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日登汤王山

2020.10.25 阅读 1111

秋日登汤王山

文/劲草

秋风起兮白云飞,草木黄落兮雁南归。怀着对殷商王朝开国之君成汤的崇敬心情,2020年10月24日,原绛县水利局支云局长、“微信昵称“小蜜蜂”老师与他们的“绛县户外活动文化联盟”部分成员一行数十人伴随着秋天的脚步,驱车朝闻喜裴社乡方向的条山西麓汤峰挺进,去谒见汤王。

汤王山是山西省闻喜县境内中条山系的制高点,主峰海拨1572米,它古称景山,又叫汤寨,后来约是山上建起汤王庙,由而山以人名,也就成了汤王山。

有关汤的口碑深入民间,相传不衰:汤王的礼贤下士,顾请奴隶身份的伊尹为相,运筹兴商大计;汤王奋扬武威,“十一征而无敌于天下”;汤王吊民伐罪,诛灭暴君夏桀;汤王励行仁政,善待百姓,网开三面,惠及禽兽;尤其是商初连年亢旱,生灵涂炭时,汤王不惜以身为牺,堆薪自焚,祈雨拯民,于是数千年来汤王成了方圆百里神奇灵验的雨王爷。座落在山巅的汤王庙就成了凝聚人心,普济苍生的圣地。从文化的意义上讲,这是一个潜蕴着丰厚中华根祖文化和传统文明的黄金矿床。

近年来,随着运城市委、市政府建河东旅游大市的运作声势,汤王山后的石门乡首擂开发汤王旅游文化战鼓,于2004年3月3日汤王诞生日,闻喜县委、县政府一班首脑人物亦亲莅汤庙观看三千余众参加的盛大庙会(视频音像所显),“户外活动文化联盟”的部分成员在电视上也看到过这一场景。

车辆从绛县起身向闻喜裴社方向行进大约2个钟头左右,进入了十八坪深山区,挤天抢地的大山咄咄逼人,径道随之益加恶劣,他们一行多人只好在山里老乡笃厚的笑语里寄存了车辆,背起行囊开始徒步跋涉。

他们一行顺着两山对峙的石分沟狭道鱼贯东进,抬眼是一溜粗犷跌宕的山体,低头是巨石狰狞的溪涧里汩汩流响的山泉,入夏的几场甜雨浇泼出莽莽群山恣肆狂放的豪绿渐渐泛黄,那稳现于坡沟芊草间的黄牛白羊,滚瓜溜圆的臀肚张扬出盛世丰年的喜悦,秋色苍郁的大山里,没有人家,绝无炊烟,除了杂花野树,就是巨壑细泉,偶尔几声鸟鸣,听得人心怦然。

触目可及的是石头,挺拔雄奇的石峰,壁立千仞的石崖,而涧畔沟塄散布无序的大石有的是蹲踞如虎,有的安卧如牛,有的危同累卵,有的振翼欲飞。其千形万状,任尔虚拟臆想,这些天然怪石与其间的弧泉幽潭,对于山里人来说大多是有名堂有故事的,只是他们的主选目标是汤王庙,无暇旁鹜而已。

步行一个多小时许,疲累渐渐向他们袭来,脚腿远不如弃车初行的轻捷,好容易走出石分沟,在沟口一片开阔地,他们不约而同散坐歇息。这儿溪流舒缓,地平土软,还有个天然大石庵,自是牛羊憩息饮水的“港湾”。不过对于登山朝庙的游客,这里更是一个关键的“三岔口”。因为在这儿斜向排开三道沟叉,唯中间的扶汤河可直抵汤庙,而两侧的柴沟和盘沟基本上是绝道。

小歇后,他们又穿行于榛荆灌丛间,行半小时到黑虎庙,在这里可见汤王山神秀奇峻,巨石崚嶒的侧峰,西向斜望还可以看到东晋大文豪、训诂学家郭璞著书立说的石窑(又称郭璞书堂)。黑虎据传是汤王麾下的一员骁将,在一次突围战中,黑虎奋勇杀敌,壮烈牺牲,汤王痛失股肱,将黑虎加封厚葬于此。后人便在此建了黑虎庙,借黑虎的武威震慑山兽,庇佑人畜平安。有趣的是,庙侧高崖上,恰有一条状黑石,腾空欲搏,极像一只老虎,此石便称作黑虎石。

在黑虎庙,他们一行饮足了沁凉的山泉,配备了“第三只脚”(拐杖),又开始了冲刺式的攀登,从此处到达山顶,也不过是2公里许,但这可是一段鸟兽生畏的“蜀道”。这段路最细处不能并纳双足;极陡处崖壁盈丈;险恶处渗泉溜滑,稍有不慎,便会坐上“飞机”,还不说头上的尖石树杈,脚下横木藤条。你须步步小心,刻刻留意。同行者唯有全力自保,亲爷老子也帮扶不上。在这里,只有调动你全部的肢体本能和极限的心脑智慧,才能万无一失抵达山顶。

所幸的是,尽管足下千般万险,但蜿蜒曲折的径道两旁全由灌木藤条覆盖笼罩,你只须躬了腰身,猫步猿行,牵藤攀石隐住脚根,便绝无坠跌之虞。于此你还可以感受到登山是种最好的自测心力、体力和毅力的运动方式,也是对人的综合素质的锻炼和考验。通过登山,你可以充分体验原始生态野性的残酷的挑战,感受人生诸多的历练况味……

