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布路,曾用名高国臣、阿拉坦哈达斯,1929年3月出生吉林省郭尔罗斯前旗,家庭出身官僚兼地主,家里有土地200多晌,雇用长工30余人,在县城有油坊一座,我的爷爷高世英是伪满时期日本人任命的前郭县警察署署长(警察课课长),是满金一豆的少将军衔。1945年8月抗战胜利后前郭县在全国率先土改,爷爷被定为官僚兼地主,爷爷散尽家产把所有财产给了穷苦人,解甲归田回到库里屯从事农业劳动赶大车,1949年因痨病去世前家里已经一无所有成为库里屯最穷的人了。去年我通过吉林省前郭县工商联副主席包海滨找到前郭县档案局局长,请求他查找一下爷爷伪满时期的任命状,馆长安排工作人员查了两天没有找到,看来这是无名状了。我还是有些不甘心,我想等疫情彻底平稳了到前郭县档案馆再查找一下,历史总会有记录的,对此我毫不怀疑。


爸爸从小在外求学,1942年13岁的时候以前郭县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扎兰屯国高,日本鬼子统治东北时期前郭县出了四个国高状元,爸爸是其中之一。1945年日本鬼子倒台前东北各类学校都停课了,爸爸也回到县城家里,那段时间很多回到家乡的青年聚集在一起探讨民族解放道路,当然也迷茫和喝酒,他们的领路人高万宝扎布等人把他们领上了革命之路,爸爸从那个时候坚定了自己的信仰走布尔什维克道路并改名为布路。


1984年5月,我跟随在内蒙古工作的当年大同会部分成员前往前郭县(现吉林省松原市),参加县委县政府召开的老干部座谈会。我的主要任务是做会议记录,由此我聆听了在郭尔罗斯那片草原上老一辈掀起的草原烽火是那样的激情燃烧,那样的惊心动魄,那样的荡气回肠。由此我也结识了高万宝扎布、孙殿忠、吴欣、晓波,尼玛等老前辈,参加会议的还有我的领导、时任内蒙古党校的副校长厚和、我的父亲布路等人。


今天是重阳节,文中提到的很多长辈已经不在了,高万宝前年去世了,厚和2008年春天走了,包海龙今年年初走了,我爸爸和包景文三年前相隔一天也走了,孙殿忠1993年就走了,乌尔图大爷走得更早。但是历史不会忘记他们,大同会不会忘记他们,蒙古族骑兵团不会忘记他们,内蒙古的历史上永远有着他们的记忆。高万宝扎布是自治区成立的五一大会上是外四旗代表团团长并在五一大会上被选举为驻会参议员,乌尔图是骑兵师四团政治部主任,全面负责五一大会的保卫工作,厚和还有包景文也全程参加了1947年5月1号内蒙古自治区成立大会。


在伪满后期,前郭尔罗斯草原蒙汉人民深受殖民主义统治压迫,茫茫草原到处是一片荒凉、贫困、愚昧、落后的可悲景象,这令热爱家乡的郭尔罗斯蒙汉青年对反动统治强烈不满,他们积极探求民族解放的道路。1945年春天,在长春、沈阳、王爷庙(今乌兰浩特)、扎兰屯等地求学的蒙古族青年学生和少数汉族青年学生,因学校已无法继续上课,陆续返回前郭尔罗斯草原。毕业于日本早稻田大学的陶特格琪,就读于长春建国大学的高万宝扎布、政法大学的孙殿忠、厚和,医科大学的胡里陶皋,扎兰屯国高、师道学习的乌日图、韩文彬、包景文、布路等30余人,常聚在一起聚会,议论民族的出路,草原的出路。关心国家和民族的兴亡,有着强烈国家和民族解放的愿望。


1945年7月8日,高万宝扎布和孙殿忠与中共地下党员刘健民结识了,他们向刘健民倾吐了自己的心声和为之奋斗的决心,同时汇报了郭前旗蒙古族知识青年反满抗日的情绪。他们俩人还讲了大家的主张,希望建立一个群众性的革命组织,将集体的力量凝聚在一起,以便更好地开展工作。刘健民同志在回忆中说:"1944年,我以协和会会员身份同一些蒙古族知识青年接触,逐渐地认识了高万宝扎布、拉西道尔吉(孙殿忠)、胡里陶皋、乌尔图、厚和等蒙古族青年。我曾向他们介绍国际反法西斯斗争形势,提出日本即将垮台,我们怎么办和走什么路的问题,旨在让他们关心国事。还和他们谈了双十二的事变,国民党不抗日,妄图独吞抗战胜利果实等问题。我还对他们讲了党的民族政策和共产党将建立多民族一律平等的国家。他们尊重我,很相信我说的话。经过酝酿,他们提出了建立大同会的主张。


