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抗美援朝战争中牺牲的197653名志愿军烈士中,团职以上干部有244名。其中,军职干部4名,师职干部13人,团职干部227人。


这些牺牲的干部,都是身经百战,久经考验的战将。军、师职干部基本都是红军出身,团职干部都是老八路,他们是人民军队的宝贵财富。

在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牺牲了这么多高级将领,这从一个侧面证明,我军的高级将领是多么的英勇,是多么的高尚。有他们身先士卒、冲锋在前,人民军队必定所向披靡、无往而不胜。

烈士牺牲的事迹,展现了他们的高贵品格和战斗作风,体现了解放军的优良传统和政治优势,印证了抗美援朝战争的激烈残酷和艰苦卓绝。 

在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之际,让我们向最可爱的人致以最崇高的敬意!其中,包括英勇献身的士兵们,也包括身先士卒的各级指挥员们!

中国人民志愿军英烈永垂不朽!

一、牺牲的军职干部

  (李湘烈士)

李湘(1914—1952),江西永新人,1930年参加红军。中国人民志愿军第67军军长,是朝鲜战争中我军牺牲的职务最高的干部。

1951年6月,李湘率部入朝参战,接防金城以南地区沿三八线27公里的正面防务,接连挫败敌人发起的“夏季攻势”和“秋季攻势”,指挥部队创造了3天歼敌1.7万余人的战绩。

1952年春,67军在剑布里东线构筑新的防御工事,准备迎击敌人新的攻势。7月1日,美军向67军阵地投下大量细菌弹,李湘不幸感染。2天后病情迅速恶化,到第8天下午1点与世长辞,年仅38岁。

朝鲜劳动党和政府授予李湘军长“一级国旗勋章”,以表彰他的国际功勋。


  (吴国璋烈士)

吴国璋(1919-1951),安徽金寨人,1930年11月参加红军。志愿军39军第一副军长,是在朝鲜战场上牺牲的最年轻的副军级干部。

1951å¹´10月6日,39军副军长吴国璋去志愿军总部开会。返回军部途中,行至平壤东北的成川郡附近时,突然遭到美军机群的猛烈空袭。吴国璋左肋处中弹,被弹片击中心脏,不幸牺牲。 


   (饶惠谭烈士)

饶惠谭(1915—1953),湖北大冶人,1928年参加红军。志愿军第23军参谋长。

1953年3月21日,23军参谋长饶惠谭到前沿视察阵地。当时,23军与美第八集团军对阵,正面为美7师。饶惠谭与师团领导详细察看了石岘洞北山敌情,天黑回到军部。23时,美军一架夜航机呼啸而来,一串炸弹从天而降,饶惠谭居住的半开掘式掩体被炸毁,他和警卫员牺牲。 


    (蔡正国烈士)

蔡正国(1909~1953),江西永新人,1932年参加红军。志愿军第50军副军长。

1953年4月12日,50军在司令部驻地青龙里召开团以上干部会议。22时,敌机突然进行空袭,50军副军长蔡正国头部及胸部多处被弹片击中,因失血过多,不幸牺牲。

毛主席看了志愿军总部发来的电报后,失声说道:“蔡正国,蔡正国,不幸殉国,又折我一员骁将!”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给蔡正国颁发了“独立自由一级勋章”和“国旗一级勋章”各一枚。

二、牺牲的师职干部

  (李雪瑞烈士)

李雪瑞(1914年-1951年),湖南茶陵人,1931年参加红军。志愿军67军第200师师长。

1951年7月18日,六十七军200师在师部驻地藏财洞附近的山谷树林中召开党委会。敌机突然进行轰炸扫射,师长李雪瑞命令高炮分队奋勇抗击。1架敌机被击伤,李雪瑞随即告诉作战科长:“快通知六00团捉住那个美军飞行员,一定要抓活的。”话音刚落,其他敌机投下的炸弹在李雪瑞身边爆炸,他的头部被弹片击中,不幸牺牲。

  (罗春生烈士)

罗春生(1916—1952),江西吉安人,1930年参加红军。志愿军40军118师师长。

1952年5月15日,40军118师师长罗春生和师参谋长汤景仲在涟川前线新寺洞与64军192师交接防务时,突遭敌机空袭。师参谋长汤景仲当即中弹牺牲。师长罗春生身负重伤,于16日12时牺牲。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授予罗春生二级国旗勋章。

