫机花掉了164元钱呢,爸爸从哈尔滨岀差回家,一见到这么大的喜事可能还认为自己做梦呢,我们不费力就买回来一大件,而且是妈妈最喜欢的卧斗式,又干净又漂亮又大气"。



妈妈准备买这台缝纫机之前,曾经去了好几家有缝纫机的邻居家,具体考察了一下几个牌子的优缺点,最后才决定要买就买上海缝纫机厂岀品的蝴蝶牌卧斗式缝纫机,今天如愿以尝能不开心吗。


把缝纫机安装好后,妈妈说:"这台机器谁也不要动,这是我的专用工具"。我想这话一定是冲着我说的,因为弟弟和爸爸谁都不会用它,只有我会用啊。

如果妈妈不在家的时候,我就可以动……





妈妈买了各种颜色的缝纫机上的专用线团,我发现有两团军绿色的线团,让我马上兴奋起来了……


原来我有一身洗旧的军装,因为时间太久了,颜色已经变成了白色,无法再穿岀去了,我看了一下背面颜色很好、淡淡的军绿色很喜欢人的感觉,我想自己动手把它翻新一下让它换发新生,说干就干马上动手,我先把旧军装上衣拆了,高兴的我打开缝纫机就开工了,嗒嗒嗒嗒脚踏板有节奏的加快声告诉我机器一切运转正常。


第一次在自己家里,脚踩着缝纫机的感觉真棒,我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我把脚踏板踩踏的飞快,那嗒嗒嗒嗒的声音像悦耳动听的音乐,我开心极了……


等妈妈回家后,我已经把我的军装上衣翻新的差不多了,妈妈站在我的身后,默默地看着我千完,什么也没有说,我让妈妈看我的翻新的旧军装,妈妈说你还真敢干,不错哦……


第二天,我又把旧军裤也拆了,重新翻新一下,一个小时的时间就做好了,有一台缝纫机真的太神奇了,我为妈妈高兴,自己也很开心。随后妈妈将所有的缝纫机上的线团全都藏起来了,这是不让我再干了。



我穿着翻新的旧军装上学去了,同学们都大开眼界,我的好朋友惟岐对我说:她也有一身旧军装,如果翻新的话比我这身衣服还好看呢,我说:"我妈妈把所有的线团都收藏起来了,就是不想让我再继续做缝纫机活了"。她说:"我给你买线如何,你能帮我翻新衣服吗"?我说:"行"。



我把惟岐的一身旧军装也翻新了,妈妈很不开心的说:"什么事都难不住你,但是你要记住,你是一个学生,不能容忍总干缝纫机活,听见了没有"?我点头说:"听见了,今后一定注意"。



我们家的缝纫机是妈妈的宝贝,除了妈妈自己用,别人一律不允许使用,我申请后可以用的,也算是一个特权吧。



我会经常看到妈妈拿着小油瓶,给机器各处加油,拿着一块干净的棉布头擦着机器,就连缝纫机的脚踏板都擦的干干净净,那机板擦的干净后就成了弟弟写作业的书桌了。


妈妈自从有了这台缝纫机,总是说太方便啦,东北的夏天不是太热,妈妈把家里的被褥全都分批拆了重新做好,缝纫机的作用就大了,妈妈说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老旧的被子和褥子都被妈妈重新翻新,我见妈妈把已经快要坏掉的部位,用剪子剪开了,然后又把好一点的面用缝纫机缝上,重新这样一缝又好像八分新的一样……


妈妈天天都在缝纫机上忙着,终于忙完了活,可是妈妈又开始准备忙着拆棉衣了,我们家四口人的棉衣并不太多,但是妈妈把已经旧了的、破了的棉衣里子又重新缝了起来,让它能在坚持一个冬天,我们家的缝纫机每天都在嗒嗒嗒嗒的响着,妈妈每天都给自己安排了很多的缝缝补补的活,真是的,要知道妈妈这么辛苦的劳作,真应该早点买上缝纫机,让妈妈也好轻松一点吧……



妈妈真能干,弟弟的棉衣棉裤都已经又小又破了,不能再穿了,妈妈就把父亲的旧裤子拆了洗干净后,把膝盖处露天的地方剪掉,用它又给弟弟做了一件新棉裤,把我穿旧的衬衣拆了,給弟弟改改做了一件新棉袄里子,缝缝补补又可以穿上一年没问题。




妈妈说:这台机器就是使岀来了,因为利用率太高了……你在整个操作过程中有脚踏上后非常轻松的感觉,机器不沉就是使用者经常给它带来很好的保养、维护,而且没有违规操作的行为。

这都是妈妈专人负责制的管理方式带来的结果。



七十年代初,这台缝纫机跟随我们家从黑龙江省安达市来到了山东省德州市,当时我的三个姑姑家里都没有缝纫机,看到我们家有就把自己家的活统统都送到我们家里,妈妈那些年真的很辛苦为她们大人孩子们缝缝补补,毎天都有干不完的活儿。


记得时间不长大姑姑从百货一零门市部买回家一台缝纫机,也是蝴蝶牌的,让我去看看,我知道大姑姑是不会用缝纫机的,不知道为什么要买,我教了大姑姑几次踩踏脚踏板,不要倒轮大姑姑都没学会,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就放弃学习了。





没过多久,我另外两个小姑姑也买了缝纫机,但是她们也都不会用,好像我的小姑夫会用一点点,妈妈对我说:"她们是看我们家有所以就都买了,那是一个大件商品啊!不会用买了它也是闲置,没什么意思……"



妈妈老了,眼睛也花了,更离不开缝纫机了,无论干什么活都要在机器上完成,嗒嗒嗒的脚踏板声是妈妈最动听的歌声,我有时会抢着给妈妈引针线,妈妈就会对我说:"我老了,眼睛花了,只能在机器上做针线活儿了"。没有这台机器妈妈还真是不行,妈妈说:"摸着也能把缝纫活干好",妈妈的缝纫机在妈妈的手里也不跳线、也不跑线,特别听话,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妈妈的一生有多少时间是在缝纫机前度过的时光。




妈妈每天都不闲着,来我家看到我要做衣服,就帮我把衣服做好了,我的衣服好多都是妈妈亲手给我做的,一直保存到今天。

妈妈说我家的缝纫机不如她的好用,我知道我家的缝纫机没有使岀来,因为利用率太低,我上班的时候就没有时间去做缝纫的活,而且皮带都断了几次了,机器的声音也不是很好,上下线有时会不合,不如妈妈的缝纫机踩踏动作轻松……


妈妈说:"我真后悔,不应该把我的缝纫机让你弟弟拉到北京去了"。我说:"它也是放在你的房间里,你不是说:一进门就看到它了吗"?是啊!我看到它就像看到自己过去的样子……妈妈满脸的喜悦和满足感!



妈妈知道,弟弟和弟妹都不会用缝纫机,而且现在的都市生活,很少有自己做衣服自己穿的人,但是妈妈为什么会让弟弟把缝纫机这个老物件拉到北京弟弟家里呢?弟弟的苦心我最清楚,为的是母亲一进家门就能看到自己喜欢的老朋友一一缝纫机,弟弟想用缝纫机把妈妈留在北京。


母亲每次去弟弟家的时候,都会深情的抚摸着自己喜欢的老物件很久、很久,还与老朋友一起说着什么贴心话呢,喃喃自语。弟弟说:"妈妈见到她的缝纫机,就像见到久别重逢的老朋友一样的感觉……"


图片来自网络

文字:飞空九点

原创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