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京返孝,修图作文日以继夜,将及半月未能骑行,身子骨都僵了。今日得宽裕,适逢重阳日,正好去赏秋。午后三点,单骑向西南垣而去,看看柿子节后的新民村是何景象。登临垣上,秋色无边,树叶飘零,麦草青青,柿林犹有采摘人家。

驻足与采摘人搭讪,顺便摄下一对夫妇攀枝采果、地下整冠的情景。

我惊叹那采摘的汉子如猿猴般敏捷,那女的乐的笑开了花。

进新民村,到龙王庙附近,只见还有一些村民摆地摊出售柿子、核桃、桑葚茶,适值外地来的两辆大巴经此一游,游客们说说笑笑地与卖主们问这又问那。

生柿子卖一斤一块……

去年的保鲜袋装柿饼一斤十块……

新核桃才卖五块一斤。

过龙王庙向南,蜿蜒下行而至旧村,道路两边筑墙绘画,连绵不绝如行画廊,画技不俗,画面清爽。

右折进北门,道西是三晋名角李爱梅娘家的门楼院,耳畔顿时响起她在《楼台会》一折梁山伯的唱腔,哀婉凄切,催人泪下。

这处院子门廊已垮,窑楼尚存。入院观之,院中晾晒着削皮柿子。

道东观音庙场,也晾晒着成排成串的削皮柿。

折而向东,来到旧日小学操场……

满场子搭床立架成规模晾晒,红光一片,映照天际。

老人家将平摊晾晒到一定程度的柿子一一插入吊钩……

旧窑洞前,几个妇女操作着半自动褪皮机,柿皮飞舞,拋出一道道美丽的弧。

墙壁上悬挂着她们盛装作业的大幅照片,节日已过,复归于朴,这才是她们的生活常态。

问询而知,这里是村里办的合作社,统购统销,按劳取酬。

旧小学东临关帝庙,去年柿子节曾在这里办过柿文化摄影展。

今年亦如是,今天已清场。

关帝庙下,空荡荡的村民服务中心依然装饰着节日的盛装。

下行至大院铁栅栏门前,从上锁的格栅里看到,肥牛造型以柿子编织而成,寓意孝义“牛心柿子”就是牛。

隔门只见牛屁股,一下子想到牛逼哄哄那个词,哑然失笑了。

由大院南行向沟畔走去……

沿途人家房顶、院里都有晾晒。

走进去年认识的人家,那位八旬翁还是坐那里修整着柿冠……

老人的儿子操作电动削皮。问之销路如何,答道不愁,主要靠微信平台联络;今年预计可销三千斤柿饼,需加工一万五千斤硬柿。

又见另一户老人当门而坐,将打下来的一枝枝黑枣一颗颗细心采摘。这东西,是我少时感觉过的味蕾,做了农村工作后我才懂得,黑枣树是嫁接柿子树的优良砧木。

天晚了,缘阳坡而下,顺柱濮河东出涧口。其时,月朦胧,夜寒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