   (王珩烈士)

王衍(1911年—1951),河北任丘人,1938年参加八路军。志愿军炮兵第八师师长。

王珩率领炮八师作为首批入朝作战部队之一,先后配属13个军,作战2541次,毙敌1万余名,毁伤敌炮169门、坦克286辆、汽车189辆,击落击伤敌机431架,配合步兵歼敌3.2万余人。

1951年7月24日,王珩牺牲在朝鲜前线。


  (张庆和烈士)

张庆和(1921年—1953年),河北宁普人,1938年5月入伍。志愿军空军第二师师长。

1951年11月底,张庆和率部轰炸大和岛灯塔区,配合登陆部队攻占了大和岛,并击落了拦截的美机一架。在1951年12月的一次空战中,首创击落敌B-26型轰炸机的先例。1952年6月率一名飞行员双机起飞,击落敌B-29型战机一架,机上14名美空军人员全部葬身海底。

1953年10月22日张庆和不幸牺牲。

  (汤景仲烈士)

汤景仲(1917年—1952年),山东寿光人,1937年参加八路军。志愿军第40军第118师参谋长。

1952年5月15日,40军118师师长罗春生和师参谋长汤景仲在涟川前线新寺洞与64军192师交接防务时,突遭敌机空袭。师参谋长汤景仲当即中弹牺牲。师长罗春生身负重伤,于16日12时牺牲。 


  (胡乾秀烈士)

胡乾秀(1916年—1950),湖北阳新人,1929年参加红军。志愿军第二十军第五十八师参谋长。

在长津湖战役中,胡乾秀将师指挥所设在黄草岭西南的一个地窖内。1950年12月20日,指挥所遭美机空袭,胡乾秀不幸牺牲。

   (薛剑强烈士)

薛剑强(1922年—1951年),江苏涟水人,1940年参加新四军。志愿军第39军116师参谋长。

在第三次战役中,39军以116师为前卫,向临津江集结。师参谋长薛剑强带领侦察分队侦察敌情,抓获12名俘虏,摸清了敌人在三八线上70公里防区内的详情,战斗发起前,全师近万人潜入敌阵地前沿。攻击令下达后,116师仅用11分钟就率先突破了临津江,越过三八线。

1951年1月3日,116师347团向纵深发展进至釜谷里时,侦察到英军29旅皇家来复枪团宿营在一学校附近。薛剑强与团长当即决定予以歼灭。敌人为了解围,迅速增调援兵,在坦克冲击和密集炮火的支援下,连续4次进行反攻,均被志愿军击溃。战斗中,薛剑强站在树下举望远镜观察敌情时,一块弹片击中他的头部,一腔热血洒在了异国战场,年仅30岁。

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为了纪念他的不朽功勋,将釜谷里山改名为“剑强岭”。


  (吴书烈士)

吴书(1916年—1951年),江苏灌南人,1937年参加新四军。志愿军第39军117师政治部主任。

1951年1月25日,在朝鲜战场第四次战役横城地区反击作战中,117师担负穿插迂回的任务,配合正面作战的志愿军40军、42军、66军围歼敌人。2月10日黎明,吴书协同师领导指挥部队抵近汉城以东约50公里的龙头前线,该处距敌前沿丰水院约10公里。敌人为了破坏志愿军兵力调动和后勤补给,在附近设置了一道道封锁线,并不分昼夜地对志愿军前沿阵地狂轰滥炸。在前进途中,吴书不幸头部中弹牺牲,时年35岁。


  (蔡启荣烈士)

蔡启荣(1919年—1951年),河南商城人。1932年参加红军。志愿军第12军35师副师长。

1951年5月17日牺牲在朝鲜战场。

  (喻求清烈士)

喻求清(1913年—1951年),湖南岳阳人,1930年参加红军。志愿军20军后勤部部长。1950年11月,随军入朝作战。1951年5月,在朝鲜第五次战役中,在乘车机动途中遭遇美机轰炸不幸牺牲。

  (邱世清烈士)

