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新桥

阮郎归·又重阳


人生几度又重阳,

岁月写沧桑。

登高入帘满目黄,

无处不凄凉。


六十载,

弹指殇。

尽收昔日狂。

只剩惆怅两鬓霜。

功过一黄粱。


阮郎归,词牌名也。


作于2020.10.25.农历庚子年九月初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