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多年前,十万浦江优秀儿女,响应共和国的号召,身穿黄军装,胸戴大红花,高唱打起背包走天下,我们都听党的话,登上西行的列车,奔赴天山南北,塔里木河两岸。从此我们共同的经历,共同的人生,共同的命运,将我们紧紧地连在一起,情同手足,亲如兄弟姐妹。

五十多年前的新疆,自然环境恶劣,生活条件艰苦,劳动强度繁重。住的地窝子,喝的盐碱水,一天三个包谷馒头,粮食不够吃瓜菜代。农场实行大礼拜,十天休息一天,还要完成种类繁多的义务劳动。上工一担肥,收工一担草,业务挖甘草,晚上开会剝棉桃。每天天不亮起床,一直干到天黒熄灯,一天要劳动十多个小时。春天忙播种,夏天忙田管,秋天割完水稻摘棉花,冬天开荒造田、挖渠筑路。那时我们都很年轻,不知道什么是苦,什么是累。自编自唱:苦不苦想想红军二万五,累不累想想英雄董存瑞。我们懂得:我们在为社会主义大厦添瓦加瓦。

在新疆我们是上海人,在上海我们是新疆人。在新疆魂牵梦绕的是上海,回到上海后魂牵梦绕的却是新疆。我们具有上海人的精敏与智慧,新疆人的粗犷与豪放,军人的忠诚与坚强。当年开垦的荒地早巳成为国家级粮棉基地;种的小树茁壮成长,直刺云霄,抵御沙尘暴的袭击;挖的水渠仍流水潺潺,灌溉农田牧场;修的道路不断向前延伸拓宽。

我们风风火火无愧于时代!任劳任怨无愧于上海!艰苦创业无愧于兵团!无私奉献无愧于新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