邱世清(1914年—1951年),江西瑞金人,1934年参加红军。志愿军第39军后勤部副政委。

1951年3月12日牺牲在朝鲜春川江边。

   (罗永祥烈士)

罗永祥(1914年~1952年),江西兴国人,1931年参加红军。志愿军后勤司令部1分部副政委。

1952年11月8日牺牲于朝鲜战场,时年38岁。


宋文海( 1917年—1952年),山西长治人,1938年参加八路军。西康省公安纵队政治部主任。

1952年6月,赴朝在志愿军后勤司令部参观见习时牺牲,安葬在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

至今尚未找到宋文海烈士生前照片。

由于战争环境恶劣和当年条件所限,许多志愿军烈士都没有留下生前照片,团职干部中也是如此。

三、牺牲的团职干部

毛岸英烈士(1922年10月24日-1950年11月25日),湖南湘潭人,毛主席与杨开慧的长子。1950年10月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到志愿军司令部任俄语翻译兼机要秘书。1950年11月25日在美军空袭中牺牲。安葬于朝鲜平安南道桧仓郡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陵园。

2009年9月14日,毛岸英被评为100位新中国成立以来感动中国人物之一。

在入朝作战的各军中,27军牺牲的团职干部最多,共计19人。

27军因空袭而牺牲的团职干部也最多,共计13人。这13名烈士牺牲的时间,集中在1951年4月至5月,也就是第四次战役的后期和第五次战役的前期。

27军因空袭而牺牲的团以上干部,包括军政治部宣传部部长张乐天、宣教科科长赵渭清。当时,27军政治部机关机动到一个小树林里,山坡上住着的一户朝鲜老乡,非常热情地给张乐天和赵渭清等人腾出一间房子。

傍晚准备休息时,一架敌机呼啸而至。因为每天都有敌机飞来飞去,他们没有太在意。这架敌机在小树林上空盘旋几圈后,突然一个俯冲,向张乐天和赵渭清所住的小屋袭来,一颗燃烧弹命中小屋,小屋瞬间被大火吞噬,烈焰升腾。在这次空袭中,张乐天、赵渭清和2名警卫员全部牺牲。 

1950年底,九兵团辖20军、26军、27军,在长津湖地区参加第二次战役东线作战。当时,在最低气温零下40℃的风雪严寒天气条件下作战,冻饿交困,出现了大批冻伤伤员,20军60师180团副政委孙斌毅也被严重冻伤,在后方医院治伤未愈,便急于回到前线。1951年4月7日,在参加第五次战役中牺牲。

1951年1月初,66军196师586团在第三次战役中担负突破华岳山的任务。586团在零下30℃的雪山顶上迂回歼敌,停留时间过长,致使大量人员冻伤,战斗力受到一定影响。战斗结束后,参谋长张明钦因严重冻伤久治不愈,光荣牺牲。

38军在抗美援朝战争中牺牲团职干部17人,因遭敌空袭而牺牲12人。

其中,38军112师在敌机的一次空袭中,就牺牲了10名团职干部。

当时正值第二次战役期间,112指挥所设在价川瓦洞附近的一个铁路隧道里。在这个铁路隧道内,有师司政后机关人员,还有一个战场包扎所,共计300余人。

1950å¹´11月5日,敌16架飞机对隧道两头轮番俯冲轰炸扫射,时间持续3小时之久。这次空袭牺牲的10名团职干部在遭敌空袭时,首先组织转移伤员,结果他们自己未能及时疏散到附近山上。 


何凌登烈士,39军参谋处长。1950年10月22日刚入朝被美军飞机轰炸牺牲,是第一个牺牲的团以上干部。时年33岁。

39军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因空袭牺牲了7名团职干部。

美军在仁川登陆的第三天,周恩来在中南海紧急召见由东北边防军临时组成的“入朝先遣小组”成员,时任第39军参谋处处长的何凌登是成员之一。先遣小组进入朝鲜后,利用25天时间进行战地考察,完成了了解战局,熟悉情况,勘察地形,观察美军战斗实力等任务,于1950年9月15日返回国内。

