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25日,农历九月初九,恰是周未,又逢重阳。阳光正好,秋风微暖,约上三五好友,我们便行走在老家南塘麂山的路上了。

  麂山,踞于南塘境内,海拔高度418.9米,俗名麂岭脑。古名称几山,因山形宛如“几”字而得名。

麂山,突兀雄踞在平畴之上,山形奇异,林密处常有麂群出没,极盛至今,与宝华山、菩提山和石林山并称为赣县四大佛教名山。

美丽的神马仙麂灵螺赛跑的传说,妙高寺的香火,出米砻的神奇,仙水泉的澄明,腾云石的佛光,九曲河的韵致,历经千年,麂山,积淀了丰厚的人文历史底蕴。



沿着盘山公路,蜿蜒而上,一路上相逢的,尽是岁月深处童年的记忆,都是这样地似曾相识:

这里一丛丛的,是静默的狗尾草;那里一株株俏立的,是顶着白色绒毛的蒲公英。摇曳多姿的,是芦苇花;林立如蓬的,是生命力强大的芒草。黄荆树依旧这样翠绿着,隐约可以闻到,母亲蒸糯米酒时的清香。

地茄鬼匍匐于坡上,乌桐子隐于细叶丛中;几株野山楂,树枝上的叶子早已凋落,满树上高举着一个个微红的小圆果,依稀忆起当年爬楂树的小男孩,树下穿花衣裳仰着脸满是期待的小玉儿;山崖上,一簇映山红不论秋冬地怒放着,随风洒下淡淡的馨香。

  至山顶,梵音依依,线香袅袅,香客攘攘,几棵秋风染红的枫树,从危崖边直立上来。连绵的群山匍匐着,更显麂山的雄伟突兀,颇有一览众山小之感慨。

极目远望,青山如黛,扑面而来,平江如练,蜿蜒而去,一桥飞架,横跨两岸;簇新的村庄,如颗颗钻石般镶嵌在绿水青山中。

  麂山,是我的故乡。与我而言,更多的是承载了我逝去的流年,还有那一段段充满山情野趣的时光。

每逢佳节倍思亲,登高望远念悠悠:那些陪同母亲一起去麂山捡拾枯枝的时光;那些曾经怀着少年无畏之心攀着树藤爬危岩、在山顶畅饮仙泉水、在后花园丛林中四处寻找着山珍野果的岁月……

而今,散落在远方的小伙伴们,青山依旧在,你们,他乡岁月可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