1945年8月17日大同会正式成立,其会名取于中国革命的伟大先行者孙中山先生主张的"世界大同"之意。大同会的纲领是:反对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反对国民党统治,反对日伪残余势力,拥护共产党,争取民族解放,建立人不压迫人、人不剥削人的新社会。到1945年9月3日前,参加"大同会"的人员已经超过60多人,大同会会员最多时达到300余人,成为郭前旗反对日伪残余、国民党反动派和封建势力的一股重要的进步力量。


1945年秋天,郭前旗的情况又在急剧变化,政治形势极度复杂,国民党大举进犯东北,形势日趋恶化,根据中共中央"建立巩固的东北根据地"的指示,郭尔罗斯前旗大同会到远离铁路沿线的广大农村中发动群众,建立根据地,准备长期的艰苦斗争。


1945年末,中共党组织进入郭尔罗斯,建立了中共前郭旗委,高万宝扎布是大同会成员中第一个加入共产党的,第一个成为中共郭前旗旗委委员的,随后是厚和、晓波于1947年7月成为旗委委员的。


为了帮助郭前旗组建旗大队,第一任县委书记王央公同志写信给黄克诚司令员,到齐齐哈尔领到了一部分枪支弹药,从而组建了一个旗大队。王央公同志说:"郭前旗的老百姓为支援我军三下江南,解放全中国,为解放战争的胜利做出了重大的贡献,这是与旗政府、区政府和大同会,自上而下协同作战的结果,也是党的民族政策贯彻落实的结果"。


1945年10月,夏尚志司令员带领部队挺进前郭镇后,高万宝扎布向他汇报了郭前旗的整个情况。夏尚志考虑到郭前旗当时的社会情况以及大同会在活动中遭到敌人威胁的情况,并根据党中央在少数民族地区要建立维护群众利益的少数民族自己的军队的指示精神,开展武装斗争。为保护少数民族人民群众的利益,打击敌人,授权大同会组建"郭前旗蒙古人民革命军"。


蒙古人民革命军组建后,大同会领导人决定派贺希格、高士哲带领一部分大同会会员,负责管理蒙古人民革命军,保护大同会,保护人民群众,保护大同会没收的伪财产并打击敌伪势力。从此大同会有了自己的武装,消灭了旗内40多个土匪绺子的骚扰破坏,稳定了郭前旗的局势。不久,为了进一步加强大同会的力量,又在党的领导下建立了蒙古骑兵团。1946年冬,蒙古骑兵团又被编为辽吉军区十九团,转战吉林省西部地区。随后参加了三下江南、四保临江、围困长春、攻打四平等一百多次战斗,被称为"常胜铁骑部队"。1950年10月1日举行国庆一周年阅兵式时,蒙古骑兵团受到毛泽东、朱德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检阅。1946年9月前后,大同会的会员都由旗委陆续分配了工作(参加军队、政权建设),至此,大同会停止了活动。


郭尔罗斯大同会的很多成员在后来的革命生涯中,被调进内蒙古工作,还有一批其他民族干部随军南下开辟工作。这近百名干部,后来多数成了地师级领导干部,有的还成了省军级干部,为国家培养了杰出人才,做出了很大贡献。


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郭尔罗斯前旗蒙古族进步青年组织大同会,是东北少数民族聚集地区第一个由蒙古族青年组织起来的进步组织,大同会以其浴血奋战的光辉战斗历程,熠熠生辉的业绩谱写了一曲壮烈的诗篇,为家乡的解放,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做出过贡献,付出了巨大的牺牲,写下了可歌可泣的业绩,铸就了光彩夺目的历史篇章。


1983年5月前郭县老干部座谈会与会代表集体合影留念

前郭县库里屯出来的四个老同志:包海龙(1950年国庆节在天安门广场接受毛主席检阅的骑兵团团长),厚和(1947年锡林郭勒盟西苏旗第一任旗委书记),高世哲(1946年前郭县蒙古族骑兵团团长),布路(1946年蒙古族骑兵团连指导员,我的父亲)。

我非常荣幸的和前郭县库里村出来的那些老兵在一起合影(左边第一人是我)

这是爸爸在2005年获得的有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国务院颁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勋章

这是爸爸在2015年获得的由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国务院颁发的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勋章

爸爸在2015年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日接受内蒙古电视台采访

是参加重要的聚会和活动爸爸都要佩戴着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