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回乡知识青年,他生活在扎鲁特草原,他是信用社主任,他的灵魂回到了生他养他的那片故土:扎鲁特旗荷叶花村,那里是科尔沁草原的深处,是天与地连接的地方,那里有蓝蓝的天,白白的云,那里还有一条河叫乌力吉木仁河,是科尔沁草原的母亲河,他从这里出发行走了64个春秋又回到了这里,他是我的挚友,好友,老友,他是道尔吉,我的好兄弟。


今年以来不断收到一些人离世的消息,曾经和我在一个教研室的内蒙古党校的白明虎、那仁敖其尔、郭希哲、千庆弼的离去,我们有过理论上的争论,教学中的争吵,工作中的磨合,但是我们彼此理解和尊重,好友海淀区法院法官世平大年初一在家中直奔天堂,我们在酒桌上不拘一格但是我们惺惺相惜感情深厚,在内蒙古外经贸厅的同事和好友高野8月12日撒手人寰走了,我们之间彼此认可配合默契,内蒙古发改委的刘俊春节期间在家中突然离去,他是我的大学校友也是老乡好友,高中同学赵小宪春天的时候走了,她是我们众多男生心中的女神,我为他们的离去难过和惋惜,写文章进行追思,然而道尔吉的突然离去让我悲痛到了极致失声痛哭!


多少次去扎鲁特草原 ,多少次回荷叶花村,多少次在鲁北,无论是在同学聚会的场合还是在同学的家里,都有道尔吉的身影。我记着在集体户的时候 ,他就经常去我们集体户和我们一起侃大山聊天 ,夏天的晚上我们还摔跤 打篮球 。他是七六届鲁北一中蒙文班毕业回乡知青,他和我们每一个人有着特殊的情感。是46年中我们集体户所有活动倡导者和身体力行者。


去年知识青年集体户成立45周年聚会,他对我说,给你在荷叶花村里搞一套房吧!你经常来也有一个住的地方。2016年7月10号我和几位大学同学去荷叶花村考察民俗,他和他的同学时任旗人大主任乌力吉门德专程去荷叶华和我们在一起,听到他的突然去世,我的同学也通过我转达他的哀思!


道尔吉突然离去集体户群瞬间刷屏,通辽马志刚留言:我对道尔吉的印象,是从2014年的知青活动开始的。而以后几次的活动,他都热心参加,非常实在。他把搞好活动为己任,亲历亲为,跑前跑后,全程相陪。大家高兴,他也跟着憨笑、高兴。在我心里,他是三方的代表,代表着荷叶花村社员对知青的感情,代表着知青本人(更像是咱们一个集体户的一名成员)对活动的态度,代表着知青家属(他往往带着家人)对知青感情的眷恋。从中看到了热情和温暖,也是对着我们曾有的《一首难忘的歌》的最大慰藉。今早听闻,感到惊愕和惋惜。他匆匆地离去,我们也感觉被重重地闪了一下。忽而又好像他就在眼前。上次知青聚会,我席间即兴发言,谈感受,道尔吉给予了赞许,对我莫大的鼓励,令我终身难忘。他很有思想,朴实无华,还总是想着别人,非常照顾别人的感受,有种为了友情敢于牺牲自我的精神。也说明,他关心别人多,关心自己少,这种优秀品德难道真的应了那句话--好人有时难长寿?!对道尔吉的美好印象,将存留在我脑海里直至终远,逝者已矣,生者如斯,道尔吉老弟的家人节哀。


广东的丽娜:记得我在扎旗工作时,他还和我们拖拉机手一起到我建委去看我,拿了很多炒米奶豆腐。知青活动我一共参加了两次,正向马志刚说的,热用热情真诚的笑容一直陪伴着我们,跑前跑后无怨无悔的为我们服务。早晨看到噩耗,很难形容自己的心情,总之我们都是不惑之年了,希望大家都好好保重身体,我们尽量能聚就多聚吧。


鲁北的枫叶:纯朴善良的道尔吉走了,真是挺突然,但是他给人们心中留下了很深印象,大家对他评价也很高,机关,同学,朋友亲属来的人都惋惜年龄有点年轻,但是不难看出他的为人出事人们是肯定的,不白活一生。老同学一路走好!


他走的太突然了 ,走的太早 了,我还一直惦记着去鲁北和他一起打扑克 呢?哎 !让我无法接受他的离去 !


逝者已矣,生者如斯!道尔吉老弟一路走好!

这是去年7月10日道尔吉和他的夫人参加我们知识青年集体户成立45周年活动。

去年知识青年成立45周年在村里的合影,第一排右二是道尔吉。

道尔吉和集体户的几位女生

道尔吉和集体户同学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