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张宁《苏堤春晓》诗道:“杨柳满长堤,花明路不迷。画船人未起,侧枕听莺啼。”正是这首人们耳熟能详的著名诗句,再一次唤起我慢步苏堤的兴趣,2020年10月12日清晨,在手机导航引导下,穿过"曲院风荷"来到了苏堤。

苏堤南起南屏山麓,北到栖霞岭下,全长近三公里,她是北宋大诗人苏东坡任杭州知州时,疏浚西湖,利用挖出的葑泥构筑而成,后人为了纪念苏东坡治理西湖的功绩将她命名为苏堤。,苏堤更有湖波如镜,映照倩影,无限柔情。最动人心的莫过于秋天晨曦初露,轻风徐徐吹来,柳丝舒卷飘忽,走在苏堤上,湖山胜景如画图般展开,彩霞浦满湖面,远处的雷锋塔,湖心停在晨雾中若隐若现,游船星星点点,猛然间一轮红日跳出湖面,在晨雾的遮掩下,羞羞答答像个蒙着面纱的含羞少女,用火红火红的光芒,向人们展现万种风情,任人领略。苏堤上的六座拱桥,自南向北依名为映波、锁澜、望山、压堤、东浦和跨虹。





  西湖风光秀丽,景色迷人,自古就是名胜。“那一泓脉脉含情、盈盈若睇、明净如镜的丽水,就涵藏在这连绵起伏、曲折多姿、或远或近、若隐若显的层恋叠嶂之中;鼎足而立的湖中三岛--小瀛洲、湖心亭、阮墩环碧,就像三颗绿色的宝石,巧妙地镶嵌在这碧玉似的镜面之上,而苏堤、白堤、则像两条飘逸在这镜面上的缎带。水映山容,使山容益添秀媚;山衬水态,使水态更显柔情。前人有诗说:“岸上湖中各自奇,山觞水酌两相宜,只言游舫浑如画,身在画中原不知。”这山与水美妙和谐的结合,每使游人如有身在画图中的感受。环湖绿茵连绵,花木扶疏,亭台楼阁,点缀其间,极具情趣。

走在苏堤上,阳光照射在碧波荡漾的湖面上,泛起点点金光,煞是动人。两边是水波潋滟,游船点点,远处是山色空蒙,青黛含翠。正应了宋朝苏轼的一首诗:“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濛雨欲琦。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

自从踏上苏堤,就被眼前的美景所吸引,仿佛踏入了人间仙境。湖波如镜,映照人影,无限美景。微风徐徐吹来,柳丝舒卷飘忽,撩人心弦,很是心醉神驰。淡梦云烟,西湖如一位温婉的女子,风带着她湿温的唇轻吻我的脸颊。略施粉黛,清华满身,如堕入凡尘的仙子。一幅遗落的仙卷,寥寥数笔绘出了脱俗,千万笔画却勾勒不出轮廓和她不染纤尘的容颜,使人叹为观止。

  苏堤所见六座拱桥各领风骚:映波桥与花港公园又相邻,垂杨带跨雨,烟波摇漾;锁澜桥近看小瀛洲,远望保叔塔,近实远虚;望山桥上西望,丁家山岚翠可挹,双峰插云巍然入目;压堤桥约居苏堤南北的黄金分割位,旧时又是湖船东来西去的水道通行口,“苏堤春晓”景碑亭就在桥南;东浦桥有理由怀疑是“束浦桥的讹传,这里是湖上观日出佳点之一;跨虹桥看雨后长空彩虹飞架,湖山沐晖,如入仙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