他们一行终于跃上葱笼,料峭的山风拂来,令人心旷神怡。他们看到那峰顶天然叠砌,巍如城堡的巨岩,历久的风霜雨雪,描摩出它们生命的筋络,嶙峋老态地向世人炫示其沧桑资深。

汤王庙座落在巅顶平台三面悬崖的南峰,庙墙是粗砺的片石砌垒,庙院也就1亩大小,除了坐南朝北的正殿,还建有东西两祠和院南绝顶上的龙王祠,庙院门也是条石砌就,现在已成危建,进出只有门侧刨开的豁口,从庙院横卧的两根蟠龙石柱上可以想到汤庙曾经有过胜于今日的辉煌。约是由于地势高峣,风雷易摧故,祠庙还只能这般原始荒古。至今庙地别说秦砖汉瓦,即是现代的机制砖瓦,也难觅一二,这样的景观品位,与我们千古敬仰的汤王,与我们华夏文化发祥地,是颇不相称的。

但他们确信,汤王是以其高尚人格化而为神的,这里凝积的是他万古不朽的德政业绩和人文精神,而不在乎庙堂的朴拙与否。

他们一行在塑有汤王彩像的正庙大殿上香烛,瞻仰拜谒了汤王,他们只能以这样民间的通俗方式表达对古贤圣君的崇敬,寄托了他们的悠悠情思。

谒罢汤王,他们一行便各自选取游览观光点。他们在庙院后临崖纵目,俯瞰远眺,顿觉心胸一畅,百感交汇,嘱目所见,群山环列,层峦起伏,千嶂绵连,万壑生烟,感谢造物主赋予他们这么壮美的山川形胜。同时让他们一行人引以自惭的是,过去他们只瞄定外地的名山大川,远途游览,而家乡这么气势恢弘,壮阔无垠,神韵浩荡的绝胜山景却失之不顾,真是一种缺憾了。

庆幸的是,他们一行第三次登山,找到了可以远眺黄河水镜和运城盐湖那个立足点。

在与汤庙望衡对宇,巍然耸峙的北峰,岩势峥嵘,大气磅礴,景观格外诱人,顶巅虽只有堡形小庙一座,却是岩峰环护,松枝掩映。于是他们一行辗转前赴一览为快。在山峰山腰西侧,恰有特大天然石龛,其上横嵌一长板石,突出如檐,近见檐下还横书四个方丈大字,字迹温漶难辩,但其鬼斧神工之凿,叹为观止。

宛转攀上峰脊,果然好大气派的石头景观,这些峰岩凛然有势,形象威武。峰端一卵形怪石翘立岩群间,状若天外来客,名曰“飞来石”,站在石巅俯视,其下旷谷鸿沟万千气象,岚雾茫茫漫崖岫,峰峦森森张剑戟,令人不忍卒睹,北宋大文豪王安石笔下的“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让他们真正地领悟了它的内涵。

从此南望汤王庙院景,历历尽在目前,一拨拨朝山的善男信女燃放爆竹,进庙上供,顶礼膜拜,喃喃有词,求子求医求财,祈福禳凶破灾,祭祀活动冲淡了汤王的孤寂,增添了山巅的景气。

他们一行在一块大石上合了影,踩着西峰缓坡柔软的松径,观瞻了汤王贤相伊尹庙,并在庙侧将军池饱饮了一顿天然矿泉水,但愿这神奇的圣水能够淘尽他们体内的诸多“垃圾”,还他们更加蓬勃鲜活的生命力。

一阵东来的山风,将那黄河的涛声织进万顷松涛,这涛声爽凉,悦耳,舒心,且挟着汤王特赐的吉祥。

他们一行在松林间一块大石板上休憩,不可抵御的睡意击倒了他们。偃卧石上,恍惚竟入了梦。在梦里,他们仿佛看见了远古洪荒时一幕壮剧:烈日灼红了大地,枯焦的草木奄奄待毙一一倏然,一代英王成汤卸去冠冕,身缚茅草,赤脚凛然地登上高高的柴堆。刹时烈焰升腾,火舌狂舐着特殊的“祭坛”一一突然一声天崩地裂的炸雷,豪雨漫空泼下,瞬间浇灭了大火,雨烟蒸腾中,汤王揉揉充满了血丝的双眼,看见满山坡欣享天沐的臣民欢声雷动。

这本是史籍中描述的一段场景,他们今日梦里重温,却又新生了无穷的意蕴。

汤王啊,你是中华民族亘古的丰碑;你的“文化”,演绎着炎黄历史文明的永远的瑰宝。

汤王啊,你是人们仰之弥高的人文巅峰,是人们得天独厚引以自豪的历史资本和精神传承。

愿你在新时代焕现出更加骄人的风采!

呵,秋天里的汤王山,汤王山里的秋天,多么迷人,多么使人留恋和向往。午后四点左右,他们该返程了。这时,山里送来了阵阵秋风,祝他们一行一路顺风。哦,神奇而妩媚的汤王山,他们还会来看你的!


(注:文中的图片由绛县“户外运动文化联盟”会员提供,在此感谢!🌹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