何凌登后随39军入朝作战,在军部车队进入朝鲜的途中,军长吴信泉乘坐一号车走在前面。何凌登考虑自己熟悉情况和军长的安全,坚决要求与军长换车。

10月23日凌晨2点左右,由于天色黑暗,军长吴信泉的司机在原本闭灯驾驶的情况下,上坡时打了一下车灯,当即招致敌机轰炸扫射,一号车被敌机击中,何凌登牺牲。

39军也有在一次空袭中多名团职干部牺牲的情况。1952年6月9日,39军116师政治部在朝鲜临津江附近召开宣传科(股)长会议,部署安排战时宣传鼓动工作。

因政治部主任刚刚调走,会议由师政治部副主任王泉主持。开会期间,敌侦察机突然飞临会场上空,他们将会场挪到树林深处,以为敌机看不到就不会有问题。

没想到美机随即进行密集的区域轰炸,把整个树林炸成了一片火海,师政治部副主任王泉、师政治部宣教科科长王庚昭和参加会议的人员大部牺牲。由于参加会议的人员较多,会场使用了扩音器,才引起了敌人的注意。 

1953年1月3日上午,美军8架F-84战斗机,分成2个编队轮流向39军军部所在地温井东面的筒洞及附近村庄进行轰炸;紧接着第二批又飞来20多架美军飞机进行轰炸,时间持续近2个小时,军司令部牺牲35人,受伤30多人。39军司令部通信科科长程道健、管理科科长史怀珍牺牲。 


1军在抗美援朝战争中牺牲团职干部10人,遭敌空袭牺牲8人。

1953年6月26日,7师19团在196.0高地坑道指挥所召开由团领导、突击营营长、连长和机关人员参加的作战会议,准备向笛音里西北无名高地发起进攻。

指挥所被敌侦察发现,遭敌重型轰炸机40余架次轮番轰炸,除2人获救外,其余都被埋在炸塌的坑道内。19团团长康致中、政委孙泽东、副政委傅颖、参谋长王伯明以及参加会议的军政治部组织科科长李中林、中南实习团副团长王德永(中南军区公安第9师27团副团长)、中南实习团副政委李文范(52军215师643团政治处主任),共有7名团职干部同时牺牲。


康致中烈士,1军7师19团团长。1953年6月26日牺牲。


孙泽东烈士,1军7师19团政委。1953年6月26日牺牲。


李中林烈士,1军政治部组织科长。1953年6月26日牺牲。


1953年7月26日,也就停战协定生效前几个小时,1军7师的防御阵地遭到敌大批飞机的疯狂轰炸,设在御水洞的师后勤指挥所被炸塌,师后勤处处长杜耀亭、后勤处政委王启光、后勤处副处长张银端等部分机关人员不幸牺牲。

1军阵地在6月26日和7月26日两天受到的空袭中,共计牺牲了10名团职干部。


杜耀亭烈士,1军1师后勤处处长。1953年7月26日,停战前几个小时牺牲。


1952年8月10日,63军188师562团在岳川里树林内的指挥所,遭敌10余架F-80战斗轰炸机疯狂轰炸。

就在部分人员冲出指挥所的瞬间,2颗炸弹击中指挥所。当时,华东军区军事见习团团长汤福亭(31军93师279团团长)、见习团成员李克(29军85师作战科科长)、562团参谋长徐林书、保卫股股长张文清及1名战士,因为抢收刚从敌方缴获的一张兵力部署图和4份电报,没有及时撤出。

敌机轰炸过后,大家挖开被敌机炸塌的指挥所,发现5人全部壮烈牺牲,而在他们身体下,压着的正是敌军兵力部署图和4份电报等重要文件。

邓仕钧烈士,63军187师559团团长 ,牺牲在朝鲜战场。

郝亮烈士,20军58师174团政委,1950年12月在前线牺牲。

赵鸿济烈士,20军60师180团团长,1950年12月在前线牺牲。


韩启明烈士,60军180师539团政委,牺牲于三八线以南的鹰峰山谷。


臧克力烈士,12军34师101团政委,著名诗人臧克家的弟弟。1951年5月,在朝鲜第五次战役中牺牲。


20军在朝鲜鱼泳池召开政治工作会议,突遭敌机轰炸,炮兵第17团政治处主任李俊彦等人牺牲。

1951年5月27日,64军军部在倒仓洞遭敌机猛烈轰炸。军后勤部秘书科科长郭文仲和战友们已经安全躲进附近山洞,但因有份重要文件没有带进来,通信员急着要回去拿。郭文仲说:“外面太危险,你年纪轻,还是我去!”他奋不顾身冲了出去,不幸中弹牺牲。

