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游柏尖山

2020.10.25 阅读 221

山有险峻陡峭,有奇峰俊美,或横看成岭层峦叠嶂或云雾缭绕若隐若现,因此登高望远一揽胜境自古以来便被人们热爱。

休息日自驾林州柏尖山,离目的地尚远便见起起伏伏的山脉,如水墨勾勒出的线条悬在远方的天空。

  渐至山脚下,车慢慢多了起来,山间道路狭窄陡峭,上下车辆缓慢有序鱼贯而行,多处之字形的转弯更是考验驾驶人的技术。


一路行驶,不时看见手执登山杖,身背登山包或上山或下山的人,接近山顶时在路边停了车徒步而上,一边是笔直的山峰,一边是深不见底的山谷,站在护栏极目远望,远远近近的山错落有致,远处的山在氤氲的雾气中是水墨色,近处的山被树木覆盖,树木有绿色的,红色的,黄色的,真的是层林尽染笔墨难绘。

看山最妙之处就是景随人走,行到这处是山色空蒙雨亦奇,行到那处又是云出于岫鸟鸣啼。面对着群山巍峨,层云缭绕,再看看蜿蜒山路上迤逦如蚁行的车、人,此刻把大山“踩”在脚下的人们却是那样的渺小,大山用它的包容,无私馈赠着人们四季无尽的美景,教会人们胸有丘壑豁达高远。

登山的妙在于山与人的浑然相容,在于人与山的精神相通,山有山的博大伟岸,才有了陶渊明的南山一放翁,锄豆养菊放任山水的自由自在,人有人的洒脱超然,才有了武当山的道风飘逸,终南山的隐士风流。


沧海桑田山出于其中,红尘喧嚣士出于其中。人处于世,当以山样的风格傲岸自律,以山样的包容坚定自勉,让自己的人生如山中景色,无惧风雨四季皆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