39军等部队在云山地区重创美军骑兵第一师,缴获坦克28辆、汽车170余辆以及大批通信器材等。志愿军司令部通信处器材科科长苏冶得知后,立即带一辆大卡车前往云山收集拉运战利品。美军为了防止遗弃的装备器材落入志愿军之手,派出数架飞机,对遗弃的装备物资进行轰炸。一颗炸弹在苏冶乘坐的汽车旁边爆炸,炸弹掀起的气浪将汽车掀翻,苏冶被重重地砸在下面,不幸牺牲。 

42军126师378团团长郑希和在率部迂回美骑1师7团之后,准备断其退路时,遭敌机轰炸牺牲。

12军35师105团团长吴彦生率部追击残敌,指挥部队抢渡汉滩川时,遭敌机轰炸,被弹片击中胸部,不幸牺牲。

27军后勤部医政科科长乔华春在敌机空袭时,组织医务人员和伤员疏散隐蔽,壮烈牺牲。

12军35师104团政委张平甫率机关人员察看海防工事时,遭敌机空袭中弹牺牲。

美军飞机空袭云山郡南山下里40军120师359团驻地,团政委马顺天不幸中弹身负重伤,因失血过多牺牲。

27军80师239团政委耿福海组织部队修筑工事,准备迎击敌人反攻,并把团指挥所构筑在离前沿阵地不远的半山腰上。敌人侦察发现后,出动飞机疯狂进行轰炸扫射,耿福海被弹片击中,英勇牺牲。

 60军179师财务科隐蔽部遭到敌机轰炸,师财务科12名人员和前来接受防务的21军67师财务科科长王宏夫全部牺牲。 

1951å¹´7月,入朝作战的炮兵第10团到达集结地域,配属47军作战。9月1日,炮兵第10团团长参加47军的军事会议,军首长对他说:“你们炮团车辆骡马多,目标太显眼,容易被敌人发现。你们不要住在村里,要连夜上山疏散,找山洞住。”团长立即赶回炮团驻地,与政委邓玉林商量组织部队转移。正当团长带领机关人员察看地形、选择炮阵地,邓玉林组织部队准备转移时,美军飞机突然来袭,一阵狂轰滥炸,政委邓玉林牺牲。 

铁道兵团第1师21线路团抢修龙津江大桥和临津江大桥期间,美军出动飞机对铁路沿线进行轰炸,尤其是对铁路抢修部队不断进行低空扫射。1951年6月6日,21线路团副政委邢桂经在龙津江笔岱里指挥部队防空时,遭敌机扫射不幸中弹牺牲。

26军76师炮兵团组织部队学习时突遭敌机轰炸,政委孙洪炎为保护一名战士牺牲。

40军118师政治部在长丰郡城山洞召开政治工作会议,遭大批敌机轰炸,司令部直工科科长程树增等30多人不幸牺牲。

23军67师200团召开青年团大会时,因目标暴露遭敌空袭,团政委陆骏等多名干部战士牺牲。

1951å¹´5月6日,祖国慰问团到金刚山朝鲜人民军前线司令部参加英雄大会时,遭敌数十架飞机轮番轰炸扫射,代表全省人民及省军区部队到前线慰问的平原省军区干部管理部副部长廖亨禄牺牲。 

志愿军团以上干部烈士中,有些是在激烈的战斗中,靠前指挥或身先士卒,带领部队与敌人浴血奋战而壮烈牺牲的。

从数量来看,这部分烈士约占志愿军团以上干部烈士总数的40%。 

在第五次战役中,12军35师副师长蔡启荣与机关人员组成师前进指挥所,率105团突破敌军加里山防线。1951å¹´5月17日,部队刚刚进入加里山下毛老谷时,敌人的炮弹左右凌空开花,杀伤力极大。在敌人炮击时,副师长蔡启荣、师作战科副科长李超峰、105团副团长赵切源和副参谋长武肇凤,正蹲在一块突出的岩石下围着地图研究战况,不幸被敌炮弹击中,全部壮烈牺牲。 

在一线作战牺牲的团职干部中,步兵团的团长和政委数量不少。从12军的情况来看,12军35师105团团长吴彦生和104团政委张平甫遭敌机空袭中弹牺牲。

就在吴彦生牺牲第二天,35师106团团长宋崇魁亦遭敌炮击牺牲。

1951å¹´5月20日,12军34师101团接受攻歼丰岩里之敌的命令后,全团迅速接敌。为了快速行进,政委臧克力带着警卫员赶往先头营,遭敌炮火轰炸,臧克力和警卫员全部牺牲。 

1952年3月22日,12军35师104团团长曹国英牺牲。就在曹国英牺牲之前,军委总部机关拟在朝鲜战场一线部队选调一名能力强、素质好的干部,他被部队推荐并被总部选中,调令下到了军里。曹国英却请求延期报到,想再打一仗。1952年3月22日,曹国英在前沿阵地遭敌炮袭牺牲。 

65军193师578团,在几个月的时间内,两对军政主官前后同时牺牲,前仆后继,可谓惨烈。1951年4月24日,团长田润生和政委刘荣光,在第五次战役的弥陀寺战斗中,因前沿阵地指挥所遭敌炮击,不幸全部牺牲。1951年9月13日,后任团长隗永文和政委王雪琴,在开城保卫战的一次战斗中,遭敌炮击,不幸全部牺牲。 

66军196师588团团长赵兴玉,牺牲于第二次战役安心洞地区的一次激烈战斗中。在这次战斗中,赵兴玉带领一营三连袭击敌人指挥所,在左腿负伤的情况下,依然坚持在一线指挥作战,直至壮烈牺牲。

20军60师180团团长赵鸿济,在第二次战役的黄草岭战斗中,壮烈牺牲在阵地上。

26军77师230团团长张端胜在黄草岭战斗中受伤,后因失血过多牺牲。

42军125师374团政委刘希彬在第四次战役的横城反击战中遭敌炮袭光荣牺牲。

20军59师175团团长洪定太在第五次战役中率领一营向明庄穿插,准备合击正往南逃的美第24师一部时,遭敌炮击牺牲。

20军58师172团政委李树人在第五次战役中壮烈牺牲。

 ç¬¬äº”次战役第二阶段志愿军全线收缩之际,敌人分多路向志愿军反击,形成追击态势。每路敌人均以坦克、汽车组成的“特遣队”为先导,在飞机配合下尾随志愿军后面,以打乱志愿军转移秩序。60军180师奉命掩护主力后撤和伤员转移,在芝岩里以南陷入五倍于己敌人的重围。部队实施突围期间,180师539团政委韩启明殿后收拢人员时与主力部队失散,不幸被敌炮弹击中壮烈牺牲。

63军187师559团掩护师主力撤往洪川以北,在鸡谷里的激烈战斗中,团长邓仕均遭敌炮击光荣牺牲。 

在一线作战中牺牲的团以上干部中,还有机关各部门的处长、科长等。抗美援朝战争期间,侦察科科长常常带领分队完成非常重要和特殊的侦察、作战任务,不少人员英勇牺牲。

27军80师侦察科科长刁仁忠与前任科长王希功(调军司令部侦察科任科长)都是在执行任务中遭敌炮击牺牲的,时间相距仅3个多月。

在第五次战役中的观音山战斗中,


27军81师侦察科科长于斌带领三连,趁拂晓前敌人懈怠之际,向观音山主峰发起进攻。经过20分钟激烈战斗,他们一举攻占敌阵地,歼敌100余人。天亮后,敌人在飞机和大炮的支援下,向观音山阵地实施疯狂反扑。由于通信设备被炸毁,与上级联系中断,后续部队一时上不来,阵地形势十分危险。于斌和三连官兵与敌人殊死拼杀,反复争夺,最后全部壮烈牺牲。 


抗美援朝战争期间,空军航空兵在空战中牺牲团以上干部9人,其中团长6人,副团长3人。

1951年7月9日,美军6架B-29飞机在32架F-86飞机的掩护下进袭朝鲜安州。空军航空兵第4师12团团长赵大海带领12团迎敌。赵大海准备接近敌机将其击落时,遭敌4架B-29飞机集中火力攻击,飞机起火坠落海中,赵大海不幸牺牲。

1952年1月11日上午,空军航空兵3师8团副团长孟进率8团在平壤上空与敌交战,编队击落敌F-80战斗轰炸机3架、击伤1架,其余敌机不战而逃。中午,孟进再次率队出击,又击落敌3架F-86战机,击退敌机群后全团返航,但他却没有回来。次日,地面部队在肃山附近发现孟进驾驶的米格-15战机,不远处还有一架美军F-86残骸。空军司令员刘亚楼、副司令员常乾坤致电慰问,并给予其高度评价。


贾广和烈士,志愿军空军15师43团团长。1953年2月2日,敌4架F-86飞机进犯清川江一带贾广和率领16架战机出击迎战,并将一架敌机击落。空战中,贾广和为掩护僚机被敌击中,但他没有选择跳伞自救,在操纵非常困难、自身处境非常危险的情况下,沉着指挥每一架战机与敌机搏斗,最后壮烈牺牲,年仅29岁。


1953年3月13日上午,美军出动侦察机,对鸭绿江一线固定目标进行侦察,当日中午即出动混合机群北犯。志愿军空军先后起飞64架米格-15歼击机进行阻击。12时28分,空军航空兵17师49团团长宋阁修率领2个大队16架米格-15歼击机起飞迎敌。宋阁修和僚机各击落1架美军F-84飞机。当他击落第二架敌机后,自己的飞机也被敌机包围并击中,急剧下降到距地面200米左右的高度。宋阁修弹出座舱后,因降落伞未能及时打开,壮烈牺牲。 

1953年5月26日,空军航空兵第4师12团团长陈亮率队在铁山、定州上空与敌机进行空战,击落2架敌机。奉命返航时,陈亮驾机断后掩护,他的僚机已被2架敌机击中,飞行员跳伞。在没有僚机保护的情况下,陈亮驾机飞至凤城附近时,突遭敌4架F-86飞机偷袭。在飞机被击中后,陈亮被迫于8000米高度跳伞,掏出护身手枪在空中与敌人殊死搏斗,被敌机枪射中头部,血洒长空。

1953年6月22日,空军航空兵15师45团团长樊玉祥率领8架战机出航,拦截企图轰炸中朝军队地面重要目标的美空军混合编队。在铁山以北上空与敌机激战时,4架敌机将樊玉祥团团围住。樊玉祥临危不惧,趁机咬住1架敌机,在400米距离上开炮将其击落。在飞机两次负伤的情况下,为了保住飞机,他没有选择跳伞,准备在一块开阔地迫降,接近地面时却发现有朝鲜群众,为了保护朝鲜群众的生命安全,他迅速把飞机强拉一下,飞机刚好从民房房顶越过,坠落在稻田里,他壮烈牺牲。 


赵文全烈士:志愿军空军第6师16团长。1953年6月24日,美空军出动138架飞机编成混合机群,妄图轰炸鸭绿江大桥。赵文全主动请缨,率机群升空作战。面对数十倍于己的敌人,他指挥部队果断地向美机展开猛烈攻击。赵文全抓住战机,与僚机一起咬上2架美机,正要开炮时,发现有4架F-86飞机正在偷袭战友。他不顾个人安危,掉转机头,勇敢驾机向那4架敌机冲去,紧紧咬住其中1架穷追不放,将其击落。正当赵文全援助战友时,他自己的僚机被2架美机偷袭负伤,已无法跟上编队。失去僚机掩护的赵文全,不幸被后面的敌机击中壮烈牺牲,年仅27岁。


197653个鲜活的青春生命,197653位志愿军英烈,他们把最好的年华献给了最伟大的事业,他们不愧是最可爱的人,他们不愧是人民的英雄。

牺牲不是永别,忘却才是永别。为了和平、为了强大、为了复兴,这段历史、这些英烈,我们绝不许忘、绝不敢忘、绝不能忘!

红星永佑锦绣河山!